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中共竊國60年的禮物(圖)
 
——──在美國華府《中共竊國六十年系列》研討會上的講話
 
章天亮
 
2009-9-24
 
【人民報消息】我來的時候看到一個新聞:現在中共為了國慶的閱兵,北京搞的保安人數達到120萬人。這120萬人再加上他們的家人,大概就有4、5百萬的北京市民被選入了保安。北京市究竟有多少人呢?這樣做基本上是一人對一人,盯人如盯賊一般。這120萬人是被當成什麼樣的事件處理呢?若作為刑事事件,就說明北京市刑事案發率太高了。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也沒有120萬民保安。如果是處理政治事件的話,那就說明這個政權不穩固,已經達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大概有一半的人在反對,所以才要用另外一半的人監視他們。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的虛弱

中共的虛弱不僅我們看的到,就是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過去中國的媒體有很大的報紙、電視和電臺。那時媒體是單項,所謂單項就是中共能發出它們的聲音,但沒有老百姓的聲音。現在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老百姓也能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使中國的政體發生了一個非常大的變化。

我認為一個轉折性的事件發生在2008年6月28日甕安事件之後。中共在奧運會前夕極力煽動民族主義,是中國地震後一次悲情的宣傳。在西藏鎮壓少數民族的分裂勢力,中共認為已經凝聚了民心。這時發生了甕安事件,老百姓火燒公安局大樓,當時有90%的人在網站上支持那些縱火的群眾。從那時開始,所謂悲情的宣傳、民族主義的煽動都不好使了,中國老百姓有90%的人在反對它們。另一個就是7月1日楊佳殺警事件。我們現在看到了這個事情的發展,看到石首市的老百姓已經大肆無忌的抗暴了,看到中國遍地烽火。

中共破壞中國人道德的手段

過去60年中共殺人、賣國,整個官僚系統腐敗和黑社會化,包括對異議人士殘酷的鎮壓,及對中國生態環境的破壞等等幹了很多的壞事。但是我認為所有的這些都不是最壞的事情,最壞的就是中共極力的去破壞中國人的道德,而且中共破壞中國人的道德是有系統的。時間不多,我用五分鐘把中共破壞中國人道德的手段說明一下。

一個人做壞事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它認為他做的是好事。魏京生先生談到:“我看到辛灝年先生調查,當年在正反的時候,槍斃了5百萬人。”他們認為他們是在幹一件好事。他們認為為了美好的目標、為了建設共產主義,不得不把這些前面絆腳石清除掉。這就是人在幹壞事的時候,認為是在幹好事。最終導致很多人認為他幹壞事不會遭報應,可以為自己的利益和享樂幹壞事,從而導致中國社會道德更進一步下滑。

用一元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替代所有宗教信仰

中共對中國文化和道德的破壞基本是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前30年(1949年到1979年)。中共知道人的道德是基於宗教、信仰,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會道門。所謂“清理會道門”就是把中國的佛教、道教、基督教,過去所有中國那些正教信仰統統清除掉。後來發現只清除宗教不行,把宗教清除後,中共開始主導文化層面,開始青年知識份子的反右。後來又發現光打知識份子還是不行,老百姓也要打,所以就在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

從1949年到1979年,中共用它的一元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去替代所有的宗教信仰。那時共產黨為人民服務還需要一塊遮惡布,它們不敢貪污腐化的太厲害,那個甜頭還要放到國庫裏。到了1979年,中共對中國人的道德破壞進入了第二階段,中共連自己這一套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的東西都丟到一邊去了。過去中共還會拿出一個虛假的意識型態欺騙老百姓,現在連這個東西都不要了。它告訴老百姓把過去的宗教都清理,老百姓什麼都沒有了。

若大家都講世界上沒好人,就認命了

這時候老百姓不相信有報應,所以就做很多壞的事情。比如破壞中國的環境,包括生產毒奶粉(喝了毒奶粉會導致死亡,對生育會產生問題,可能會絕後),連最後一點道德規範都沒有了,所以才敢這麼做。這就是中共維護政權最好的辦法。如果人有道德信仰,大家都會說你掙的錢不道德,你做的事情是錯的,我們不能跟你在一塊兒。但是如果人沒有這樣一種基本道德判斷能力的話,大家都會講這世界上沒有好人,誰上臺都和中共差不多,就認命了。

中共通過對中國道德的破壞,來達到統治的目的。同時,它非常害怕中國人道德的覺醒與重建。一個真正信仰的復興,是中共最害怕的一件事情。這不僅是重建人民的道德,對中共來說還存在另外一個問題──中共對這些新興的信仰沒有解釋權。中共派出特務進入過去的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內部,對經文或是教義進行歪曲的解釋。現在這些新興宗教的解釋權,完全不在中共手上。在害怕中國人道德覺醒的情況下,中共讓百姓淪喪道德。

中共害怕法輪功所提倡“真、善、忍”的這種信仰,所以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但隨著《九評》的傳播,很多人發現中共不但沒有解決問題,中共本身才是個問題。很多人的思路轉變了,變成了“怎麼樣去解決中共?”。我們想出一個好辦法,就是“三退”。

每個人想想自己怎麼辦就行了

你不用想怎麼去解決中共這麼大的組織系統,想想自己怎麼辦就行了。也就是說,只要自己做好了,自己踏出一小步──退出中共,那麼大家合在一起就是一大步。中國要走入未來的話,最大的問題就是共產黨,但是無法和它暴力衝突,所以“三退”就成為一種中國和平轉型之路。沈婷女士說:“既然你們已經一無所有了,為什麼不公開打出我們不要中共的旗號呢?”這個是中共最害怕的,它最害怕去掉皇帝的龍袍,中共最害怕失去權力。

前兩天中共戰略經濟對話時,中國的國務委員戴秉國說:“我們國家最高的利益是維護我們的基本制度,第一是黨的領導;第二是國家主權和領土的完整;第三是老百姓的生活問題。”中國國務委員不打自招,把中共最看重的東西拿出來了。既然它最害怕這一點,那麼我們就要退出黨。這就是我們送給中共竊國60年來最好的一個禮物。我就講那麼多。謝謝!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