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亞諾-貝雷塔──歐洲的恥辱(圖)
 
2008-7-23
 
【人民報消息】現居法國巴黎的資深媒體人、前新華社駐巴黎特派記者、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吳葆璋先生,7月22日在法國議會舉行的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會上發言,以下是其發言的內容。

女士們,先生們,

任何稍有見識的人都知道,自從柏林牆倒塌以來,共產中國的神話早已灰飛煙滅。然而,在法國,在歐洲,總有人對長征,對紅星,對毛在天安門宣告“新中國”成立等等幻覺重重。朱利亞諾-貝雷塔(編輯註:歐衛公司總裁Giuliano Berretta)之流大概就屬於這類人。當然也是一夥為金錢驅動的人。誠然,在老將軍,紅衛兵之後,巴黎剛剛迎來一位內廷的後生。然而,這最後一名北京代表在政治熱狂方面,絕不遜色於他的前任。不知您是否看到,在4月27日20點電視二臺的節目中,他竟然毫不猶豫地把達賴喇嘛說成是“邪教頭目”。

無論如何吧,現今的傾向是要人相信,北京政權已經改行資本主義。這純粹是胡言亂語,是刻意的奉承。誰都知道,資本主義首先是要建立在自由之上的。況且,根據官方的宣示,北京政權從未放棄它的意識形態的根。如果一定要給它找出一點參照的話,我想強調指出它一直在追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個隨處宣揚的口號不是正好使我們記起“國家社會主義”,那種德國人在那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所採用的體制嗎?根據外泄的中共政治局會議材料,它的領導人的確已經選用了二戰前德國的發展模式。

很多事情似乎並不為某些自命不凡的法國人,歐洲人所知。比如,他們是否知道,獨立的中國歷史學者已經訂正了新中國歷史,在歷史真相的的鏡子中首次再現了中共的真面目:一個由共產國際豢養的團夥,一個由斯大林供應武器建立的國家,以及一場自1911年以來又一次專制復辟?他們是否知道,第一部批判中共的巨著已於2004年以九篇評論的形式出版,從而引發了退黨的大潮?他們是否知道,1989年事件之後,中共繼續用暴力治國,最新的一批人數眾多的受害者乃是已被卷進共產中國政治漩渦的修煉團體──法輪功?

唐漢龍先生還會向您詳細介紹法輪功。我想指出的是,從對這個修煉團體殘酷迫害中,產生出了一個新的抗暴力量。儘管三千多名修煉者已經死於酷刑,法輪功如今已成為一個國際性的運動,在香港、臺灣和世界多個國家合法存在。這個非典型的抗暴力量在九年來的迫害中經受住了考驗,而《新唐人》電視正是法輪功為傳播真相而獨立創辦的自由媒體之一。以上所說也正是朱利亞諾-貝雷塔之流倒行逆施的政治環境。

我還想補充的是,在法輪功之外,還有忠於羅馬的天主教徒。也還有在貧困和非正義中掙扎的無數的農民和城鎮居民。這些人在貪官污吏主導的肆無忌憚的工業化和城市化工程中,失去了他們的土地和住房。綜上所述,信仰人群,高增長的受害者,維權的律師和記者,新老民主鬥士以及過去不同時期,不同行業,不同地區的其他的專政的受害者們,他們都正湧向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改換政權。他們確信,非此他們將永遠一無所獲。今年元旦,一個民主中國過渡政府已經在紐約應運而生。它在行動中。

不久即將到來的8月8日晚8時北京將會發生什麼?據悉,北京奧運將以一場秦朝軍士舞蹈開場。那不是用黏土製作的秦俑,而是有血有肉的人。這種張揚暴力的方式折射出中國社會廣泛和深刻的矛盾。七月一日,一名北京青年闖入上海一個派出所,一口氣用白刃刺死了六名警察。這位青年的絕望之舉據說是為了報復他所蒙受的冤屈。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網路上表達的的民意,90%都贊成青年的行為。楊佳從此被認為是“中國的佐羅”。

以上這些信息使我並不情願地忠告朱利亞諾-貝雷塔和他的同夥:你們背信棄義已經成為歐洲的恥辱。奉勸你們松一松擁抱紅朝官宦的臂膀,否則你們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如同十九世紀那夥鴉片販子。

謝謝各位。

2008年7月22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