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已經進入歷史的倒計時(圖)
 
2009-7-1
 
【人民報消息】七月一日是中共建黨日,而七月又正是海內外中國人的退黨月,五千六百萬“退黨、退團、退隊”的三退大潮已令中共驚恐不安。據希望之聲記者李潔採訪報導,目前,此起彼伏的社會矛盾和下滑的經濟讓中共焦頭爛額,複雜的國際形勢也令中共感到進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普林斯頓大學程曉農博士分析,中共政權已經進入歷史的倒計時。

中共已經走到了執政的最後階段

由於中共已經徹底失去民眾的信任,沒有出路的民眾從上訪轉為集體抗暴,群體性事件激增,程曉農博士認為恐慌的中共已經走到執政的最後階段。

他指出:早在四五年前,共產黨就發現所謂的群體性事件,就是民眾對當地官員和當局的不滿,已經達到了一年數萬起。隨著互聯網的進一步普及,這種群體事件已經不能用控制互聯網的方式來全面封鎖,所以它就會因為一個地方的群體事件引起全國性的影響。民眾可以在互聯網上表達自己的心聲。到了這種時候中共已經進入了一種相當惶恐的階段。因為它實際上已經走到了執政的最後階段,它既沒有可以誘惑老百姓的東西也沒有可以蒙騙老百姓的東西。

中共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困局

下滑的經濟對中共來說更是如同雪上加霜,程曉農博士認為,中共已難以繼續用經濟的增長來掩蓋其執政非法性。

他指出:如果說中國現在的經濟比較穩定,那麼共產黨的這種做法可能還能暫時控制住局面,但現在恰恰是中國的經濟也走到了盡頭。就是說它原來依賴外資,依賴政府投資來拉動的經濟,正好在世界經濟危機前就破綻百出,從今年經濟來看,中國經濟開始滑坡。社會矛盾激化的情況下經濟再陷入困境,對中共來講確實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困局。

國際形勢的變化讓中共面臨壓力和挑戰

就在這樣困境的時候,國際形勢的變化也讓中共面臨壓力和挑戰。中共利用北朝鮮的共產黨政權企圖以核武器威脅世界,但同時又成為北朝鮮共產流氓政權的綁架目標。

程曉農博士說:北朝鮮的經濟困境比中國更加嚴重,而且隨著它的第二代領袖金正日身體的衰弱,權利交接過程中,北朝鮮現在正在選擇一個冒險政策,那就是開始玩弄核武器。中共正是利用了這一點讓北朝鮮擁有核武器從而對世界進行核訛詐,但同時卻遭到北朝鮮共產流氓政權的綁架。北朝鮮的核武器基地就偏偏建在中朝邊境,一旦國際社會對北朝鮮的核設施進行打擊的話,那就會波及中國。這一點讓中共相當被動。

另外日前伊朗大選舞弊,執政黨對反對黨進行了鎮壓後,有國際社會媒體將此鎮壓比喻成北京鎮壓 1989年的六四學生運動。

程曉農博士說:這件事向中國發出了一個強烈信息,那就是即使是原教旨主義政權,它也還有某種程度上的民主選舉,它也還允許反對派的存在。同時在反對派敗選之後,反對派還能夠組織各種各樣的反對活動。雖然政府動用民兵鎮壓了反對派的遊行,打死了一些人,但是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很強烈的反彈。不少國際媒體把伊朗鎮壓民眾的做法和北京1989年鎮壓學生運動相提並論。

眾叛親離 中共早晚會瓦解、下臺

程博士認為,中共政權岌岌可危,這樣一個政權早晚一天會因為一系列的原因和可能的因素瓦解、下臺。

他指出:可以講,從1949年到現在60年,中共現在進入了一個它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把握的未來。從中共1921年建黨到現在,將近80年,它現在第一次發現它成了一個寡頭集團,一個被全國民眾經常在心目中和口頭上調侃、批評甚至蔑視的政權。這樣一個政權早晚一天會因為一系列的原因和可能的因素瓦解、下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