《江澤民其人》七:江賊倒楊搶班奪權(圖)
 
2010-11-12
 
【人民報消息】




第七章:小平南巡經濟開放 江賊倒楊搶班奪權(1992-1994)


胡耀邦和趙紫陽下臺後,鄧小平失去了推動改革開放的最得力助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澤民不僅不推動改革開放,而且從理論上批判改革開放。鄧想來想去,萬般無奈,只有親自出馬,在女兒鄧楠的幫助下南巡,以老邁之軀推動停止轉動的改革開放車輪。

1992年1月17日,一行專列從北京開出,向南方疾馳而去。車內的鄧小平以88歲高齡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兒和老朋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陪同下,從1月18日到2月21日,開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稱“鄧小平南巡”。

“鄧小平南巡”的直接起因是由於江澤民推行極左路線,反對改革。鄧南巡之後,阻擋公開報導鄧小平南巡講話的也是江澤民。但是,江澤民後來卻恬不知恥地把改革的功勞搶到自己手中,並且收買外國人寫書來欺騙各界民眾。事實上,當年幫助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起最大作用的,是掌握軍權的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在隨後的歲月裏在經濟領域起最大作用的是朱镕基。十四大之後失去軍權的楊氏兄弟,則成了江澤民的死對頭。江澤民和曾慶紅不僅在1998年害死了楊尚昆,並且一直想把楊白冰置於死地而後快。這其中除了個人恩怨之外,就是江澤民一方面妒嫉楊氏兄弟的功勞,另一方面要把改革的功勞搶到自己手中,而楊氏兄弟被視為障礙。

1﹒鄧小平的最後通牒

1992年1月18日,鄧小平到達武昌,會見了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和省長郭樹言。在會見期間,鄧小平直接點了江澤民的名,要求關廣富和郭樹言兩人給“中央”帶話:“誰反對十三大路線誰就下臺。”江澤民對此懷恨在心,之後對鄧的南巡講話,遲遲不表態支持。

19 日,列車到達深圳特區。一向比較沉默寡言的鄧小平在深圳發表長篇講話,明確地向江澤民發出最後通牒:“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同時,鄧小平讓楊尚昆、萬里負責籌備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擬定包括總書記在內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單。除了他的密友,時任國家主席、軍委第一副主席的楊尚昆陪伴著鄧小平南行之外,鄧小平在這次巡視活動期間,單獨會見了喬石、劉華清、葉選平、朱镕基、楊白冰等人,一方面說明鄧小平為改革開放大力造勢,另一方面反映出鄧小平想提拔喬石、撤掉江澤民的打算。

鄧小平在南巡途中還一再提起,說趙紫陽主管經濟工作的那五年 “加速發展功勞不小”。南巡迴來後,鄧小平還不死心,又派人和趙紫陽聯繫。趙紫陽仍然不認錯。鄧小平在南巡前後,多次派人和趙紫陽聯絡,趙紫陽就是堅持自己沒錯,不改初衷,堅持良知而不堅持黨性,這在共產黨內是少有的。

江澤民自當上總書記的兩年多時間內,推行極左路線,鼓吹“反和平演變”已經昏了頭。鄧小平說的“誰不改革誰下臺”,深深戳到江澤民的痛處,江澤民一直耿耿於懷。2月20日上午由江澤民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鄧小平講話。在把鄧小平的一系列談話作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黨傳達的時候,江澤民以“容易引起黨內幹部思想不穩”為藉口,刪去了鄧小平南巡講話大量內容,尤其是刪去了 “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這類的內容,而且不許報導鄧小平南方之行的詳情,全國絕大多數人並不知情。

2月下旬的一天,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環詢問《人民日報》社長高狄:“《人民日報》為什麼不登(鄧南巡講話),為什麼沒有反應?”高狄理直氣壯地反問:“小平同志現在只是一個普通黨員,我們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口徑報導。”高狄敢頂撞李瑞環,是因為自恃有江澤民做後臺。但他不知道江澤民的總書記職位是鄧小平給的,鄧有軍隊作後盾,隨時還可以收回這個任命。

