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恐怖制造者陷入恐怖 中共最怕什么
 
2009-9-18
 
【人民报消息】9月16日晚,华府论坛召集中国著名人权领袖、中国问题专家、学者在美国华盛顿市郊的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市蒙哥马利郡议会大楼听证室举行中共窃国60年系列研讨会。原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系副教授孙延军在会上发表演讲。他首先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共怕什么?然后他说:

恐怖制造者的“十一”恐怖

中共强迫中国民众庆祝的所谓60周年“国庆”在即。劳民伤财的庆祝活动,将在为中共官僚集团歌功颂德的低俗格调中轮番上演。其中的重中之重当是举倾国之力精心筹备的天安门广场大阅兵。

本来,这种崇扬恐怖、炫耀武力的愚昧举动,早已被多数民主国家所摒弃,并成为全人类的笑谈。但对于推崇暴力和谎言的中共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幕,它可以收到一箭数雕之效。

首先,他可以威胁中国民众,要继续屈服于中共的专制暴政,否则就要遭到强大国家机器的镇压。其次,它也可以恐吓国际社会,摆出几件先进武器,威胁民主国家,不要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因为他们手中有足够的资本可以蔑视人类的普世价值。也可借阅兵之机排除异己、打击政敌、宣示权威,告诉人们谁是这个国家的真正统治者。当然,它更可以作为一场粉饰太平的大戏,让中国民众在目瞪口呆的欣赏中,暂时忘却自己在专制暴政统治下所遭受的种种不幸,在中共不遗余力的蛊惑声中,把夜郎自大式的狭隘民族主义自豪感,膨胀到极点。

本来这种既制造恐怖又粉饰太平的举动,应该在虚假的欢乐祥和气氛中进行。但中共的异常举动,令整个北京城陷入了高度紧张之中。从9月15日到10月8日北京城将启动一级巡控。新华网9月1日报导:"担负维稳等任务部队一线执勤总兵力达几十万人"。实际兵力可能远远超出这个数目。

北京市民形容北京的“国庆”布防,连鸟都飞不过去。中共这种如临大敌办庆典的做法,暴露出了它们内心中所无法掩饰的恐惧。恐怖制造者陷入恐怖之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报应。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到底怕什么?

一种最普遍的看法,就是中共怕民变、怕丢失政权。但中共窃国60年,犯了多少罪?缺了多大的德?欠了多少血债?现在又面临什么样的形势?他们自己最清楚!中共官僚对丧失政权的必然性,应该有清醒认识。因此,这种说法对中共心态的判断可能并不精确。我们只有对中共怕什么做准确分析,才能在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过程中拿出最有效的策略,最终把中国人民从灾难深重的现实中拯救出来。

下面我就从中共所面对的诸种执政危机入手,简要分析一下中共怕什么。

中共面对的八种危机

中共面临的执政危机,按轻重次序大体有以下几种:
1、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
2、所谓的边疆分裂势力和民族矛盾。
3、民主力量和异议人士的挑战。
4、中国濒临崩溃的经济形势和日益艰难的民生。
5、民众的抗暴浪潮。
6、中共内部政变分裂的可能。
7、中共政权被多种力量联合颠覆的可能。
8、中共所犯罪行遭到彻底清算的危险。

用出卖领土和主权的方式换取周边各国对其执政合理性的认可

对领土问题,中共采取避重就轻,表面造势,幕后交易的策略。用出卖领土和主权的方式以换取周边各国对其执政合理性的认可。这些领土和主权方面的交易信息,对国内民众严密封锁。这说明:中共把自己的一党私利看得比国家主权还重要,防备中国民众甚于防备和中国争夺领土的敌人。虽然,领土和主权问题是中国人民的核心利益所在,但并不是中共的核心利益所在,中共对此并无实质上的畏惧。只为交易输赢担心。中共以卖国心态,把它作为一个次要、间接的危险来看待。

把分裂国家,破坏民族团结的罪行强加给台湾、西藏与新疆

对所谓分裂势力和民族矛盾问题。中共长期以来把对台独、藏独和疆独的批判、指责,炒作得无以复加,摆足了爱国姿态。对台湾的民主诉求不予理睬,对藏、疆两地要求保护当地传统宗教文化的呼声则肆意歪曲。把分裂国家,破坏民族团结的罪行强加于以上三地的同胞。事实上,这不过是掩饰自己罪过,转移官民矛盾,凝聚人心,以求继续窃政的一种伎俩。如果以上三地真的宣布独立,而中共政权无所作为的话,那中共政权可能立即被中国人民所抛弃。但以上三个地区受各种因素制约,现在并不具备独立的条件。所以中共对此的担心是有限度的。

对外采取金钱攻势,对内煽动民族情绪

对所谓西方敌对势力,采取金钱攻势。对内宣传时,横加指责,煽动狭隘民族情绪;对外交往时,极尽谄媚之能事,以求得对方对自己治下的恶劣人权状况保持沉默。对异议人士则综合运用收买、分化、镇压、诽谤等卑鄙手法,无所不至其极,尽显流氓本性。对这方面的畏惧,中共考虑的多是国际形象。并不担心自己的核心利益受到损害。

