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在華府發言(圖)
 
2009-9-29
 
【人民報消息】9月16日晚7點30分,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博士在華府大紀元時報主辦、退黨服務中心、華府論壇協辦的《中共竊國六十年系列研討會》上發言,題為“看過《九評》的民眾不會怕中共”。發言全文如下:

我經常參加法拉盛論壇,參加華府論壇還是第一次。《九評》發表至今已近五年,並由《九評》效應引發了退黨大潮,目前退黨人數已經達到了六千萬人。《九評》剛剛發表的前幾年,國際上許多能夠發出正義呼聲的論壇(包括華府論壇),揭露了中共邪惡暴政,舉辦無數場的《九評》研討會。今天在中國大陸隨著《九評》退黨大潮的推動,可以看到很多地區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是在中國大陸,宣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而加入黨或是團、隊的中國同胞,多達十億以上。被中共打上獸印的這群人,當最後的大審判來臨時,是要隨著中共一起受到懲罰的。這些人的前景堪憂,所以這件事還非常緊迫。我們現在有六千萬中華勇士,退出了邪黨、抹去了獸印。但是,在中國還有更廣大的群體,所以這件事情還要繼續做下去。

中共目前已經是圖窮匕見,在海外中共的喉舌就不斷的在輸出謊言。雖然國際間舉辦了三千多場的《九評》研討會以及聲援退黨遊行,不斷的揭露他的謊言,不斷的喚醒世界華人和各國民眾的覺醒,但是中共依舊不斷的在輸出毒素,我在聖地牙哥就知道了。

幾乎是每月(甚至有的是每兩週一次),美國聖地牙哥的每一個市長辦公室、所有國會議員、州議員、市議員的辦公室,都會收到中領管裏專門機構所寄送的材料。內容包括詆毀法輪功、海外民運人士和大陸維權抗暴正義人士,或者是欺騙世界的虛假材料(例如宣揚中共虛假繁榮的資料),定期的在向他們洗腦。

2005年《九評》引發的退黨大潮石破天驚。紐約四千多人的退黨遊行,在中國城附近的廣場上集會以後,通過曼哈頓的幾條大街,很多中國人在圍觀。當天發放出二十萬份聲援百萬退黨的大紀元的特刊以及《九評共產黨》的大紀元報紙十萬份。在幾個月以後,達到了五百萬人退黨大潮,很多中國人發自內心的喊出了幾十年來沒有呼喊過的“退出共產黨”的呼聲,走向了精神的覺醒。

中共表面上對退黨大潮好像不在乎,沒有任何回應。實際上,中共發過文件限制幹部看《九評》、傳《九評》,秘密調查發表聲明退黨的人士,並抓補一些公開聲明退黨的官員。

中共強制要求黨員重新進行某些宣誓。在廣州,市委書記率先帶著幾千個黨員在禮堂裏面宣誓表演。一些大學老師告訴我,在宣誓典禮上大家是罵聲一片。中共非常害怕《九評》,他面對《九評》退黨的第一個舉動就是保先。保先徹底失敗,就在全國各地動員藝文團體。要在音樂會中,演唱<黨媽媽>那首歌。一位廣西師範大學的教授看不過去,寫了一篇批評文章,而且在上課的時候講給學生聽。結果中共就抓走了這位教授,後來怎麼樣亦不了了之。

已經退了黨的大陸民眾及知識份子說,海外應該有點表示,不要讓中共這麼繼續愚弄民眾。在這種情況下,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大紀元時報和海外的團體共同商量,把每一年的十月一日定為中共邪黨竊國日、中華民族國殤日。

很多中國人在宣布脫離黨、團、隊以後,精神解脫後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許多激動的人說,“我終於解脫了,終於自由了。”有一個官員,就寫了幾個字,傳出來給我們,向全體中國人道歉:“因為身不由己,做了那麼多不好的事情,實在對不起中國人。”一直到現在,每一年的國殤日,中共都是非常害怕的。因為每一年的國殤日都有無數的中國人加入到《九評》退黨大潮。

中共大面積的抓捕退黨人士及退黨義工,尤其是傳播《九評》的法輪功學員。但是它用種種的圍捕、高壓、下文件,禁止中共黨、政、軍傳播《九評》所聲明退黨,一招都不管用。中共在海外多次偷竊《九評共產黨》的影像光碟,都在大紀元時報上曝了光。又多次派出流氓騷擾我們的退黨中心(最嚴重的是法拉盛事件),最後以失敗告終。美國紐約的反恐隊FBI,後來也對中共特務進行了偵查。

最近中共又在韓國的安川中領館動員一百多個流氓,對聲援六千萬退黨的義工進行圍攻和毆打。我鄭重的告訴中國民眾站出來聲明退黨,中共已經失去擺在臺上像個政府的樣子了,剩下的只是流氓和暴力。

退黨調查裡面的百分之百沒有一個人再相信共產主義,百分之百的人都相信中共會倒臺。在安全的情況下,有70%的人願意退出共黨,30%的人還要看一看、等一等。這說明中共內部產生很大的危機,就是沒有人相信這個邪惡共產主義。這一點,中共內部層級越高的官員知道的越清楚。最近這一年多來,公開聲明退黨的有許多是中共體制內重要幹部(如李鳳智和孫延軍)。

中國五十六個少數民族都應重視《九評》退黨。最近中共在西藏、新疆大開殺戒,在這兩個《九評》傳播相對比較弱的地區,中共對他們控制得非常厲害。中共對少數民族的幹部控制也是非常嚴厲的。如果我們能夠把《九評》傳到這些地區,那些民眾將一呼百應,知道中共的狗官欺壓老百姓。看過《九評》的民眾就不會害怕中共。

很多維權的領袖在《九評》退黨做的比較好的地區登高一呼,就有人聽他的。記者問他們,他們直接就說:我是退黨人士。無意中就說明他已經不受中共邪黨精神上的控制,不受中共在思想上的控制。他能夠不再對中共邪黨抱著幻想,所以他講出的話就有份量,自然就有人一呼百應。

有的人打電話告訴我們,我們已經是神管的生命,我們不能讓邪惡、醜陋的邪黨再來管我們。最後,我呼籲不管是哪個民族、哪個地區,越到最後越要加緊去傳播《九評》、力促三退,讓更多的人走向深度覺醒,不要對中共邪黨提供賴以生存的這種藉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