2﹒魂飛魄散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開全國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搞不搞改革是大會的焦點。面對江澤民扣壓鄧小平南巡講話內容,中共歷次政治鬥爭中的王牌──軍隊說話了。在人大會議上,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率先喊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同時,楊白冰直接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 的社論,公開表示“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旗幟鮮明地支持鄧小平。在總參系統中頭一個響應的就是副總參謀長何其宗。楊白冰的“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直接針對江澤民,從此江澤民對楊白冰和何其宗兩人恨之入骨,他們後來都遭到江的清洗。

差不多同時,在人大會議期間的3月 26日,《深圳特區報》一版頭條刊出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同志在深圳紀實》,率先披露了鄧小平南巡及發表重要講話的事實。同日下午,《羊城晚報》以少有的規格幾乎全文摘發了這篇報導;3月28日的上海《文匯報》、《中華工商時報》均全文轉載該文。3月30日,由江系人馬控制的新華社才全文播發此文,比《深圳特區報》晚了四天,反映出江澤民的強烈抵觸情緒。

楊白冰代表軍方正式公開對南巡講話表態,軍隊成為鄧小平的最堅強後盾。解放軍的強有力支持,極大地震懾了反對改革的人馬,使得形勢急轉直下,江澤民驚呆了,感到軍隊的鋒芒直逼自己。在驚慌之余,江又使出了政治上兩面派的伎倆, 4月1日在會見日本人時,也在口頭上附和鄧小平講話。鄧小平認為,江澤民說的完全是空話,根本沒有誠意,只是應付。

這時離召開中共十四大只有幾個月了,楊白冰亮出軍隊底牌強烈地衝擊了中共高層,北京的政治形勢兇險莫測。江澤民在南巡之後的平庸和搞政治投機、陽奉陰違的表現,已經令鄧小平忍無可忍。1992年5月22日,鄧小平不顧北京的酷暑高溫,親自到首鋼視察,並且當著在場所有幹部工人的面發牢騷說:“對我的講話,一部份人馬馬虎虎,應付我,一部份人很沈悶,其實是反對、不同意,只有很少部份人真正動起來了。”鄧小平當時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領導人李錫銘和陳希同“給中央帶話”。這個“中央”自然就是江澤民了。

在這期間,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喬石多次指出對鄧小平的講話不能只停留在“大話、空話”上,暗中批評江澤民。副總理田紀雲強烈表示支持鄧的改革。

田紀雲應喬石要求於1992年5月在中央黨校發表了不點名批評江澤民的講話:“在消除‘左’的影響的時候,要特別警惕那些風派人物。這種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有機會就跳出來反對改革開放。這些人一旦掌握了國家大權,對國家、對人民都是一場災難。”

這些話讓江澤民恨得咬牙切齒。他看到形勢不對,準備再裝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紀雲幾句話戳穿。

李先念曾經對田紀雲全力支持改革開放十分不滿,“六四”之後的1989年10月27日政治局會議上,江澤民全面否定趙紫陽的改革成績,田紀雲當場指出不能下屆否定上屆,成績大家有份兒,問題大家也都有責任。田的講話被李先念罵為“趙紫陽的狗腿子又跳出來了!”

但令江澤民無可奈何的是,當田紀雲發表揭露江澤民兩面派講話的時候,江澤民的大靠山,一向與田紀雲對著幹的李先念因病住院。在5月底時,專家治療小組報李先念病危。江澤民這時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勢對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澤民只好見風使舵,反對“資產階級改革觀”的聲調開始降低。

1992 年6月9日,中共中央黨校戒備森嚴,如臨大敵。江澤民在喬石和大批軍人及警察的簇擁下進了黨校禮堂。黨校的教員和學員看到這番架式,都紛紛議論取笑說: “江澤民肯定是被喬石動用專政力量押送來的。”江澤民在喬石的逼迫下,在黨校表示支持鄧小平的南巡講話,但是覺得被喬石逼來丟了大面子,心中更加怨恨喬石。人們在會下說:“看架式就知道江澤民沒有誠意。”但是表面上江澤民已經老實多了。

