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龍無首!難怪胡錦濤發出警告(多圖)
 
瞿咫
 
2009-3-6
 
【人民報消息】2009年3月5日,農曆二月初九,是24個節氣中的「驚螫」。

歷史上關於這一天很有講頭兒。黃曆上寫著:「諸事不宜」,農曆上寫著:「春雷鳴動,螫蟲皆震起而出」。

於是,中共人大就在這一天開幕了!

一位網友在作於2009年3月5日23點43分16秒的小詩《驚螫》中寫道:「今天是農曆二月初九,驚螫。當昨天還是陽光明媚,今天卻下起了雷雨。我的老祖宗!難道非得要順著節歷,驚嚇一下蛇蟲鼠蟻?」

果然,驚螫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成員全體出動了,但卻是前五後四齊頭並進,「群龍無首」。


林彪和毛拉開了距離!
「群龍無首」這個成語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就是沒領頭的,各行其事,誰說話都拍不了板,烏喳喳亂糟糟一堆。十七屆,其實十六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已經是這個狀態。

想當年文革初期,毛澤東活著,林彪當「永遠健康」的時候,一次上天安門城樓,毛走在前面,步履緩慢,林彪緊跟其後,步子又快又急,眼看要超過毛的那一霎那,周恩來突然從後面猛然拉住林彪的後衣襟,由於一個往前衝,一個向後拉,林彪的衣服被拉成一個筆直斜角,他一個趔趄差點栽倒,林彪沒有回頭看就知道是誰這麼幹的,於是放慢了腳步,和毛拉開了距離,從此以後林彪再沒有犯過這種「錯誤」,而周恩來故意與林彪拉開的距離更大,有好幾米,沒有人敢超過周,一大堆人都跟在他後面。

2002年十六大時,江澤民被迫交出黨政兩大權,賴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他對政治局常委會所有成員說:「你們中間沒有『核心』,一般的事情大家商量著辦,重要的大事由我來拍板」。這註定了中共決策層的四分五裂。

中共從江澤民開始,首次出現普通黨員走在總書記前頭的醜聞,直到現在江還走在中共人大委員長的前面,這不僅是個讓世界各國政府看到的笑話,更讓人感到中共不過是個流氓幫派而已,和世界的正常秩序完全脫軌。


混身妖氣的江是中共的三呆婊!
從中共的歷史來看,毛澤東、鄧小平時代都是一言九鼎,為了保住自己的「尊嚴」,毛在中南海懷仁堂聽侯寶林的相聲時,忍住笑直到臉憋的通紅,最後還是笑出了聲。鄧小平在軍隊裏有很深的人脈,打著橋牌就把事辦了。到了江澤民當政時期,「不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江妻王冶坪語)」,以「國家主席」身份出訪時,走到哪裏都去獻唱,到了冰島更是吃著半截飯,突然站起來大唱特唱,讓在場貴賓目瞪口呆。還有,江摟著葉利欽的脖子賤笑,對著西班牙國王梳頭,大肆出賣國土……等等等等,中共的三呆婊一動就是醜聞,但這個專門製造醜聞、禍害國家的壞種兒卻在指導著中共的走向,這已經決定了中共的命運。

過去,江想怎麼折騰,他自己可以作主;現在胡想怎麼「不折騰」,他自己做不了主。胡錦濤雖然表面上手握黨政軍大權,但連四川地震十萬火急的情況下,軍委主席還要幾次三番的打電話告訴總參謀長陳炳德地震傷亡近況和下達相關命令。而陳炳德一邊搪塞、一邊拖延。陳炳德撰文透露他直接受命於江澤民,並隨時向江澤民匯報。值得關注的是,陳炳德透露了一個特大機密,地震三天過後,他就不再需要向江澤民請示什麼了。因為大地震的黃金救生時間七十二個小時已過!

2009年3月5日人大開幕,如果胡錦濤走在最前面,其餘八人分成兩排,四個十六屆政治局連任常委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和李長春在一排,四個十七屆政治局新常委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站在後一排不就解決了嗎?


政治局常委的排列暴露“群龍無首”、一盤散沙!
但是,不行,此次由於反對江露頭的呼聲太大,所以江澤民不得不服從「組織決定」,留在家裏。但妒忌心讓江見不得胡錦濤成為「核心」,再加上胡錦濤本人也沒有擔任中共末朝末代「核心」的能力,指揮失靈說話沒人聽,所以就出現了前五後四的格局。

這可不僅僅是排列不好看、不合理,而是公開透露出一個信息:中共決策層散沙一片,決議形成了還是一紙空文。只是給新華網當化妝品用。

例如,新華網上好多天來都大登特登「總理,請聽我說……」,四川地震溫家寶以總理身份摔了電話也調不來軍隊,他自己都不知道去跟誰說才能解決問題,溫家寶聽你說了什麼,又能怎樣呢?

2009年3月3日,農曆二月初七,中共全國政協開會,那天是「宜祭祀」。3月5日,農曆二月初九,沒有頭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諸事不宜」的「驚螫」雷雨這一天,頭重腳輕的出來了。

黑社會不可能沒有「老大」,正因為它有老大,這個攤子才能不散。但「流氓幫派加邪黨」的中共卻沒有頭領,十六大還遮掩的說「團結在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到了人大2009年的開幕式出場,顯示中共只剩「黨中央」了,不需要「團結」在總書記胡錦濤的「周圍」。也難怪2008年12月胡錦濤發出警告說「不折騰」、要「和諧」。△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