用虚拟的盛世图景,虚假的经济信息继续进行欺骗

虚拟的盛世图景,自夸的经济奇迹,一直是中共为自己歌功颂德,证明执政合理性的主要证据。但经济衰退、民生凋敝、环境污染、资源耗尽的现实,使这种欺骗难以为继。中共对此的作法是,一方面,把这种现实归罪于金融危机,归罪于西方国家对中国和平崛起的抑制。另一方面,继续用虚假的经济信息进行欺骗。同时,变本加厉地消耗资源、破坏环境,丧心病狂地预支并彻底毁掉整个民族的未来。这样做,中共内心是充满了恐惧的,但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任职的时间内,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对他们来说,只要骗过自己的任期,就是最后的胜利。

畏惧各个地区同时爆发的抗暴浪潮

中国民众的抗暴浪潮,令中共寝食难安。中共畏惧群体抗暴,甚于个体抗暴;畏惧有组织的群体抗暴,甚于无组织的群体抗暴;畏惧各个地区同时爆发的抗暴浪潮,甚于一个地区的抗暴行动。中共不愿折腾,但现实不可能让中共避免折腾;中共想抢夺话语权,但注定抢不赢话语权。中共在这个问题上,确实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恐惧。但中共所掌控的庞大军事力量,使他们在目前仍能控制局势。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任内会不会出事。

中共内部的分裂政变

在国内外的各种压力的共同作用下,中共内部的矛盾可能会爆发,权斗可能会升级,最终造成中共内部的分裂政变。导致政权的非正常更替。这样中共必然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对于体制中的每一个个体,一但在党内站错队伍,错误地估计形势。就会断送前程,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这是中共的当权者害怕与不得不慎重对待的问题。

部份官员可能为中共的专制暴政承担责任

在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中共官僚集团会对包括军队在内的各种社会力量失去控制能力。社会各界可能会组织起来,以暴力或非暴力的方式结束中共的专制政权,建立民主政府。中共最终会丧失执政权,丧失既得利益。部份官员可能为中共的专制暴政承担责任。这当然是中共非常恐惧并竭力避免的一种结果。但中共此时仍有回旋余地。

现在的中共官僚集团,早已把自己贪腐所得的资产转移到了国外,亲属子女也成了外国公民。他们完全可以安然撤出中国大陆,隐姓埋名,过逍遥生活。把千疮百孔的中国政局,留给民主政府。把自己过去留下的所有社会隐患,统统指责为新生的民主政府的过失,挑起官民冲突,以便上下其手,俟机复辟。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官僚集团固然丧失了绝大部份既得利益,但中国民众灾难深重的现实并未改观,反倒有加重之势。

资源耗尽,国储空虚,经济难以发展。环境污染,病疫多发,政府无力救急。特别是整个社会礼坏乐崩、道德沦丧,人们失去了最基本的宽容和克制,社会冲突不断,民众难得安宁。即便有再好的政策,也得不到执行;有再好的策略,也不会被采纳。中国人民对专制暴政姑息纵容所犯下的罪行,在这个时间内会遭到应有的报应。

当别人遭受不公时,我们应见义勇为,我们无所作为,觉得与自己无关,但现在有关了。当别人遭受不幸时,我们应予以同情,我们并未同情,但现在我们自己成了被同情的对象。你可能会呼天抢地,但无济于事。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可能不会有力量、有时间去清算中共以往的罪行。甚至还会有人怀念起中共所营造过的虚假繁荣,准备重新支持中共的复辟举动。

以上7个方面,或7种可能的情况,中共会害怕。但都不是中共的最怕。因为,中共官僚集团事先都给自己预备了退路。中共的如意算盘概括起来说就是,最好能继续骗下去,不出事;出事也别在自己这届出事;如果出事了,别出大事;出了大事最好能化成小事。为防止出大事,必需在国外为自己准备好退路。这样,即便中共政权崩溃了,责任让基层党员去承担,自己抽身溜走。

中共最怕的是遭到彻底清算

中共官僚集团遭到彻底清算的条件,有以下三个:

第一、必须从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灵魂深处,彻底清除共产主义幽灵。避免中共政权崩溃后,死灰复燃,兴风作浪,继续蛊惑人心;避免中共的命运被人同情、中共的虚假繁荣被世人怀念。

第二、必须重建道德体系,重建人类的信仰。整体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和精神境界。这样中国民众才能在善意的理解和宽容的基础上应对中国社会未来可能面对的种种艰难困苦。从而,抽出时间和精力认真清算中共的罪行。

第三、必须掌握中国官僚集团转移到海外的亲属和资产的详细信息,以便为今后对中国官僚集团的彻底清算作好充分准备。

这三个方面既可控制中共的物质基础,也能彻底摧毁了中共的精神实体。因此,是中共最畏惧的一种结果。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