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一” 北京民怨沸腾 形势一触即发(图)
 
2009-9-27
 
【人民报消息】中共为维稳的度过其建政六十年的阅兵大礼,将北京折腾成一个城市监狱,不但欲图清理来自全国各地的所有访民,同时还将京城内的异见人、维权律师及宗教界敢言者赶出京城或派人24小时监管彻底软禁起来。其中也包括已经按照当局要求写下保证书的一些访民。

据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道,早前有国内爆料,指中共不惜多花费4千万纳税人的钱,动用上至老太下至学生组建的所谓红袖章队伍配合中共的武警、特警、国安及联防队等来卫护北京的治安、监视民众的一举一动,没有随身带身份证被查获一律扣押,凭证放人。带背包手提包更是当局的严查对象,任何事情都能触动到当局神经。7千辆出租车安上了监视系统为随时逮捕人而做好准备。

这样折腾却苦了正常生活的百姓,乘地铁上下班的民众对此叫苦连天,几百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候安检上车。有学者表示当局这种做法已经达到严重扰民的程度,反而制造不安,而现在正是民怨沸腾,故指出随时可能一触即发。

当局清理访民 写保证书也无效

目前当局针对访民,正在对京城及郊区各个旅馆、住店进行地毯式的大搜捕,更在高级人民法院和国家信访局门口重兵把守,访民也是有去无回。访民居住的窝棚更是被第一时间拆除,露天的访民也全部蒸发。原先热闹访民集中地,现在已经空无一人。

河南省汝南县访民商娟霞,按照当局指示写下十一期间不上访的“保证书”也未能幸免。她在23日凌晨被警察从居住的宾馆抓走送到马家楼访民集中营,并在第二天被地方乡镇书记和派出所所长用警车遣送回老家,由8个地方官员留她家监守,逼的她只能用绝食方式来抗议,她朋友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维权律师被赶出京城 异议人士失踪或被软禁

有知情者告诉大纪元,现在当局做事愚蠢得令人发笑,一些维权律师已经被赶出京城,像刘晓原律师已经“被旅游”出门好多天了,一直要到十一后才能回京。还有黎雄兵律师、滕彪律师等都被要求暂时离开京城了。前段时间律师还下达通知,要求不能随便接新疆的任何案件,“要求律师要慎重、要汇报也就相当于不允许你接案件。”

目前北京著名异议人士李海、北京的家庭教会成员华惠祺等告失踪,北京学者凌沧洲,因为批评北京当局十一临近加紧监控令人费解的文章,而被国保请去“谈话”。更多的异议人士被软禁。

北京逢包必检 市民忘带身份证扣押 见证放人

北京的一学者告诉记者,现在京城已达到“逢包必检”的地步。这让那些整天跟文件打交道的上班族非常恼火。如果是开庭的律师,他的呈堂公证的物件是一把刀的话,因为带了这个物证“刀”就根本不让上地铁,说不定就给他自己带来麻烦,也根本就去不了法院开庭了。

也有地铁等候安检的市民讥讽当局说,应该连女性的胸罩一起检查,说不定就把不安稳的因素藏在其中。

任何一个路人都随时被要求检查身份证,北京的许多老太和小孩子们也一齐上阵组建所谓红袖章队伍,据说中共当局要多花纳税人4千多万的钱来打点这些人。

一北京律师告诉记者周四他跟朋友上馆子吃饭,他的朋友生气的告诉他一个刚发生真实故事:他的一个朋友没带任何身份证出门,结果就被在北京南门那边给扣住了,他很光火,后来他打电话给朋友去接他,他朋友去了也不给见,这个朋友只好到朋友家拿了他的身份证才把他接出来。该律师气愤表示说:“都达到这种程度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身份证就不能走动?!”

这不仅仅是中共高层权斗的反映,最重要的是中共非法政权已经走到了尽头,不需有人去推就随时会崩溃,所以极度的惊恐让中共视所有人为敌。

超级防备九日发生发生四宗严重事故

北京启动一级保安措施,80万各式人员在街上巡逻、站岗,监视人们的一举一动。在滴水不漏的保安之下,即使这样,短短九日也还是发生四起严重事故,但都被当局以精神病、醉酒等“和谐”的说法给淹没了,不敢大肆报道。明眼人就表示,老百姓该好好思考一下了。北京一资深媒体人高渝接受外媒采访时说:"步行街大栅栏凶杀,十七号那个说是喝醉酒了,第二次刺伤那个法国人的说是精神病;公交车爆炸烧得什么都没了说是天然气泄漏;今天餐馆爆炸又说是石油气;老百姓就要思考一下了。"

有学者向记者指出,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中共独裁专制,他说:由于这个问题,现在“哪怕是好的政策都无法贯彻下去。整个中国已经处于瘫痪状态。”而导致中国走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的正是中共。

还有学者认为中共当局已经达到严重扰民程度,当局这样作法反而制造不安稳,现在正是民怨沸腾,随时可能一触即发。原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撰写公开信建议撤销十一活动,认为活动不但严重扰民、而且还有几大不利的因素,而遭到不明人士的死亡威胁。但他表示若为自由故,生命、爱情二者皆可抛。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