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09險象環生 王樂泉遲早落馬
 
李天笑
 
2009-9-10
 
【人民報消息】09年中共險象環生。從“躲貓貓”風波、鄧玉嬌殺淫官、石首大抗暴,到韶關和新疆 75流血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中共17屆4中全會和建政60周年前夕,新疆 9月初二度起事,由針刺事件演變成幾萬漢人(一說20萬)要求中共新疆第一把手下臺的政治危機。

據報導,烏市針刺受害人數超過500,包括漢族、維吾爾族等9個民族。連續3天,數以萬計的漢人上街抗議當局治安不力並提出反腐敗、王樂泉下臺等政治訴求,武警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至少造成5人死亡、14人受傷。目前烏市黨委書記和新疆公安廳長已遭撤職。公安部長孟建柱赴疆壓陣。烏市局勢緊張,人心惶惶, “維河漢界”分明,種族大衝突或軍警鎮壓隨時可能再爆發。

新疆這起大規模政治動蕩發生在75事件後大軍駐城之下,又湊上4中全會和建政60周年之際,十分蹊蹺和神秘,又十分轟動,值得分析。

首先,此事件的非凡意義是,民眾史無前例地要中共省級第一把手下臺。這說明新疆民眾已經超越漢維衝突把矛頭指向共產黨。長期以來,中共暴力政策挑起和造成了漢維越陷越深的矛盾和仇恨。而這次民眾跳出了種族層面,抓住中共的罪責,看得“很準很透徹”:民族矛盾和治安處理不好,黨的書記要負主要責任,一把手要下臺。

民眾的認識和推理很清晰:不管紮針是維族幹的,還是便衣在挑動,社會治安沒維護好,就是當局沒做好,中共一把手就要下臺。至於說即使是維族不滿和反彈誘發了紮針事件,這也是當局對維族的鎮壓帶來的後果,責任在中共一把手。背後的潛臺詞也很清楚:誰的書記?共產黨的書記!這是共產黨的責任,共產黨應該下臺。這與楊佳殺警引發上海民眾在高院前高呼“打倒共產黨”很相似。

75之後,中共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維漢矛盾,沒有採取任何實際的措施來平息雙方的怨氣,沒有找具體的原因,也沒有檢討長期以來的民族政策,而是採取高壓和隔離的措施,以至於維漢同時都對中共當局不滿。

維族當然不滿,因為長期以來生活環境和資源受到中共政策的擠壓。維族從新疆的石油和天然氣開發及生產建設兵團的農墾中基本上得不到好處。而近期在韶關事件中,中共當局基本上是縱容漢族的。然後因為韶關事件引起了75示威,然後當局出來鎮壓。鎮壓之後維族方面不滿,造成流血事件。因此維族的不滿在增長。

漢族也不滿,因為漢族長期以來認為中共的民族政策向維族傾斜,這次針刺事件發生之後,漢族人感到受威脅,覺得當局失職,沒有去做社會治安的工作,那隻有找中共當局算帳了。漢維的不滿在中共身上找到了共同的傾泄點。

其次,93事件說明,中共對75事件的處理和事後的宣傳完全失敗了。中共把新疆動亂說成是熱比婭這隻“國外黑手”所操縱的,在北京的民族宮舉辦的“平暴展覽 ”也講是“三股勢力”做的。但現在老百姓並不認同中共的說法,民眾沒有說要“打倒”熱比婭,而是要中共新疆第一把手下臺。

再其次,中共的高壓和大軍駐陣不能保證治安和穩定。中共的軍隊、武警、公安、特警只關注鎮壓民眾,不把精力用在社會治安上,未提供足夠安全保障,所以小小紮針事件引起巨大混亂,演變為幾萬人的遊行。

此外,這次漢族示威民眾提出反腐的政治訴求,這在很大程度上與王樂泉的腐敗有關。王樂泉在新疆主政15年,得到江澤民的庇護,成了漢維共憤的“新疆皇”。王樂泉的“山東幫”一手遮天地壟斷了新疆所有的資源,王從中牟取暴利。

王樂泉是一個安碌山般的亂臣人物。為了打造新疆獨立王國,王經常挑起民族糾紛,編造打擊“三股勢力”的緊迫形勢和維族暴力事件,造成平息維族暴力事件只能靠王樂泉的假象。75事件中,王先縱容事件發展,後鎮壓維族示威,並從中挑動維漢流血互鬥。

最後,93事件既有中共與民眾的矛盾,又有中共內鬥跡象。王樂泉本受到江澤民庇護,並不把胡錦濤放在眼裏。王曾多年排擠胡派到新疆的副書記胡偉。但當王樂泉和周永康同時因75事件擴大受到中共高層批評時,王便成了可能犧牲的棋子。誰會從93事件得到好處?顯然是周永康的政法系統。93事件一方面給胡錦濤上了眼藥;另一方面可凸顯政法和武警系統的重要性;再一方面有了王樂泉當替罪羊,就給江派和周永康在17屆4中全會上爭取了主動,可謂一舉多得。

王樂泉兩位親信的去職已昭示王樂泉被刺落馬只是遲早問題。93事件也顯示了民眾正在去除對中共所抱的幻想。在這個趨勢下,被刺的又豈止王樂泉。93事件很可能預示了中共在連鎖效應下崩潰的一種雛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