諂媚遭冷遇 歐衛面臨抉擇
 
李天笑
 
2008-7-17
 
【人民報消息】歐衛公司關閉《新唐人》大陸播出已整整一個月了。《新唐人》是全球唯一通過視頻向中國大陸播放真相的中文電視臺。現在事情的內幕已十分明瞭,這是一出“中共要打、歐衛巴結”的醜劇。7月10日,巴黎記者無國界組織公布的電話錄音顯示,歐衛公司總裁Giuliano Berretta為取悅中共刻意在奧運前停播《新唐人》。7月16日,追查國際與中共駐意大利大使孫玉璽的電話錄音證實了中共的施壓作用。主仆角色全都對上了,美國人叫“Bingo”。

原來只知道中共駐紐約領事彭克玉對法拉盛事件直供不諱奪下了最牛大使桂冠。沒料想孫大使窮起直追,後來居上,和盤托出的淋漓暢快和表功請賞的急切心理與彭總領在伯仲之間。孫大使急不可耐地坦承,曾向歐衛的總裁副總裁施壓,要他們“打掉”《新唐人》。彭總領第二的出現反映出中共官場邀功爭寵的普遍弱點。

更沒料想到的是,作為歐州衛星營運老大的歐衛的膝蓋竟這麼軟。中共的驢臉越長,歐衛的諂笑越媚。但歐衛這次是諂媚遭冷遇,栽在中共手裏。歐衛卡播《新唐人》後,中共沒給歐衛任何好處,其總裁至今連廣電總局人的面也沒見到。“沒有任何反饋,不接見,不接待,一次沒有。”這就是中共對諂媚者的賞賜。歐衛玩雕蟲小技哪裏是中共老流氓的對手。

其實,中共早把中國市場的大餅給了世界衛星營運老大、美國的IntelSat。醜劇穿幫後,中共為撇清關係,裝聾賣傻的戲得繼續演下去,歐衛的啞巴虧也只能繼續吃下去。

歐衛這次的遭遇同法國總統薩科奇決定出席京奧開幕式後的遭遇很相似:兩頭不著好,裏外不是人。中共因為薩科奇開出達賴喇嘛會談的價碼驢臉拉得更長,而歐州議會和法國民意對其則一片噓聲。中共因為歐衛曾接納《新唐人》而對之懷恨在心、故意冷落,而中國觀眾和世界輿論則對歐衛卡播《新唐人》譴責四起。向中共磕頭,或喪失原則自作聰明地與中共“周旋”,結果既討不了中共的好,也得罪了中國觀眾。

當然,歐衛本來也不是省油的燈。據《華爾街日報》分析,歐衛2004年4月之所以與《新唐人》簽約一年,並不是出於高尚的動機,而是垂涎中國市場,用《新唐人》當敲門磚。從一開始,歐衛就把《新唐人》作為可犧牲掉的抵押物,欲以《新唐人》作誘餌,從中共那裏釣大魚。果然,歐衛不久就於2004年12月,通過自己的子公司 Skylogic與中國衛星通訊公司簽了一項大手筆的合作協議。隨後歐衛提出不與《新唐人》續約。這引發了一場世界範圍的有關新聞自由的爭端。最後歐衛屈服國際壓力與《新唐人》續約6年。

犧牲《新唐人》無疑是一種短視的行為。從一個公司的商業道德來說,歐衛違反了客戶至上的基本原則。歐衛一開始隨便中斷對《新唐人》服務,而沒有告訴《新唐人》。歐衛隨後恢復了其它公司的信號,唯獨不恢復《新唐人》。歐衛在有1/3的後備電源調節能力情況下,卻沒有給新唐人。歐衛實際上是想把《新唐人》擠出這顆衛星。這就說明它受到更大的利益的誘惑。這個誘惑力實際上就是歐衛期待從中共那裏得到更大的合同。

但是,從短期來看,歐衛沒有從中共那裏得到任何好處。從中長期來看,歐衛實際上把未來中國的觀眾推到一邊去了。中國現在正經歷著轉型前的劇變。共產黨正面臨著黨內退黨、黨外抗暴的社會總危機。中共內部,如李瑞環,提出要把共產黨改為“社會黨”或“人民黨”。這說明共產黨下臺或崩潰已指日可待。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外來公司就面臨著一個與民眾選出來的新中國政權打交道的問題。歐衛得罪了中國民眾,對將來長遠的商業利益是一種致命的打擊。

更有趣的是,可能歐衛並沒有意識到,正是在2005年與《新唐人》續約之後,它才轉虧為盈。在2005年至2006年財政年度,歐衛盈利4千萬歐元。之前,歐衛虧損4千萬5 百萬歐元。與《新唐人》續約幾年以來,歐衛的收入、利潤持續上升。2007年6月至 12月,歐衛利潤增加了18.5%。

從歐衛的盈利情況來看,當它頂著中共接納《新唐人》時,它的商業利潤反而增長。而像默多克的新聞集團、雅虎、谷歌等在商業利益和中共壓力間游離,向中共屈膝妥協,結果是其在中國的前景日益黯淡。

正、反兩方面的事實說明,歐衛可以昂著頭賺錢,而且《新唐人》很可能正是歐衛的財星和希望。歐衛應該對決定其命運的《新唐人》問題三思而後行。歐衛的例子也給所有西方大公司一個明確的警示。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