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可一味等待
 
——──在紀念六四20周年燭光晚會上的講話
 
胡平
 
2009-6-4
 
【人民報消息】今天我們在這裏集會,紀念六四20周年。共產黨鎮壓人民,六四不是頭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甚至也不是最嚴重的一次。

只因為六四發生在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民主運動期間,只因為六四發生在首都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只因為全世界都看到了六四。和其他同類的紀念日相比,知道六四這個日子的人最多,見證六四的人最多,記住六四的人最多。因此,六四就成為一個象徵,成為一個符號。我們紀念六四,不只是紀念六四的死難者,也是紀念幾十年來所有死於中共暴政下的同胞。

20年前,中國發生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和平的民主運動。這場運動遭到中共當局的血腥鎮壓。我們要強調的是,六四的問題決不只是武力清場的問題,也決不只是執行戒嚴令的問題。因為,中共當局使用了重型致命殺傷性武器,坦克機槍,包括使用了國際禁用的開花彈。顯然,六四不是清場,而是屠殺。再有,當局不但對廣場上的學生市民大開殺戒,而且還對不在現場的民眾大肆逮捕通緝關押。這就決不僅僅是清場,而是明目張膽的鎮壓。談到執行戒嚴令,且不說戒嚴令本身的非法性,問題還在於,戒嚴令只是針對北京局部地區,但是隨之而來的大鎮壓卻不但針對北京地區,而且針對全國各地,無論城市還是鄉村,無論沿海還是內地,無一處幸免。一言以蔽之,六四是中共當局使用現代化的武器和各種非法的野蠻手段,對以和平方式表達自己觀點和主張的民眾的大屠殺、大搜捕、大鎮壓。六四否定的是國人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等最基本的人權。因此,中共當局的所作所為就無論如何都不能被看做是維護必要的社會秩序,其動機、其效果都只是維護那個赤裸裸的野蠻專制。

正如趙紫陽所說,六四鎮壓“開了黨中央武力鎮壓公民的先例。二十年來,歷屆領導上臺,都照例必須像宣誓一般,作出肯定鎮壓的讚美。上行下效,省、市、縣、鄉、村,創造了多少起官員鎮壓公民的小天安門事件?有人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天天有”。這就是說,六四並沒有成為過去,六四還在繼續。

有人說,六四保證了中國社會的穩定,這才有了中國經濟的持續高速發展,這才有了中國的崛起。沒有比這種辯護更邪惡更無恥的了。難道說中國的經濟發展必須建立在人民的血泊之上?一個靠屠殺本國人民而崛起的國家會是怎樣性質的國家?那些為這種血腥的崛起而驕傲的人怎麼能對自己受難的同胞如此的冷酷無情?

有人說,六四屠殺雖然使中共政權喪失了合法性,但是中共後來又用經濟發展的成就為自己贏得了新的合法性。這種說法不值一駁。因為那些認同自由民主理念的人決不會承認這種合法性,那些經濟利益受到相對剝奪甚至絕對剝奪的人也決不會承認這種合法性。問題還在於,中國模式的經濟發展本身就不具有合法性。六四使中國的經濟改革走上歧途。由於缺少起碼的公共監督與民主參與,中國的經濟改革不可避免地變成了權貴私有化。在改革的名義下,大大小小的官員搖身一變就成了資本家;原來掛在全體人民名下的資產,一下子就變成了官員們的私產。眾所周知,不是別人,恰恰就是中共自己,早先曾以革命的名義,用血腥的暴力消滅了整整幾代經濟精英,把所有平民的私產統統變成了所謂全民的公產。如今,他們又以改革的名義,把全民的公產變成官員自己的私產。先是以革命的名義搶劫,後是以改革的名義分贓。兩件相反的壞事居然讓一個黨在五十多年的時間裏全做了。

最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的的這種經濟改革,在道義上是最無恥的、最惡劣的。但是在效益上,在短期之內,卻可能是最容易見效的丶最容易成功的。因為它避免了民主下的私有化或曰大眾私有化導致的資產的過渡零碎化;再加上政治高壓造成的“低人權優勢”,於是就形成了其他轉型國家和民主國家難以匹敵的競爭力,實現了持續多年的經濟增長。很明顯,所謂“中國模式”、“中國奇蹟”,實際上是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和最大的傷天害理、不公不義之上。共產黨本來是靠打倒地主資本家起家的,現在它自己卻變成了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資本家。今日中國,0.4%的人占有全國財富的70%。在家產超過一億元的富豪中,中共高級官員的子女占 91%。試問,造成這種結果的經濟改革有什麼合法性可言?廣大人民是決不會承認,決不會接受的。

可以想見,一旦中國民眾有了發言權,他們一定會強烈地要求重新洗牌,要求對化公為私的權貴們進行經濟清算。中共當局深知他們早已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所以他們對自由民主比過去更恐懼更敵視。不要以為時間會淡化一切。事實證明,隨著時間的流逝,六四的罪孽非但沒有減輕,反而進一步蔓延增長。假如我們聽任中共繼續這樣下去,直到把國人的人權與民主的理念和正義感消磨殆盡,我們將會面對一個對自由與正義更加蔑視,更自信因而更驕橫,並且更加強大的專制政權。那必將是整個人類的巨大災難。中國是一個大國,中國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國的問題不只是中國的問題,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

今後的一二十年,對於中國是極為關鍵的,對於人類也極為關鍵.如果在未來的一二十年,中國還未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康莊大道,那麼,不但是中國自己,還有整個世界,必將遭遇巨大的災難。這就要求我們決不可一味等待,而必須奮起抗爭。埋葬中共暴政,埋葬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專制強權,任重道遠,我們的抗爭無比艱難,也無比神聖,無比光榮.對自由的渴望深深地植根於人心之中,它永遠不會熄滅。自由民主好比不死的鳳凰,它可以失敗一百次一千次,但每一次它都會浴火重生。相反,共產專制不能輸一次,它一旦倒下,就再也爬不起來。只要我們不屈不撓,堅持抗爭,最終的勝利必定屬於我們。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