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換一片天空
 
存中劍
 
2009-9-13
 
【人民報消息】近日看到一篇名為《一個歐洲海歸眼裡的中國剩女》的網文,心裏很不好受。作者所指出的當代中國年輕女性“超級現實、急功近利”、“感情生活不獨立,嚴重依賴男性,把自己的不幸完全歸咎於對方,怨婦心理嚴重”以及“自視甚高,認為自己應該被無條件的愛,不願意付出,卻想先得到一切(感情和物質)”的三大缺點誠然切中時弊,也為眾多的中國男人道出了多年以來積在心裡的苦水。然而這又能怎樣?當我們這些中國的男人們抱怨中國女人越來越不像女人的同時,中國的女人們又何嘗不是在抱怨中國的男人不像男人?

本來抱怨、吐苦水這一類事就是女人的愛好,是女人們尋求慰藉、減輕壓力、調節心理的一貫方式。如果男人也來這一套,又怎能責怪女人們嫌中國的男人不夠男人?在困難面前,在逆境面前,典型的男人作風不是傾訴、抱怨、吐苦水,而是奮力去改變現狀,打出一片新天地。這就是《易經》的乾卦所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道理。

《易經》八八六十四卦中最重要的就是幹、坤二卦。乾卦代表天,代表男人;坤卦代表地,代表女人。因此乾卦所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是天道,也是夫道;坤卦所言“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是地道,也是妻道。韓國俗語中的“男人是天,女人是地”就是從這裏來的。過去整個東亞地區都深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

《易經》告訴我們:“自強不息”是對男人的要求,不是對女人的要求。既然男人是天,那麼就應該遵從天道,開拓進取,奮發有為。上天賦予男人堅強與勇敢,是為了讓男人以這種力量來開創環境、改變環境。大地賦予女人溫柔和包容,是為了讓女人以這種稟賦來適應環境,滋潤環境。

女人天生就善於適應環境,她們就像是水,而她們所處的環境就是她們的容器。水無常形,容器是什麼樣的,水就是什麼樣的。所以,中國女性和北歐女性的不同其實是她們各自所在環境的不同所造成的。生活在自由文明的童話之國——丹麥的女性和生活在專制野蠻的黑暗之國——中國的女性之間事實上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一旦撕下那些用金錢堆砌起來的“時尚”偽裝,你就會發現中國大陸事實上就是一個黑社會主義國家,是一個叢林法則支配之下的弱肉強食的野蠻社會。正如哈姆雷特所言,女人天生就是弱者。為了保護自己和後代,女人生來就需要足夠的安全感。當她們置身於中國大陸這樣一個黑暗的野蠻社會中,女性渴望安全感的本能讓她們 “超級現實、急功近利”;男人有錢就變壞的現實讓他們“感情生活不獨立,嚴重依賴男性,怨婦心理嚴重”;獨生子女政策所造成的自幼來自家庭的溺愛讓她們“ 自視甚高,認為自己應該被無條件的愛”;而這個嚴重缺乏誠信,到處充斥著謊言和欺騙的社會又讓“她們不願意付出,卻想先得到一切(感情和物質)”。

正所謂“人之初,性本善”。雖然中國與北歐“習相遠”,可我相信雖然相隔萬里,然而人類善良的本性是相近的。中國女性的本性並不比北歐女性遜色,相反中國從古到今有過許多偉大的女性,她們中有替父從軍的木蘭,有刺字“精忠報國”的岳母,也有今天在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下依然堅持“真善忍”信仰的的法輪功學員,她們的事跡通過神韻藝術團的演繹帶給了世界各地的觀眾,感動了千千萬萬顆善良的心,也弘揚了中華傳統文化的仁愛、堅忍與博大。

我並不否認那位歐洲海歸所指出的中國女性的那些缺點在當今社會非常普遍,然而在我眼裏,這正是中國女性的可憐與可悲之處,因為她們就身處於這樣一個野蠻、險惡的黑暗環境之中,而改變環境畢竟不是女人的強項。

當我們這些中國的男人們報怨中國女人的種種不是的時候,我們自己有沒有想過:上天把改變環境的力量賜予了男人,而我們究竟為女人做了什麼?我們送她們化妝品,送她們LV,為她們買房、買車,我們竭盡所能去討她們的歡心,去討她們全家的歡心,可是這並沒有讓她們在愛情和婚姻上變得像那些北歐姑娘那麼清純。正相反,她們變得更功利了,變得更依賴了,變得更難以伺候了,直到我們再也受不了她們的這一切。我們中有多少人問過自己,“我所給她的,難道是她真正需要的嗎?”

中國從來就不缺年輕漂亮的美女,只是這些年來,值得我們好好去愛一輩子的姑娘卻越來越少了。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的社會環境被嚴重污染了。如果我們不去徹底改變中國的社會環境,恐怕用不了多久,真正值得男人去愛的女孩在中國就會絕跡了。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女人是最容易隨著環境而改變的。為中國換一片天空,你就會發現,值得你去好好愛一輩子的女孩就會如雨後的春筍一樣,越來越多起來。

為中國換一片天空,這件事並非如許多人想像中那麼難,只要從我們自身做起,採取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方式與中共決裂,並且積極勸說身邊更多的人三退,大家都這麼做,這個邪黨自然就解體了。個人既無需流血犧牲,國家也不會動蕩內戰,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對國家,這都是最好的方式了,而且化名三退亦可。

選擇三退,就是選擇正義和希望。作為男人,如果連這點起碼的勇氣和正義感都沒有,如何能夠為女人和孩子留下一片蔚藍純淨的天空?這樣的民族,又怎麼會有希望呢?烏魯木齊的市民已經敢於公開喊出“王樂泉下臺”的口號,使用破網軟件上網三退,或者將化名三退的聲明貼出來,鼓舞更多的群眾以三退的方式解體邪黨,又有什麼不敢的呢?當中國民眾踴躍地匯入解體中共的歷史洪流,當中國的各個角落貼滿人民群眾的三退聲明的時候,中共邪黨還能不垮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