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一” 北京民怨沸騰 形勢一觸即發(圖)
 
2009-9-27
 
【人民報消息】中共為維穩的度過其建政六十年的閱兵大禮,將北京折騰成一個城市監獄,不但欲圖清理來自全國各地的所有訪民,同時還將京城內的異見人、維權律師及宗教界敢言者趕出京城或派人24小時監管徹底軟禁起來。其中也包括已經按照當局要求寫下保證書的一些訪民。

據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早前有國內爆料,指中共不惜多花費4千萬納稅人的錢,動用上至老太下至學生組建的所謂紅袖章隊伍配合中共的武警、特警、國安及聯防隊等來衛護北京的治安、監視民眾的一舉一動,沒有隨身帶身份證被查獲一律扣押,憑證放人。帶背包手提包更是當局的嚴查對象,任何事情都能觸動到當局神經。7千輛出租車安上了監視系統為隨時逮捕人而做好準備。

這樣折騰卻苦了正常生活的百姓,乘地鐵上下班的民眾對此叫苦連天,幾百人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候安檢上車。有學者表示當局這種做法已經達到嚴重擾民的程度,反而製造不安,而現在正是民怨沸騰,故指出隨時可能一觸即發。

當局清理訪民 寫保證書也無效

目前當局針對訪民,正在對京城及郊區各個旅館、住店進行地毯式的大搜捕,更在高級人民法院和國家信訪局門口重兵把守,訪民也是有去無回。訪民居住的窩棚更是被第一時間拆除,露天的訪民也全部蒸發。原先熱鬧訪民集中地,現在已經空無一人。

河南省汝南縣訪民商娟霞,按照當局指示寫下十一期間不上訪的“保證書”也未能幸免。她在23日凌晨被警察從居住的賓館抓走送到馬家樓訪民集中營,並在第二天被地方鄉鎮書記和派出所所長用警車遣送回老家,由8個地方官員留她家監守,逼的她只能用絕食方式來抗議,她朋友呼籲國際社會關注。

維權律師被趕出京城 異議人士失蹤或被軟禁

有知情者告訴大紀元,現在當局做事愚蠢得令人發笑,一些維權律師已經被趕出京城,像劉曉原律師已經“被旅遊”出門好多天了,一直要到十一後才能回京。還有黎雄兵律師、滕彪律師等都被要求暫時離開京城了。前段時間律師還下達通知,要求不能隨便接新疆的任何案件,“要求律師要慎重、要匯報也就相當於不允許你接案件。”

目前北京著名異議人士李海、北京的家庭教會成員華惠祺等告失蹤,北京學者淩滄洲,因為批評北京當局十一臨近加緊監控令人費解的文章,而被國保請去“談話”。更多的異議人士被軟禁。

北京逢包必檢 市民忘帶身份證扣押 見證放人

北京的一學者告訴記者,現在京城已達到“逢包必檢”的地步。這讓那些整天跟文件打交道的上班族非常惱火。如果是開庭的律師,他的呈堂公證的物件是一把刀的話,因為帶了這個物證“刀”就根本不讓上地鐵,說不定就給他自己帶來麻煩,也根本就去不了法院開庭了。

也有地鐵等候安檢的市民譏諷當局說,應該連女性的胸罩一起檢查,說不定就把不安穩的因素藏在其中。

任何一個路人都隨時被要求檢查身份證,北京的許多老太和小孩子們也一齊上陣組建所謂紅袖章隊伍,據說中共當局要多花納稅人4千多萬的錢來打點這些人。

一北京律師告訴記者週四他跟朋友上館子吃飯,他的朋友生氣的告訴他一個剛發生真實故事:他的一個朋友沒帶任何身份證出門,結果就被在北京南門那邊給扣住了,他很光火,後來他打電話給朋友去接他,他朋友去了也不給見,這個朋友只好到朋友家拿了他的身份證才把他接出來。該律師氣憤表示說:“都達到這種程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身份證就不能走動?!”

這不僅僅是中共高層權鬥的反映,最重要的是中共非法政權已經走到了盡頭,不需有人去推就隨時會崩潰,所以極度的驚恐讓中共視所有人為敵。

超級防備九日發生發生四宗嚴重事故

北京啟動一級保安措施,80萬各式人員在街上巡邏、站崗,監視人們的一舉一動。在滴水不漏的保安之下,即使這樣,短短九日也還是發生四起嚴重事故,但都被當局以精神病、醉酒等“和諧”的說法給淹沒了,不敢大肆報導。明眼人就表示,老百姓該好好思考一下了。北京一資深媒體人高渝接受外媒採訪時說:"步行街大柵欄兇殺,十七號那個說是喝醉酒了,第二次刺傷那個法國人的說是精神病;公交車爆炸燒得什麼都沒了說是天然氣泄漏;今天餐館爆炸又說是石油氣;老百姓就要思考一下了。"

有學者向記者指出,中國的根本問題在於中共獨裁專制,他說:由於這個問題,現在“哪怕是好的政策都無法貫徹下去。整個中國已經處於癱瘓狀態。”而導致中國走到今天這樣一個局面的正是中共。

還有學者認為中共當局已經達到嚴重擾民程度,當局這樣作法反而製造不安穩,現在正是民怨沸騰,隨時可能一觸即發。原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撰寫公開信建議撤銷十一活動,認為活動不但嚴重擾民、而且還有幾大不利的因素,而遭到不明人士的死亡威脅。但他表示若為自由故,生命、愛情二者皆可拋。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