1992年春夏之際,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政治行情一落千丈,有人已在議論江澤民的總書記位置是否還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澤民被形勢所逼改變了態度,言不由衷地聲稱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但還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澤民後來對自己可能下臺的消息還是越想越怕,寢食難安,更擔心什麼時候老賬新賬一起算,說不定還要受到黨內大批判。於是江澤民又偷偷去找鄧小平,做了“深刻”檢討,眼含熱淚表明誓死緊跟鄧小平,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江澤民感受到來自楊氏兄弟、喬石、萬里、田紀雲等的強大壓力,對他們既恨又怕。江澤民從反對改革到不得不支持改革,如何面對這一段歷史,對於急於把自己包裝成思想開明的“改革派”人物的江澤民而言,當然至關重要。最能刻畫江澤民隱瞞、篡改這段歷史的性格特點的,是庫恩在《江澤民傳》中說的一句話:“在內心深處江也是一個經濟改革者。”一個“內心”,一個“也”,一下子就把江澤民上臺以後自覺抵制改革,大搞“反和平演變”的樁樁醜事一筆勾銷,他似乎反而成了被保守派“綁架”的受害者。果真如此,鄧小平何必帶著手握軍權的楊尚昆去長途跋涉地南巡,去一趟江公館不就談妥了嗎?

3﹒耍陰謀施毒計

是年6、7月時,鄧小平和陳雲就十四屆中共高層人事安排進行激烈的討價還價,高層為了人事安排的權力鬥爭進一步加劇。江澤民搖搖欲墜的政治處境讓江的親信、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曾慶紅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曾慶紅是個極有野心的人,權力欲極強,善於玩弄權術。曾慶紅看到,利用江澤民,是自己可以達到最高權力的捷徑,而且因為江澤民的平庸無能,更容易操縱和控制江本人,以致幾年後聲稱自己是“攝政”。如果江澤民現在下臺了,曾慶紅明白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結束了。

曾慶紅為人陰險,工於心計,熱衷於權謀,恨一個人不動聲色,然後置其於死地。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曾經擔任內政部長,母親鄧六金曾任延安保育院院長,許多現任中共高官都是延安保育院長大的,稱鄧六金為“鄧媽媽”。曾慶紅的出身使得他熟悉高層權力鬥爭,學會了如何在高層權力鬥爭中保護自己、打擊異己,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局勢中鞏固和獲得更多的權力,尤其是如何利用整理黑材料、散發假情報打擊對手。所有這些,都在曾慶紅後來的中共高層權力內鬥中反覆加以運用。

這時,曾慶紅給魂飛魄散的江澤民分析,鄧小平有可能用喬石代替江做總書記,楊氏兄弟、喬石、萬里、田紀雲、李瑞環等人都是政敵。這其中最大的威脅來自楊氏兄弟,而楊氏兄弟手握軍權,又最受鄧小平信任,因而動楊氏兄弟的難度最大,也最危險。另一方面,一旦楊氏兄弟被清除,就除去了最危險的對手,就可以死裏逃生,掌穩權力。曾慶紅認為雖然楊氏兄弟權勢沖天,但他們都是軍人,不懂政治權謀,他們的權力主要來自鄧小平的完全信任,因此最重要的一點是離間鄧和楊氏兄弟之間的關係。而鄧小平怕改革路線被拋棄,更怕死後“六四”被平反;而楊尚昆和趙紫陽關係密切是眾所周知的,楊尚昆開始並不願意用軍隊武力鎮壓學生。因此在“六四”問題上,鄧楊之間有隙可乘。江澤民對楊氏兄弟在軍中瞧不起自己一直敢怒而不敢言,聽了曾慶紅的分析和對策,心中產生了希望,決心把楊氏兄弟打倒,一來可以保權力,二來可以泄心頭之恨。因此曾慶紅和江澤民把主要精力放在對付楊氏兄弟上,同時積極利用中央辦公廳的方便條件搜集打擊楊氏兄弟的黑材料。

