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恐怖製造者陷入恐怖 中共最怕什麼
 
2009-9-18
 
【人民報消息】9月16日晚,華府論壇召集中國著名人權領袖、中國問題專家、學者在美國華盛頓市郊的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蒙哥馬利郡議會大樓聽證室舉行中共竊國60年系列研討會。原首都師範大學心理系副教授孫延軍在會上發表演講。他首先提出了一個問題:中共怕什麼?然後他說:

恐怖製造者的“十一”恐怖

中共強迫中國民眾慶祝的所謂60周年“國慶”在即。勞民傷財的慶祝活動,將在為中共官僚集團歌功頌德的低俗格調中輪番上演。其中的重中之重當是舉傾國之力精心籌備的天安門廣場大閱兵。

本來,這種崇揚恐怖、炫耀武力的愚昧舉動,早已被多數民主國家所摒棄,並成為全人類的笑談。但對於推崇暴力和謊言的中共來說,這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幕,它可以收到一箭數雕之效。

首先,他可以威脅中國民眾,要繼續屈服於中共的專制暴政,否則就要遭到強大國家機器的鎮壓。其次,它也可以恐嚇國際社會,擺出幾件先進武器,威脅民主國家,不要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說三道四”,因為他們手中有足夠的資本可以蔑視人類的普世價值。也可借閱兵之機排除異己、打擊政敵、宣示權威,告訴人們誰是這個國家的真正統治者。當然,它更可以作為一場粉飾太平的大戲,讓中國民眾在目瞪口呆的欣賞中,暫時忘卻自己在專制暴政統治下所遭受的種種不幸,在中共不遺餘力的蠱惑聲中,把夜郎自大式的狹隘民族主義自豪感,膨脹到極點。

本來這種既製造恐怖又粉飾太平的舉動,應該在虛假的歡樂祥和氣氛中進行。但中共的異常舉動,令整個北京城陷入了高度緊張之中。從9月15日到10月8日北京城將啟動一級巡控。新華網9月1日報導:"擔負維穩等任務部隊一線執勤總兵力達幾十萬人"。實際兵力可能遠遠超出這個數目。

北京市民形容北京的“國慶”布防,連鳥都飛不過去。中共這種如臨大敵辦慶典的做法,暴露出了它們內心中所無法掩飾的恐懼。恐怖製造者陷入恐怖之中,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報應。人們不禁要問,中共到底怕什麼?

一種最普遍的看法,就是中共怕民變、怕丟失政權。但中共竊國60年,犯了多少罪?缺了多大的德?欠了多少血債?現在又面臨什麼樣的形勢?他們自己最清楚!中共官僚對喪失政權的必然性,應該有清醒認識。因此,這種說法對中共心態的判斷可能並不精確。我們只有對中共怕什麼做準確分析,才能在反抗中共專制暴政的過程中拿出最有效的策略,最終把中國人民從災難深重的現實中拯救出來。

下面我就從中共所面對的諸種執政危機入手,簡要分析一下中共怕什麼。

中共面對的八種危機

中共面臨的執政危機,按輕重次序大體有以下幾種:
1、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領土爭端。
2、所謂的邊疆分裂勢力和民族矛盾。
3、民主力量和異議人士的挑戰。
4、中國瀕臨崩潰的經濟形勢和日益艱難的民生。
5、民眾的抗暴浪潮。
6、中共內部政變分裂的可能。
7、中共政權被多種力量聯合顛覆的可能。
8、中共所犯罪行遭到徹底清算的危險。

用出賣領土和主權的方式換取周邊各國對其執政合理性的認可

對領土問題,中共採取避重就輕,表面造勢,幕後交易的策略。用出賣領土和主權的方式以換取周邊各國對其執政合理性的認可。這些領土和主權方面的交易信息,對國內民眾嚴密封鎖。這說明:中共把自己的一黨私利看得比國家主權還重要,防備中國民眾甚於防備和中國爭奪領土的敵人。雖然,領土和主權問題是中國人民的核心利益所在,但並不是中共的核心利益所在,中共對此並無實質上的畏懼。只為交易輸贏擔心。中共以賣國心態,把它作為一個次要、間接的危險來看待。

把分裂國家,破壞民族團結的罪行強加給臺灣、西藏與新疆

對所謂分裂勢力和民族矛盾問題。中共長期以來把對臺獨、藏獨和疆獨的批判、指責,炒作得無以復加,擺足了愛國姿態。對臺灣的民主訴求不予理睬,對藏、疆兩地要求保護當地傳統宗教文化的呼聲則肆意歪曲。把分裂國家,破壞民族團結的罪行強加於以上三地的同胞。事實上,這不過是掩飾自己罪過,轉移官民矛盾,凝聚人心,以求繼續竊政的一種伎倆。如果以上三地真的宣布獨立,而中共政權無所作為的話,那中共政權可能立即被中國人民所拋棄。但以上三個地區受各種因素制約,現在並不具備獨立的條件。所以中共對此的擔心是有限度的。

對外採取金錢攻勢,對內煽動民族情緒

對所謂西方敵對勢力,採取金錢攻勢。對內宣傳時,橫加指責,煽動狹隘民族情緒;對外交往時,極盡諂媚之能事,以求得對方對自己治下的惡劣人權狀況保持沉默。對異議人士則綜合運用收買、分化、鎮壓、誹謗等卑鄙手法,無所不至其極,盡顯流氓本性。對這方面的畏懼,中共考慮的多是國際形象。並不擔心自己的核心利益受到損害。

