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院起火 中共已無路可走(圖)
 
章天亮
 
2009-3-26
 
【人民報消息】前中共國安諜報官李鳳智先生在美國公開退黨,想必在國安內部也激起軒然大波。在這裏不妨推演一下中共將如何因應。

一直以來,中共把間諜作為自己奪取政權和維護統治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中共贏得國共內戰的過程基本就是靠間諜加上人海戰術。國民黨內部每個重要部門的重要職務幾乎都有中共特務的陰影。譬如中華民國國防部作戰次長劉斐中將、國防部作戰廳廳長郭汝槐、白崇禧的機要秘書謝和賡、衛立煌秘書趙榮聲、傅作義秘書閻又文、胡宗南的秘書熊向暉等都是中共特務。甚至專門從事反間諜活動的徐恩曾身邊,也有李克農這樣的中共最高級特務。他們或掌握軍隊調動大權、或負責下達作戰命令,於是便屢次將國軍調入中共包圍圈內或將國軍作戰計劃送給毛澤東。

中共建政後,對內則以群眾互相監督、檢舉揭發的形式搜集情報,相當於鼓勵人人都變相充當中共間諜。至改革開放後,厭倦了政治鬥爭的中國人將關注的重點轉移到經濟領域,中共“利用群眾監督群眾”的力量被大大削弱。於是對政權無絲毫安全感的中共組建了國安隊伍,並將其變成監視民眾的最重要機構。

此次李鳳智先生公開退黨,對中共來說等於後院起火。由於國安的特殊工作性質,他們可以毫不費力的看到中共封鎖的網站。李鳳智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的時候就表示,他自己“在國內時經常看大紀元網,他以前的國安部門同事很容易就能接觸到。這些文章對於他們思想的轉變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因此中共如果針對李鳳智退黨事件下發文件,則等於讓國安閱讀大紀元上李鳳智的退黨聲明以及對中共的揭露,這無疑對國安內部會起到策反作用。

反之,中共如果默不作聲,不採取任何行動,中共又害怕國安系統中隨時再出來一個或更多的李鳳智;更害怕到了民變發生時,國安部會像前蘇聯克格勃一樣站到民眾一邊。

在歷史上,遍設爪牙耳目、以特務治國從來都是掌權者缺乏信心的標誌。特務最猖獗的朝代在歷史上當屬明朝。朱元璋設置錦衣衛、成祖時設東廠、明武宗時設西廠,實質上都是監視官員的特務機構。後來因對特務不信任,加之東廠與西廠內鬥激烈,便設“內行廠”監視“東廠”、“西廠”和錦衣衛。但無論如何明朝的特務還是以監視官員為主。最後明武宗發現,常在自己身畔、管理“內行廠”的司禮監掌印太監劉瑾才是真正要謀反的人,隨身攜帶的扇子裏就藏了兩把殺人利器。結果把劉瑾剮了3000多刀處死了事。

中共大概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它以國安監視百姓,卻驀然發現國安也不足為信。隨著李鳳智退黨事件在國安內部越傳越廣並逐漸發酵,中共舉目四望,四周已無可相信之人。

中共一種可能的因應方式大概是隱瞞李鳳智退黨事件,但同時在國安內部“加強思想政治教育”並暗中開始清理國安中它認為不可靠的人。

但無論中共怎麼做,都會起到加速自身倒臺的效果。如李鳳智先生所言,智力平平之人是進不了國安的,而中共那一套連小孩子都知道是假話的“思想政治教育”只會造成國安的更加反感。如果清洗國安人員則更容易激起反抗乃至公開決裂。想必中共自己也看到它實際上無路可走,而國安則更應該從海內外的網站和中共政策的蛛絲馬跡中看到民怨四起、三退風起雲湧、中共末日已近。

且不說那些國安內部的正義之士,就說那些並非在意識形態上認同中共而只是為了利益混日子的國安,都是隨時可以反戈一擊的。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