二野出身的鄧小平當軍委主席時,其它派系的人馬受到排擠,尤其是原來三野和四野的非常不滿,當時掌管軍權的楊氏兄弟、劉華清都是鄧小平的人,楊氏兄弟在軍中權力大,軍隊內其它派系的不滿自然就轉嫁和集中到楊氏兄弟身上。在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作出過“軍隊要忍”的指示,把更多的資源用於發展經濟,這讓軍隊艱苦了一段時間,而忠實執行“軍隊要忍”的,正是楊尚昆兄弟。另外鄧小平以“幹部年輕化”為理由說服張愛萍、楊得志和余秋裏等人退位。但這三位同意退位的軍委副秘書長發現竟然上來了比張愛萍大三歲、比楊得志大四歲、比余秋裏大七歲的楊尚昆。這讓幾位老軍頭心裏很不平衡。曾經在三野任五師師長的李先念更是在很久以來就全力支持後來受到軍中排擠的原三野四師師長張愛萍、參謀長張震、一師師長葉飛、三師參謀長洪學智等的“倒楊”行動。

張愛萍是反對“六四”開槍的,因此在江澤民上臺的最初幾年,江刻意和張保持距離。因為江上青曾經是張愛萍的直接下屬,在江澤民初見張愛萍的那幾年,他以“烈士遺孤”自居,對所謂“養父”的老上級畢恭畢敬。但是,江當上總書記之後,為表明堅決支持開槍的立場,對張愛萍很冷落。如今,為了“倒楊”需要,江澤民又開始對張愛萍熱乎起來。

曾慶紅看到雖然江澤民在軍中毫無根基,但是可以利用軍隊中的這些不滿情緒來孤立楊氏兄弟,進一步離間鄧楊之間的關係,以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1992年8月,鄧小平為了十四大的安排以及在人事上和陳雲之間的互動,操勞過度,中風病危住進醫院。楊白冰自楊尚昆處得風聲在先,便在8月下旬召聚了高級將領46人,在北京召開“碰頭會”。

軍隊高級將領根本不拿正眼看江澤民,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鄧小平給江澤民安排的“顧命大臣”楊尚昆取笑江一摸槍就哆嗦,還不知射擊是什麼滋味。“碰頭會” 上,楊白冰透露了鄧身體不好,討論江澤民能不能勝任軍委主席一職。楊白冰提到中共黨內外反對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人很多,提出鄧百年之後軍隊如何保駕護航、貫徹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的問題,請與會者談談各種設想和應變之道。這些人毫不留情的數落江澤民反對改革而又平庸無能,對軍事一竅不通,沒有魄力,無法勝任軍委主席的職務。

江澤民得知這一消息後,驚恐失措,對楊白冰更加咬牙切齒,此後一直想置楊氏兄弟於死地。曾慶紅倒覺得此事是個機會,可大做文章,借鄧刀殺楊氏兄弟。於是江澤民一邊向外面散布謠言,一邊向病中的鄧小平多次告“禦狀”,說楊氏兄弟已經有跡象奪鄧的權,心中非常憂慮。幾次吹風之後,鄧小平開始懷疑,再讓人去打聽,果然外面有這種說法。於是楊氏兄弟失去了鄧的信任。

4﹒謠言惑眾搶班奪權

為了迎接中共十四大,中共中央就各級領導班子成員進行選拔。9月7日至10日,中央軍委召開會議,討論軍方在十四大上的人事安排。掌握軍隊人事組織大權的楊白冰列出了提拔100名中高級將領的名單,交給劉華清和楊尚昆批准之後,然後交給江澤民審核批准。江澤民和曾慶紅對名單進行一番分析之後,覺得這是離間鄧楊的大好機會,於是扣而不批楊白冰列出的名單。

