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忘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
 
張羽良
 
2009-3-4
 
【人民報消息】如果你生在古代是秦國的子民,當秦將白起率秦兵大敗趙軍於長平,坑殺降卒40萬,你或許會覺得那只是眾多勝利中的一場勝利,你可能不會去想那被坑殺 40萬趙軍的父母妻兒,是怎樣的心情?因為那時的你,一定受到暴秦視殺人首級多寡為軍功高低的影響,也一心相信歷史將會站在秦國這一邊。

當年的德國納粹與日本軍國主義者,不也相信歷史將站在他們這一邊,所以才發動殘忍的侵略戰爭,差只在於他們的野心不只是六國而是全世界。對人而言,看問題的角度稍有不同,是非公理或許就容易失去了真貌。但天理從不以人的立場為依歸,強權暴政縱能橫行一時,也註定會被歷史淘汰,秦滅六國卻傳不了三世,暴虐之政還遺留千古臭名,因為歷史從不曾站在殘暴這一邊。

如果你生在古代是南宋的子民,當金兵擄掠徽、欽二帝北去滅亡了北宋,除非你是嶽家軍,猶存“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的忠心氣節,否則你多半會冀望那一水寬廣的長江,能阻擋金兵的南侵,能偏安江南免於戰禍之苦。

觀當下之臺灣與中國不也一水之隔?惟中國非金且兩岸血脈相承同文同種,但臺灣之畏中與南宋之畏金竟是何其的相似!南宋畏金畏在於異族統治,臺灣畏中所畏的卻是中共之殘暴而非畏真正的中國與中國人,但奉馬克思異族思想為圭臬的中共,其裏子又與異族何異?不然,臺灣人絕大部份都是數百年間陸續從中國移居而來,若論飲水思源之道,天底下哪有母親呼喚兒女,而兒女卻愈跑愈遠的?除非呼喚之人不是真正的慈顏。

生在今日的中國,當近十餘年所謂的“開放改革 ”吸引了全世界的外資蜂擁而入,可能會覺得中國的經濟已經形勢大好,擠身世界強國已經躍然在望。殊不知,全世界的人現在談到中國製造就與粗糙或有毒聯想在一起,為了賺錢不顧環境保護與他人安危,成了中國經濟發展的負面標簽,而中共黨文化正是讓中國人變化如斯的罪魁禍首;其實,除了中共一黨因貪污腐化而真正富起來之外,大多數中國人仍生活在貧窮邊緣,也是世所共知。

不幸大多數炎黃子孫正生於這樣的中國!一個真正被殘暴的“異族”統治,卻仍極力蒙騙中國人視統治者為“母親”的中國;一個極力將懂得推己及人、講忠恕之道的中華文化切斷,而強將假、惡、鬥的邪惡黨文化灌輸給中國人的中國。若非中國的圖騰和對中國的嚮往還存於大多數的中國人心中,那活在這般割斷自己文化與歷史、這般殘虐中國人的“異族”統治下,中國又與亡國何異?

所幸!歷史從不曾站在殘暴這一邊,因此歷史也絕不會站在中共這一邊,五千萬退黨勇士正是一個預兆。當愈多中國人的良知與善念被喚醒,當愈多的中國人認識到中共這個“假中國、真異族”的真正本質,那就是歷史與天理淘汰與懲治中共暴政時刻的到來。

切莫忘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生在中國的你一定要懂得及時退出中共各級組織,莫為它的罪惡背負黑鍋;不在中國成長的你,也一定要懂得聆聽自己內在良善本質中,那為正義與公理髮出的呼喚聲。在歷史上諸多預言所寫的“末日審判”那一天到來前,掌握這所剩不多的機會,站在天意這一邊、站在歷史這一邊。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