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中華民族重生的必經之路
 
大紀元編輯部
 
2009-7-15
 
【人民報消息】1999年7月20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過去十年中,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經受了一場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殘酷迫害,中國大陸的民眾也經歷了一次空前的腥風血雨,而世人也見證了一場永垂青史的非暴力和平抗爭運動。

十年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不過滄海一粟,然而,這十年對“真善忍”的殘酷迫害,對法輪功修煉者、對整個中華民族造成的災難之深重卻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很多在對中共暴力的恐懼中、在事不關己的麻木中、在對中共改良的幻想中走過來的人們,在回顧這段悲劇時卻赫然發現,每個人都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受害者,無人能逃脫。

在這個關鍵的歷史時刻,所有善良的中華兒女、正義之士都需要清醒意識到,殘害8千萬同胞、為害神州數十年的西來幽靈必須被解體,這也是結束迫害、每個炎黃子孫獲得救贖、中華民族獲得重生的必經之路。

10年迫害:令人髮指的殘酷

在過去的10年中,為強迫法輪功修煉者對“真、善、忍”這一人類共通精神的信仰與追求,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團以獨裁權力,挾持整個政權、整個國家的力量,不惜採用最殘暴、最下流、最惡毒的手段進行系統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329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婦女約占 53%,50歲以上的老人約占57%。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 ”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必須強調指出的是,在中共的嚴密資訊封鎖之下,人們能夠了解到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直至今天,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每天不斷,使用酷刑至少達40種以上,包括使用狼牙棒、鋼筋條、銅鞭、荊條長時間毆打,強迫長時間蹲地牢、水牢、小號,坐死人床,不讓大小便,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冬天往頭上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數伏炎夏在太陽下暴曬,連續半月不讓睡覺,毒蟲叮咬,注射和強迫大劑量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其中包括放在大法弟子嘴裏放電,電擊臉部、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等),摧殘生殖器、強姦,等等。使用對象中婦女和老人占相當比例,殘害手段駭人聽聞,迫害情形慘不忍睹。法輪功學員“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有的在尚有氣息時就被火化,更有數量巨大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迫害者的罪惡罄竹難 書,法輪功修煉者的承受,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在江澤民在中國製造並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過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居無定所、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

在海外,中共使領館使用威逼利誘,拉攏不明真相的學生、華人,挑撥離間。

剝奪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護照,甚至使用特務、流氓對和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襲擊。

與此同時,中共操控的造謠媒體,從電視、報紙、廣播、互聯網、雜誌、布告欄、考卷、課本……,凡可以用來傳遞信息的載體,無不充斥著卑劣的政治迫害的宣傳。一個個惡毒的謊言,一起起自焚案、殺人案、投毒案、甚至爆炸案,紛紛被用來栽贓法輪功,煽動仇恨。譬如震驚中外的所謂的 “天安門自焚”案,錄像分析顯示完全是中共當局一手導演。江澤民甚至不惜以一國之尊,主動到世界各國、完全不顧外交場合與禮儀,信口開河,詆毀法輪功。各地使領館,竟然把對本國無辜民眾的遭遇迫害,當成首要任務。對一群善良無辜修煉人的妖魔化,席卷了全球。

與此相應的,是整部國家機器的黨、政、軍、公、檢、法、教育、外交、科技力量,開足了馬力的高效運轉,天文數字的財政開支,相當於一場戰爭的費用。其結果,是一個曠古的奇冤,一場中國社會難以承受的法制、政治、經濟、外交與道德災難。

中共迫害法輪功 所有中國人都是受害者

在十年中,人們看到了一個暴力政權的徹底墮落與流氓化以及社會運行的畸形化。一切正義的聲音被打壓,一切真相資訊被封殺。在這場政治運動的掩蓋下,權力者胡作非為,正義聲音被打壓,真相資訊被封殺,道德良知被扼殺,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更廣泛的中國民眾,同樣也在承受中共暴政的摧殘與欺辱。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真實的意義上,是對全中國人的迫害,也是對全人類基本價值的迫害。

中共在操縱整個國家機器進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把人性扭曲、使惡警在迫害好人中變成惡魔一樣的表現,酷刑、強姦、活摘器官......人性全無的獸性大發,罪惡滔天。

中共還通過威逼利誘以及謊言灌輸來脅迫百姓違心表態,所謂的“揭發”、“檢舉” 、“揭批”好人文革式的運動,使所有民眾都捲入其中,摧殘自己的良知、侮辱自己的人格。

目前很多人,包括那些瘋狂施暴者本人,都在不知不覺中承受迫害善良導致道德急速下滑帶來的社會危機。而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建立的“絞肉”系統在失控中迫害所有民眾,而導致的民怨載道、群眾抗暴風起雲湧也成為中共無法擺脫的夢魘。

滲透操控海外媒體,收買各國政要,使其對迫害沉默,構成了當今文明價值的最大挑戰。

而法輪功學員以巨大的承受、繼續以和平理性精神進行抗爭、講清真相,對迫害說“ 不”,不僅僅是為了捍衛他們自己,也是在守護人類的道德底線,守護人類的未來。

10年反迫害:空前絕後的抗爭

江澤民當初聲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他沒有想到,十年之後,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打倒,反而傳播到了110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書籍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法輪功在海外獲得了來自亞洲、歐洲、南美洲、北美洲、大洋洲的一千多份褒獎、數百項支持議案。法輪功學員的理性、和平、善良,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肯定與讚揚。