江澤民和曾慶紅為了離間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的關係,採取多方位進攻的方式。鄧小平晚年深居簡出,深受其子女的影響。身為太子黨一員的曾慶紅深知這一點,於是策劃利用鄧的子女來離間鄧楊之間的關係。曾慶紅通過同是太子黨的朋友劉京和俞正聲,讓他們和鄧樸方聯繫。劉京是文革中造反派頭頭,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原作者之一,也是曾慶紅的校友(北京工業學院,即後來的北京理工大學),當時任昆明市市長;俞正聲當時任青島市市長。俞正聲和劉京曾先後擔任過鄧小平長子鄧樸方的中國殘疾人理事會副理事長。在曾慶紅的授意下,俞正聲和劉京在和鄧樸方見面時,故意聳人聽聞,大談“楊家將”的危險,要提防他們。隨後,曾慶紅親自和鄧樸方會面,強調江澤民忠於鄧小平,有能力,只是被楊氏兄弟架空,無法施展。尤其是針對楊白冰的“100人名單”,曾慶紅對鄧樸方說,楊尚昆、楊白冰的勢力過大,要在軍隊內徹底替換“老爺子”(指鄧小平)的人馬,這非常危險。針對趙紫陽可能復出的問題,曾慶紅說,趙紫陽如果復出擔任政協主席,實際上是“老爺子”間接承認錯誤,而且楊尚昆在“六四”問題上內心矛盾,有較明顯的平反意圖,一旦楊尚昆與趙紫陽聯合,整個形勢就翻過去了。曾慶紅針對鄧小平的政治心病,“對症下藥”,在“六四”問題上大做文章,離間鄧楊關係。曾慶紅進一步恐嚇鄧樸方說,那樣的話,政局就要失控,“老爺子”就會被秋後算賬。

與此同時,江澤民、曾慶紅更加緊搜集打擊楊氏兄弟的黑材料,一方面越發在暗中鼓動擴散楊白冰所提“100人名單”事件,另一方面繼續在私下叫人散布謠言。一時間北京針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謠言四起,說“楊家將不可一世”,“楊尚昆想取代鄧小平”、“楊尚昆、楊白冰試圖搞一場不流血的政變”、“鄧小平將不久於人世”、“楊尚昆想當軍委主席”等等。

中共軍隊中本來山頭林立,矛盾錯綜複雜,一些人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不滿。於是江澤民、曾慶紅找來張愛萍、汪道涵等人,讓他們聯絡軍中反對楊氏兄弟的勢力,向鄧小平打小報告,說楊氏軍中勢力太大,有篡權的野心,建議改組中央軍委,解除“楊家將”的軍權。

5﹒逃過一劫

楊尚昆見江澤民扣住“100人名單”,問江澤民為什麼不批,江澤民回答說要請示鄧小平。曾慶紅和鄧樸方見面之後不久,江澤民帶著總政治部副主任于永波一起親自拜見了鄧小平,當面向鄧小平指控楊氏兄弟有野心,要奪取軍權,當時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也在場。

江澤民、曾慶紅通過多方渠道把楊氏兄弟要“奪軍權”和“平反六四”的消息從四面八方傳到了鄧小平的耳朵裏。鄧小平覺得問題嚴重,尤其是經過了這一場病,意識到要對後事進行安排,既要在十四大上確保改革開放的路線,又要防止“六四”被翻案,死後被鞭屍。在江澤民一連串的刻意效忠假象下,鄧小平完全中了江澤民和曾慶紅的陰謀毒計,加上陳雲和薄一波的反對,事到如今,鄧小平也只好放棄了原來的主張,打消了撤換江澤民之意,並且廢除了楊氏兄弟的軍權,舉薦劉華清、張震等老軍頭輔佐江澤民執掌軍權。但鄧小平內心深感江澤民靠不住,只能作為過渡人物,要從長遠打算,挑選年輕的“跨世紀接班人”。在中共十四大上鄧出人意外地給江澤民安排了接班人──四十九歲的胡錦濤。給接班人安排接班人,在中共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鄧小平在世就隔代指定第四代接班人胡錦濤,這當然是出於對江澤民這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不信任。胡錦濤是鄧小平欽定的“王儲”,這幾乎是個公開的秘密。可是,江澤民在讓庫恩寫的傳記中,完全抹煞鄧小平隔代指定的這一事實,一如既往的篡改歷史。傳記中稱“可以說我(江澤民)在10年前就看中他(胡錦濤)了”。江澤民賴著不下臺引發百姓廣泛的厭惡。可是,傳記中卻用江澤民熱愛領導“年輕化”來給江的臉上貼金,江澤民說自己“經常有一種與大部份西方領導人不是一代人的感覺”,“期望任命胡為國家副主席能改變中國的國際形象”,把人們早就預料的事情說成“很可能沒有人想到我們會選擇胡錦濤。”江澤民的種種醜事都能通過傳記重新打造,為自己粉飾貼金。