用虛擬的盛世圖景,虛假的經濟信息繼續進行欺騙

虛擬的盛世圖景,自誇的經濟奇蹟,一直是中共為自己歌功頌德,證明執政合理性的主要證據。但經濟衰退、民生雕敝、環境污染、資源耗盡的現實,使這種欺騙難以為繼。中共對此的作法是,一方面,把這種現實歸罪於金融危機,歸罪於西方國家對中國和平崛起的抑制。另一方面,繼續用虛假的經濟信息進行欺騙。同時,變本加厲地消耗資源、破壞環境,喪心病狂地預支並徹底毀掉整個民族的未來。這樣做,中共內心是充滿了恐懼的,但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任職的時間內,中國經濟會不會崩潰。對他們來說,只要騙過自己的任期,就是最後的勝利。

畏懼各個地區同時爆發的抗暴浪潮

中國民眾的抗暴浪潮,令中共寢食難安。中共畏懼群體抗暴,甚於個體抗暴;畏懼有組織的群體抗暴,甚於無組織的群體抗暴;畏懼各個地區同時爆發的抗暴浪潮,甚於一個地區的抗暴行動。中共不願折騰,但現實不可能讓中共避免折騰;中共想搶奪話語權,但註定搶不贏話語權。中共在這個問題上,確實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恐懼。但中共所掌控的龐大軍事力量,使他們在目前仍能控制局勢。他們最關心的還是自己任內會不會出事。

中共內部的分裂政變

在國內外的各種壓力的共同作用下,中共內部的矛盾可能會爆發,權鬥可能會升級,最終造成中共內部的分裂政變。導致政權的非正常更替。這樣中共必然元氣大傷,一蹶不振。對於體制中的每一個個體,一但在黨內站錯隊伍,錯誤地估計形勢。就會斷送前程,甚至會引來殺身之禍。這是中共的當權者害怕與不得不慎重對待的問題。

部份官員可能為中共的專制暴政承擔責任

在社會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中共官僚集團會對包括軍隊在內的各種社會力量失去控制能力。社會各界可能會組織起來,以暴力或非暴力的方式結束中共的專制政權,建立民主政府。中共最終會喪失執政權,喪失既得利益。部份官員可能為中共的專制暴政承擔責任。這當然是中共非常恐懼並竭力避免的一種結果。但中共此時仍有回旋餘地。

現在的中共官僚集團,早已把自己貪腐所得的資產轉移到了國外,親屬子女也成了外國公民。他們完全可以安然撤出中國大陸,隱姓埋名,過逍遙生活。把千瘡百孔的中國政局,留給民主政府。把自己過去留下的所有社會隱患,統統指責為新生的民主政府的過失,挑起官民衝突,以便上下其手,俟機復辟。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官僚集團固然喪失了絕大部份既得利益,但中國民眾災難深重的現實並未改觀,反倒有加重之勢。

資源耗盡,國儲空虛,經濟難以發展。環境污染,病疫多發,政府無力救急。特別是整個社會禮壞樂崩、道德淪喪,人們失去了最基本的寬容和克制,社會衝突不斷,民眾難得安寧。即便有再好的政策,也得不到執行;有再好的策略,也不會被採納。中國人民對專制暴政姑息縱容所犯下的罪行,在這個時間內會遭到應有的報應。

當別人遭受不公時,我們應見義勇為,我們無所作為,覺得與自己無關,但現在有關了。當別人遭受不幸時,我們應予以同情,我們並未同情,但現在我們自己成了被同情的對象。你可能會呼天搶地,但無濟於事。這種情況下,整個社會可能不會有力量、有時間去清算中共以往的罪行。甚至還會有人懷念起中共所營造過的虛假繁榮,準備重新支持中共的復辟舉動。

以上7個方面,或7種可能的情況,中共會害怕。但都不是中共的最怕。因為,中共官僚集團事先都給自己預備了退路。中共的如意算盤概括起來說就是,最好能繼續騙下去,不出事;出事也別在自己這屆出事;如果出事了,別出大事;出了大事最好能化成小事。為防止出大事,必需在國外為自己準備好退路。這樣,即便中共政權崩潰了,責任讓基層黨員去承擔,自己抽身溜走。

中共最怕的是遭到徹底清算

中共官僚集團遭到徹底清算的條件,有以下三個:

第一、必須從中國乃至世界人民的靈魂深處,徹底清除共產主義幽靈。避免中共政權崩潰後,死灰復燃,興風作浪,繼續蠱惑人心;避免中共的命運被人同情、中共的虛假繁榮被世人懷念。

第二、必須重建道德體系,重建人類的信仰。整體提高整個社會的道德水平和精神境界。這樣中國民眾才能在善意的理解和寬容的基礎上應對中國社會未來可能面對的種種艱難困苦。從而,抽出時間和精力認真清算中共的罪行。

第三、必須掌握中國官僚集團轉移到海外的親屬和資產的詳細信息,以便為今後對中國官僚集團的徹底清算作好充分準備。

這三個方面既可控制中共的物質基礎,也能徹底摧毀了中共的精神實體。因此,是中共最畏懼的一種結果。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