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亚诺-贝雷塔──欧洲的耻辱(图)
 
2008-7-23
 
【人民报消息】现居法国巴黎的资深媒体人、前新华社驻巴黎特派记者、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7月22日在法国议会举行的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会上发言,以下是其发言的内容。

女士们,先生们,

任何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自从柏林墙倒塌以来,共产中国的神话早已灰飞烟灭。然而,在法国,在欧洲,总有人对长征,对红星,对毛在天安门宣告“新中国”成立等等幻觉重重。朱利亚诺-贝雷塔(编辑注:欧卫公司总裁Giuliano Berretta)之流大概就属于这类人。当然也是一伙为金钱驱动的人。诚然,在老将军,红卫兵之后,巴黎刚刚迎来一位内廷的后生。然而,这最后一名北京代表在政治热狂方面,绝不逊色于他的前任。不知您是否看到,在4月27日20点电视二台的节目中,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把达赖喇嘛说成是“邪教头目”。

无论如何吧,现今的倾向是要人相信,北京政权已经改行资本主义。这纯粹是胡言乱语,是刻意的奉承。谁都知道,资本主义首先是要建立在自由之上的。况且,根据官方的宣示,北京政权从未放弃它的意识形态的根。如果一定要给它找出一点参照的话,我想强调指出它一直在追求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随处宣扬的口号不是正好使我们记起“国家社会主义”,那种德国人在那个一去不复返的时代所采用的体制吗?根据外泄的中共政治局会议材料,它的领导人的确已经选用了二战前德国的发展模式。

很多事情似乎并不为某些自命不凡的法国人,欧洲人所知。比如,他们是否知道,独立的中国历史学者已经订正了新中国历史,在历史真相的的镜子中首次再现了中共的真面目:一个由共产国际豢养的团伙,一个由斯大林供应武器建立的国家,以及一场自1911年以来又一次专制复辟?他们是否知道,第一部批判中共的巨著已于2004年以九篇评论的形式出版,从而引发了退党的大潮?他们是否知道,1989年事件之后,中共继续用暴力治国,最新的一批人数众多的受害者乃是已被卷进共产中国政治漩涡的修炼团体──法轮功?

唐汉龙先生还会向您详细介绍法轮功。我想指出的是,从对这个修炼团体残酷迫害中,产生出了一个新的抗暴力量。尽管三千多名修炼者已经死于酷刑,法轮功如今已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运动,在香港、台湾和世界多个国家合法存在。这个非典型的抗暴力量在九年来的迫害中经受住了考验,而《新唐人》电视正是法轮功为传播真相而独立创办的自由媒体之一。以上所说也正是朱利亚诺-贝雷塔之流倒行逆施的政治环境。

我还想补充的是,在法轮功之外,还有忠于罗马的天主教徒。也还有在贫困和非正义中挣扎的无数的农民和城镇居民。这些人在贪官污吏主导的肆无忌惮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工程中,失去了他们的土地和住房。综上所述,信仰人群,高增长的受害者,维权的律师和记者,新老民主斗士以及过去不同时期,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其他的专政的受害者们,他们都正涌向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改换政权。他们确信,非此他们将永远一无所获。今年元旦,一个民主中国过渡政府已经在纽约应运而生。它在行动中。

不久即将到来的8月8日晚8时北京将会发生什么?据悉,北京奥运将以一场秦朝军士舞蹈开场。那不是用黏土制作的秦俑,而是有血有肉的人。这种张扬暴力的方式折射出中国社会广泛和深刻的矛盾。七月一日,一名北京青年闯入上海一个派出所,一口气用白刃刺死了六名警察。这位青年的绝望之举据说是为了报复他所蒙受的冤屈。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网路上表达的的民意,90%都赞成青年的行为。杨佳从此被认为是“中国的佐罗”。

以上这些信息使我并不情愿地忠告朱利亚诺-贝雷塔和他的同伙:你们背信弃义已经成为欧洲的耻辱。奉劝你们松一松拥抱红朝官宦的臂膀,否则你们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同十九世纪那伙鸦片贩子。

谢谢各位。

2008年7月22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