據劉華清回憶,在十四大召開前夕,已經退休的鄧小平於1992年10月6日給中央政治局寫過一封信,談到了對中央軍委人事安排的意見:“今後主要由劉華清、張震兩位同志在江澤民同志領導下主管軍委的日常工作。將來挑選接班人的工作,需要熟悉軍隊的人來承擔責任。”鄧小平在信中對新一屆軍委領導班子有個具體方案。

中共十四大在1992年10月12-18日在北京舉行,楊氏兄弟出人意料地被剝奪了軍權。楊白冰明升暗降,成為有名無實的政治局委員。

鄧小平雖然老謀深算,但是這次卻栽在小輩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身上,中了兩人的陰謀詭計。從此以後,親密無間的鄧、楊兩家斷絕了來往,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60年的友情在中共殘酷內鬥中付之東流。事實上,鄧小平砍掉胡耀邦、趙紫陽、楊氏兄弟後,等於是自毀長城,在黨內和軍隊中失去了最有力的助手。劉華清雖然忠於鄧小平,但是一方面年事已高,另一方面能力有限,在政治鬥爭中不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對手,幾年後也遭到江、曾的整肅。

6﹒兩副嘴臉

江澤民一向兩面三刀,用人時卑躬屈膝,不用時落井下石。這裏有必要回顧一下江澤民對楊尚昆兄弟的態度變化。1989年11月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鄧小平辭去了軍委主席的職務。江澤民在就職演說中再三表示“沒有思想準備”,“力不從心”,“沒有做過軍事工作”等等。江澤民還一再向楊家將表忠心。他表示由楊尚昆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楊白冰任軍委秘書長是他自己做好工作的“有利條件”。十幾天後,江澤民的講話被放在頭版以通欄的形式發表在《人民日報》、《解放日報》等各大官方媒體上。

江澤民將自己卑謙的態度高調、明確地發表在官方頭版上,無疑表明江對楊家將是十分討好、甚至是卑躬屈膝的,但後來那個在鄧小平面前告楊家將黑狀的,卻恰恰又是同一個江澤民。

這種前恭後倨的變化也反映在江澤民對鄧小平家族的態度上。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鄧小平逝世後,江澤民就狠狠地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江澤民自己有個“中國第一貪”的兒子,此時卻以貪腐為由威脅要拿鄧的兒子開刀,並剝奪了鄧家人對鄧小平言論的解釋權。

但當年江澤民進北京後,終於等到被鄧小平召進鄧府的那一天,當時的情景至今還讓太子黨們記憶猶新。當一臉謙卑、笑容可掬、局促不安的江澤民站在鄧小平面前的時候,在場的人根本沒拿他當回事,因為來巴結的人太多了,這副嘴臉實在不新鮮。鄧小平笑著向大家介紹了這位新面孔是總書記,在座的人依然一副不為所動、不以為然的表情,頂多朝他多瞥一眼而已。

江澤民進北京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盡辦法能夠進出鄧府。江澤民初入鄧府,人脈不熟,人事不清,對誰是鄧老的秘書、護士,哪個是鄧的外孫、親戚,甚至誰是勤雜人員、保安人員統統都搞不清爽。

儘管江澤民還無法知道這些人誰是誰,有什麼背景,但江本著一個原則:進了鄧家門無論見到誰都決不能得罪。

來鄧家的人太多了,像走馬燈似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這難不倒有豐富拍馬實踐經驗的江澤民。

在走廊裏院子裏,無論見到誰,哪怕是個孩子,江都把腆著的大肚子收回去,微微側著身,滿臉堆笑,畢恭畢敬地說:“您先走!”這種過份的討好讓小孩子高興,讓警衛和燒鍋爐的害怕,說這個人很有心計,但也讓很多人感到反胃。

眾所周知,鄧小平抽煙特別厲害。為了他的健康,據說煙還是特制的。護士不但要保證讓他按時吃藥,還要提醒他少抽煙。當他又要抽時就勸阻說,剛才那支煙是什麼什麼時間抽的,請再等一會兒。雖然尼古丁沒有鴉片中毒那樣厲害,可是也讓人上癮。所以煙民們最不高興的就是煙癮上來卻不能抽。

