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接受記者採訪:中共氣數已盡(圖)
 
2009-8-26
 
【人民報消息】近來中澳之間因力拓案、熱比婭訪問等引發了緊張的局面,但隨後事態的發展卻出乎意料,18日中澳兩國簽署了破記錄的500億澳元的天然氣合同,由此在澳洲朝野引來一系列爭論。澳洲政府應如何擺放人權與貿易之間的關係,力拓案將如何收場,中澳關係的前景如何,帶著這些疑問,8月24日大紀元記者張茹採訪了正在墨爾本休假的中國民主運動先驅魏京生先生。

魏京生出生於中共高幹家庭,原本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一名太子黨,享受高官厚祿,可是他卻選擇了中共邪惡抗爭。他曾因呼籲中國政治民主化而先後兩次被關進監獄長達14年半,雖歷經磨難卻依然壯志不改,20年來一直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奔波於各國政要之間。

一身便裝的魏京生先生本來打算到墨爾本休假,順便看看朋友,但一踏上澳洲的土地便難得清閑。因為趕上最近中澳之間發生的一系列大事,他的好友、工黨聯邦議員 Michael Banby先生一聽說他到來,便給他安排了緊湊的媒體會面,因為澳洲主流社會很想了解這位中國問題專家對當前時事的分析。

“力拓案是澳洲政府軟弱使然”

一聽到記者提問力拓案,魏京生先生笑著說,“不管政府議員還是媒體記者,每個人都在問力拓案,這真是澳大利亞人很關心的話題。”他分析了力拓案產生的原因,是由於澳洲政府對中共一貫軟弱的態度造成的。

“過去何華德政府的時候,什麼事情都聽中共的,甚至中共大使館為了防止示威遊行在堪培拉違法的修欄杆,他也批准。那其實都是違法的,人行道是國有土地,憑什麼把人行道攔在裏頭,但過去何華德政府也幫著他們做,那就等於把澳大利亞政府的國格一點點降低了,慢慢就變成中共的附庸了,人家說什麼你聽什麼。”

“最後終於出問題了,力拓這個事情,想抓你就抓你,根本不把澳大利亞當回事,而且抓了你之後連證據也不提供,這就是很明顯看不起你。”

“力拓案是中澳關係的轉折點”

力拓案之所以會成為社會的焦點,因為它不僅僅涉及到國家的尊嚴,還牽扯了很多現實的問題,比如澳大利亞公民在中國做生意有什麼權利?有沒有人身保障?出現問題時澳洲政府會如何保護等等。

“力拓案之後澳大利亞社會就開始醒過來了,不能像過去那樣什麼事情都由著共產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個倒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機。包括熱比婭來澳洲參加活動的簽證,其實陸克文政府也猶豫了很久,給不給她簽證?最終還是作出了一個比較正確的決定。我覺得澳大利亞社會也在逐漸的覺醒,逐漸找回自己國家的尊嚴。當然政府也得跟著社會走,民主社會的政府必須跟著社會走。所以最近又有一個大事,中共一看澳大利亞態度比較強硬了之後,趕快拿出500億的訂單來收買它,這個500億不是憑空落下來的,它跟近來發生的事絕對是有關聯的。”

“要貿易不要人權的時代已經過去”

雖然中共的訂單使澳洲政府再次面臨貿易與人權的選擇,但魏京生先生認為,澳洲政府這次不會在人權問題上軟化下來。

“整個社會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你就是給我500億的訂單,你也不能侵犯我的權利,澳大利亞以前的幾個總理都是犯這種錯誤,只要錢掙到了,說什麼都可以,但現在看來不行。你作為一個國家在這個地球上,沒有自己的尊嚴,成為別人的附庸了,這是澳大利亞的老百姓所不能接受的,所以中國和澳大利亞的關係已經進入了一個轉折點。力拓、熱比婭這些事件之後,我想澳大利亞應該和中國有一個新的關係:彼此應該尊重,不能拿澳大利亞不當回事,生意歸生意,人權歸人權。澳大利亞社會現在已經把人權當作一個很重要的話題,不能說為了生意就不要人權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力拓案 中共要給自己找臺階”

轟轟烈烈的力拓案最後將如何收場,魏京生先生對此充滿信心,他說,“這事不用擔心,共產黨自己會找臺階下的。”

“胡世泰的案子已經降調子了,過去是‘間諜罪’,後來又說‘竊取國家機密’,最近又降到‘竊取商業機密’,前幾天好像又降為‘不當獲得商業機密’。就是說,它要給自己下臺階了。這件事完全跟他們計算的相反,原來他們想的是‘我抓了你就抓了你了,你們澳大利亞從來都是那麼老實,乖乖的,頂多我生意上再給你讓點步,你們是只要生意不要人權的。’以前澳大利亞政府的政策給中共造成一個誤解,好像澳大利亞政府為了做生意可以不要人權,可以不要尊嚴,什麼都可以不要,但實際上澳大利亞社會不能接受。這也是共產黨算錯了棋了,所以它得找臺階下。”

作為最活躍的中國民主運動領袖之一,魏京生先生謙虛地說,“ 這些年自己所做的事就是動員國際社會的力量關注中國,共產黨有什麼陰謀了,要做什麼了,咱們把它的局給破了。這是共產黨最怕的。”雖然一生的時光都在為民主而奮鬥,魏京生早已意識到,在中共的體制內是不可能實現民主的,只有解體中共之後,中國人民才有可能享受到民主和自由,而他也認為這個日子不遠了,因為 “一個政權只能靠暴力來維持的時候,它就氣數已盡,而中共恰恰就是這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