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這張照片在造什麼孽(多圖)
 
戚思
 
2008-7-15
 

一位搶險的士兵突遇滑坡!
【人民報消息】因為餘震不斷,四川地震中救災的軍人被砸死的不少,連新華網上都有一張軍人抱著頭蹲在地上的圖片。但是中共並沒有宣揚他們,也沒有報導他們,因為中共不希望讓人知道它的「鋼鐵長城」抵不住天災。

最近連日來,新華網上一直在高調宣傳濟南軍區“鐵軍”部隊炮兵指揮連二期士官武文斌。報導說,在執行抗震救災任務的過程中,因連日救災勞累,年僅26歲的武文斌於6月18日4時45分去世。

在19名參與搶救的醫學專家和醫生聯合簽名的醫學報告上,寫著:「死亡診斷:肺血管畸形破裂出血引起猝死。誘因:過度勞累。」

郭伯雄按兵不動造成震災缺人

為何死亡報告要「19名參與搶救的醫學專家和醫生聯合簽名」?因為沒人敢對這份死亡報告負責任。實際上,在餘震不斷的災區、在傷員都來不及救治的醫院,一位實習士官學員不可能有19名醫學專家和醫生參與搶救,除非他處在郭伯雄的地位上。原軍長郭伯雄除了曾給江澤民午睡站過崗、被提拔成軍委副主席以外,他沒有製造「過度勞累」的機會。

看看新華網的這段報導:「誰也沒有想到,悲劇發生了。次日凌晨2時40分,同帳篷戰友宋國棟發現武文斌發出異常聲音,呼吸困難,搖了幾下沒搖醒,立即叫來連長和衛生員,並迅速把他送往醫院進行搶救。遺憾的是,這顆年輕的心臟,還是在4時45分停止了跳動。」

實際上,武文斌送往醫院,搶救只是給活人看的形式而已,從6月18日凌晨2時40分發出異常聲音、呼吸困難時,他已經只剩心跳沒有停止。報告中用「猝死」來表明,沒有真正的搶救過程。

需要19名醫學專家和醫生聯合簽名醫學報告,證明死亡原因是「過度勞累」,可見這份死亡報告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原因是,這報告一出,就成為郭伯雄遵照江的旨意按兵不動、消弱異己勢力的鐵證。

剛領結婚證

猝死3天後,6月21日,濟南軍區某集團軍作出決定,為犧牲在抗震救災第一線的某紅軍師實習士官學員武文斌追記一等功,並批准為烈士。

武文斌今年春節剛領結婚證,婚禮還沒來得及辦,就趕回了部隊。直到他去世,除了一張結婚證上的照片外,妻子楊衛華說,她和文斌沒有照過一張合影。


他不能就這麼撇下我走了!
“本想今年6月辦,他要來抗震救災,我們商量,等抗震救災勝利了,就排排場場地辦個婚禮。”楊衛華說,“今年3月,我說春暖花開的,咱們去照個婚紗照吧,他也答應了,可後來部隊要野外駐訓,他還是沒能回得來。”楊衛華抽噎著,努力不哭出聲來。

楊衛華回憶說,“我18日10點多接到消息,當時只說他得了急病,正在搶救。”楊衛華的眼淚撲簌簌流下來,“我當時就跪到了地上,我求老天爺保佑,他是個好人,他是個好軍人,他不能就這麼撇下我走了!”

楊衛華最終還是得知了噩耗,“我見到他時,他一個人躺在殯儀館裏,那麼孤單。”

武文斌是個農村孩子,楊衛華覺得,這個農村的小伙子為人實在,心腸好。「遇到小孩子,他總是伸開手護著,生怕他們摔倒了」。兩人走在路上,他經常隨手就幫別人提一把重物,扶一下車子。楊衛華就是看「他人品好,孝順老人,疼我,我就下決心,跟定了他。」

武文斌的父親是誰



武文斌的父親到底叫什麼名字?!
另一篇報導《武文斌烈士銅像將屹立都江堰[組圖]》,其中有描述他父親的心情,當武文斌犧牲後,7月11日他的塑像雕刻完成時,當天武文斌的父親被邀請到部隊駐地,他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兒子”,滿含熱淚的握住雕刻者、鐵軍某部士官張厚嶺的手說:“謝謝!謝謝!”

而新華網的這篇短短的報導中,武文斌的父親一會兒叫「武忠林」,一會兒叫「武大中」(記者是不是想起了韓國前總統金大中?)。武文斌的父親叫什麼名字都無法確定,可見黨對宣傳品本身並不重視,重視的是宣傳品對自己鞏固政權所起的作用。

一張違背人性的圖片


一張違背人性的宣傳圖片!
還有,武文斌的父親被邀請到部隊駐地,他一眼就認出眼前的塑像雕刻的是自己那26歲猝死的兒子,於是「滿含熱淚」。但此文章中並沒有拍攝老人悲慟的真實內心世界,而是提供了一張經攝影記者「導演」的讓人產生錯覺的照片,沒看文字之前,會以為這個老人在欣賞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藝術品,面部表情毫無悲痛而言。

給自己塗脂抹粉是中共政權第一重要的事情,所以一切宣傳報導都以此為準繩,這張圖片就是一個扭曲人性的極好例子。中共竭力要表現逝者的父親面對塑像如何感恩、如何受寵若驚,而卻從來沒有想過,一位年青的妻子失去等待已久的婚禮,一位農村老人永遠失去引以為豪的兒子和準備抱孫子的喜悅,這意味著什麼?

「偉光正」的神經是錯位的、錯亂的,所以它的宣傳品永遠違背人性、扭曲人性。 △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