當所有的人都好心地勸阻時,不會抽煙的江澤民卻麻利地從口袋裏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打火機,點著火遞到鄧小平的眼前,讓護士既錯愕又氣憤,但卻討得了鄧小平的歡心。

一般情況下,鄧家都是由護士或警衛員給鄧小平端茶、遞水、拿拖鞋,那些被人侍候慣了的到鄧家來玩兒的小貴族們只知道管鄧小平叫“鄧爺爺”,可不知道應該幫他做什麼事情。這就給了江澤民不可多得的可乘之機。

江澤民常常在護士或警衛員已經伸出手之後,仍衝到前頭去倒水或從地上拎起拖鞋來,讓那些工作人員伸著手進退兩難。

那些小貴族們至今仍津津樂道當年的總書記江澤民搶著倒水的笑聞。

但2001 年8月22日鄧小平97歲冥誕紀念日的時候,照常理受恩於鄧小平的江澤民本應向媒體打招呼,多出一些歌頌的文章以顯示其不忘鄧恩人的提拔,再者給追隨者做個好榜樣,也可在人前留個好名聲。但是據中央宣傳部得到指示,江澤民竟然下令不准刊登紀念鄧小平的文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本性暴露無遺。

7﹒篡改簡歷

在1992 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四大上,江澤民坐穩了總書記位置,但是仍然感覺到自己資歷膚淺,於是立刻命令秘書要回他本來已經圈閱過的個人簡歷,將原文“一九四六年四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參加工作”打上問號。秘書一看就明白江要篡改簡歷!秘書立即找到簡歷起草人員說:江總書記已經回憶起來,他在1943年考入上海交大的當年就已經靠攏上海地下黨的外圍組織。這個提法伸縮性大,不是靠攏上海地下黨,也不是加入外圍組織,而是“靠攏”外圍組織,這個“靠攏”的距離有多遠就不得而知了。

這一改動就把江澤民從解放戰爭時期的幹部變成抗日戰爭時期的老幹部,在資歷上升了一個大臺階。

在江澤民的授意下,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屆一中全會開過後,由新華社統一發布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四屆中央委員會、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機構成員簡歷》稱:江澤民“一九四三年起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學生運動,一九四六年四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然而1943年的時候,江澤民在南京的偽中央大學上學,根本沒有在上海靠攏地下黨的外圍組織。熟悉上海學生運動的喬石看到新華社發布的江澤民簡歷中,憑空多出了“一九四三年起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學生運動”,心中對江澤民更加厭惡和憤怒。十四大後,江澤民和喬石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

8﹒忌恨鄧小平

按照1992年中共十四大的內定,江澤民在 2002年的十六大上要全面交權給胡錦濤。鄧小平還向李瑞環、萬里等人交底,以保證江澤民在十六大上全面交權,以示安撫。1992年10月19日,鄧小平與出席中共十四大的全體代表見面,領著政治局其他常委與胡錦濤握手拍照。照片中鄧胡居中,江澤民居後。但江澤民對胡錦濤的這樣一張私人照也受不了,覺得自己遭到矮化,有失總書記形象,因此派人把自己和其他人物都抹掉了。中央辦公廳後來交給胡錦濤的照片背景成了一片黑,照片中只剩下鄧小平和胡錦濤兩人。12 年之後,2004年在鄧小平誕生100周年的時候,這張本應相同的照片竟然出現了三個不同的版本,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

十四大後,橫空出來一個胡錦濤,各界議論紛紛。江澤民和曾慶紅密令情報部門對胡錦濤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視,同時收集有關他的所有資料,以備後用。胡錦濤自然深知自己所處位置上所面臨的風險,處處小心,從此過著漫長的謹小慎微的“王儲”生涯,艱難地熬著日子。