中共的謊言在全世界範圍越來越失去了市場,當局甚至在中國大陸都不敢再公開高調誣蔑、攻擊法輪功,不敢公開承認這一慘絕人寰的迫害事實的存在。

而這一切,都源於法輪功學員持續10年前仆後繼、堅持不懈的和平反迫害。上世紀甘地倡導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與馬丁·路德·金領導的民權運動,均因為和平精神而永載史冊。與之相比,法輪功學員過去十年的抗爭,無論從時間、從受迫害程度、和平程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1999年中南海萬人大上訪的時候,他們沒有標語,沒有口號,甚至連地上的紙屑、警察丟下的煙頭也收拾得幹乾淨凈。

在被迫害中,他們如果說不煉,便可回家,說煉,便面臨牢獄之災與殘酷的迫害。但法輪功學員面對白色恐怖,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他們的真誠、善良、堅忍,甚至感動了那黑獄裏最頑固不化、最鐵石心腸的囚犯與獄警。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受到迫害,人們沒有看到一例法輪功學員暴力對待施暴者的案例。在他們遭受如此殘忍迫害之下,他們仍然用善良的胸懷,跟不了解他們的民眾,甚至施暴者講述真相。在他們身上,人們看到了聖徒的光輝。

這種和平不是懦弱。在迫害的頭兩年,他們以親身體會向中共統治集團講真相,希望能喚醒其良知,停止迫害。當這一寬容與善意無法讓迫害停止之後,他們決定通過以遊行、集會、研討會等各種形式向世界各地的政府和世人揭露迫害元兇的罪行,並且把惡人告上法庭,因為善良同樣有尊嚴與正義。

在過去10年中,法輪功學員在海內外的反迫害,一直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主流。和所有其他團體的各類活動不同的是,他們為上億人的人權吶喊時、為成千上萬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抗議時,都是在安靜、平和中進行。這種大善大忍也受到國際主流社會的讚譽。在一些國際性的場合,法輪功團體是唯一獲得集會許可的團體。

幾年後,當迫害仍然沒有停止的時候,他們終於決定把中共整個集團的罪惡昭告天下,勸告人們遠離這個邪惡的組織,用和平的方式解體中共這個無可救要的邪惡政黨, 這是勇氣與威嚴,也是對飽受中共殘害的中國民眾的慈悲救度。

制止迫害 必須解體中共

這場迫害,不僅使大量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暴力、酷刑折磨致死、被活體摘除器官,無數家庭支離破碎,造成千千萬萬個人間慘劇;而且對於整個社會和民族來說,這場迫害造成的災難,使得本來就被中共破壞的道德和人倫、社會生態環境推到崩潰的邊緣。

在這長達10年的正邪較量中,在整個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正是法輪功學員在遭受無名的苦難中,依然用大善大忍之心向世界播散著善良,包括向那些人性無存的施暴者勸善;同時堅定地用生命衛護著佛法真理、高貴的信仰和人類僅存的良知,給人們帶來希望。

不幸的是,在無數善良、平和的上訪、上書中,中共惡黨被給足了一切機會來認識對任何人、任何社會、任何政黨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它卻無意、也無力停止它的罪惡,法輪功學員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善大忍,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的迫害。

越來越的有識之士看到,中共早已失去了改良的可能,要想結束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 ,就必須解體中共惡黨。“解體中共”成為制止迫害的唯一方式。

在人神共憤中,2004年11月19日,“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並引發三退大潮,使民間對中共邪黨的抗爭達到高峰。目前近六千萬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中共紅墻搖搖欲墜,走向最後的解體。揭露中共的罪惡不是出於仇恨,而是出於修煉人的善良。這種善良首先體現在九評與三退是和平的;其次,善良表現在不能無視邪惡對無辜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殘;最後,在法輪功修煉者看來,一個犯下群體滅絕罪的組織,一個迫害“真、善、忍”法則的邪惡集團,將不會被上天容忍。天理的威嚴與慈悲同在。這個組織註定會被銷毀,而其成員卻被賦予選擇新生的機會。法輪功修煉者希望幫助人們獲得美好未來的機會。

在這場暴力與和平、邪惡與善良、強權與民眾的對峙中,人們不難看到,善良終將贏來勝利,正如從前的歷史所證實的那樣。但人們對善惡較量的態度,卻將成為檢測他們道德底線的試金石。在善與惡的較量中,沒有中立地帶。是漠視迫害、縱容邪惡,還是譴責迫害、呵護善良,是人們不能不思考的問題。

黑夜終將消逝,正義必將迎來光明。一個生命,沒有幾個十年;一個時代,也沒有多少個十年。在法輪功受迫害十年之際,我們需要捫心自問:我們為受迫害者做了些什麼?我們是否還要縱容迫害持續下去?在迫害終結的那天,我們是否可以坦然面對歷史的拷問?

基於道義,基於人善良的本性,基於對美好未來的選擇,我們必須用實際行動制止迫害,匯入解體中共的洪勢大潮。

大紀元編輯部
2009-7-15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