江澤民和曾慶紅陰謀得逞,打倒了楊氏兄弟,坐穩了總書記的位子。這使得二人膽子和野心急劇膨脹,更熱衷於耍詭計、以散布假情報和整黑材料的方式在中共高層恐嚇、拉攏和打擊異己,後來曾慶紅在中共高層得到一個“黑面殺手”的稱號,使得眾多人對曾又怕又恨。

十四大後,江澤民表面上對鄧小平畢恭畢敬,內心深處卻既恨鄧小平想撤自己,又暗罵鄧小平給安排了一個接班人。這筆賬江不會忘記,在鄧小平死了之後,江澤民整治鄧家,連燒鍋爐的、警衛員一幹人都沒有放過。此事後面再表。

9﹒江記私家軍

“六四”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重兵把守的京西賓館召開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當天晚上,時任中辦主任的溫家寶和中辦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楊德中向新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匯報了對趙紫陽的審查情況和管制計劃。江澤民回憶起他以前每次見到楊德中,楊都是趙紫陽的保鏢,忠心耿耿地保衛著趙的安全,一旦趙紫陽大勢已去,管制趙紫陽的也正是楊德中。

踏著“六四”血跡登上中共最高權位的江澤民對自身的安全充滿危機感。1976年逮捕“四人幫”的,就是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因此江澤民一直希望安排一個鐵桿親信出任中央警衛局局長這一職務。但是楊德中資歷甚高,擔任過周恩來、胡耀邦和趙紫陽的保鏢,江澤民找不到什麼藉口把他拿掉,所以只好想盡辦法在周圍安插人馬。原在總參警衛局任職的由喜貴,急於投靠新的主子,先拍上了江澤民的心腹曾慶紅,然後順著這根藤攀上了江,對江極盡溜須拍馬之能事,終討得江的歡心與信任。在江的費盡心機安排下,由喜貴被升為中央警衛團副團長,擔任楊德中的副手。

江澤民後來權力穩固後,為了把由喜貴扶正,不顧軍頭們的不滿,打破中共的規矩,對中央警衛局長楊德中進行政治收買,把他提到軍隊最高級別“上將”,然後勸退,由喜貴接任中央警衛局局長,把該部隊變成了江澤民的私家軍。

因為中央警衛部隊負責所有中央領導(包括人大正、副委員長、政協正、副主席)的警衛工作,曾慶紅對這支隊伍就尤其重視。他以“輪訓”為名,命令所有人必須參加政治學習,教育這些人不但要忠於黨,更要忠於“江核心”。由喜貴因此與曾慶紅配合採用特務的做法,以保衛為名在各個首長身邊安插監視人員。

江澤民對中辦主任溫家寶也不信任,因此,他先是把貼身秘書賈廷安調入中辦,接著把曾慶紅也調進中辦做了溫家寶的副手,同時撤銷了趙紫陽建立的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雖然溫家寶繼續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職務,但從此之後直接服務於總書記本人的秘書班子卻不再由他這個主任指揮,而是由副主任曾慶紅全權負責。江澤民對溫家寶的不信任感辦公廳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

1992年10月,十四大召開之後,江澤民的地位暫時穩住。1993年3月八屆人大召開,江澤民安排曾慶紅出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溫家寶被調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從此江氏人馬完全控制了中央辦公廳。

江澤民處心積慮地監視其他中央領導,也擔心自己被監視,對誰都不放心。江澤民卸任總書記職位後,更乾脆以軍委主席的身份,親自兼任中央警衛局第一政委。

1994 年,十四屆四中全會宣布黨內大老正式退出干政。曾慶紅為鞏固江澤民的地位在公報中加進了一段引起極大爭議的話:“黨的歷史表明,必須有一個在實踐中形成的堅強的中央領導集體,在這個領導集體中必須有一個核心。如果沒有這樣的領導集體和核心,黨的事業就不能勝利。”反對的人認為這會讓人想起對毛澤東大樹特樹的個人獨裁時代,但江澤民對此甘之如飴。可笑的是,當江澤民從總書記職務退下來之後,他禁止國內媒體上出現有關“以胡錦濤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提法。吹捧自己可以,吹捧別人絕對不行,這也是江澤民的一貫本色。

※※※※※※※※

1992年還發生了一件後來對中國以至全世界影響深遠的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將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大法──弘傳於世。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