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中的奧運
 
力千鈞
 
2008-7-20
 
【人民報消息】從貴州亡黨石上顯示的「中國共產黨亡」的天意到北京奧運將發生的慘狀,《諸世紀》都作了準確的預言。

以前有人分析過,《聖經啟示錄》裡那個「巴比倫的大城」就是北京,許多人也注意到了北京奧運會的主會場就叫「鳥巢」,正好和《聖經啟示錄》裡對「巴比倫的大城」的描述相一致。

被中共邪惡俘獲而死的奧運

第 9紀第 78首

英文:

The Greek lady of ugly beauty,
Made happy by countless suitors:
Transferred out to the Spanish realm,
Taken captive to die a miserable death

中文:

希臘的貴婦非常的美麗,
無數的追求者讓她得意;
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
將被俘獲而死的悲淒。

這首詩預言了奧運歷史的不光彩的終結。

本詩第一句所講的「非常的美麗」的「希臘的貴婦」,指的就是起源於古希臘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古代奧運會從公元前776年到公元393年,每四年一屆,共歷經二百九十三屆;而現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也是在希臘雅典舉辦了第一屆,時間是1896年。現代歷史上的最後一次奧運會根據一些預言也許是2004年的希臘雅典奧運會,所以奧林匹克運動會起於希臘雅典如果也終於希臘雅典,本來就可能已經是個句號了。那麼,有人問,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呢?根據過去歷史的安排,所謂的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只是由中共邪惡控制的為其邪惡背書的一次大災難而已,它的一切都是與古老的奧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馳的,它不是什麼「奧運會」,而只是一個「邪運會」,也不可能讓其成功舉辦。

本詩第二句「無數的追求者讓她得意」,預言的是每屆現代奧運會的舉辦權都會有「無數的追求者」,有許多國家的城市申請,競爭非常激烈,這種「盛況」使得國際奧委會非常「得意」。

本詩的最後兩句「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將被俘獲而死的悲淒。」,預言了現代奧運會在一定時候將被一種邪惡勢力「俘獲而死的悲淒」,由此可能終結了現代奧運的歷史。

這裏的「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只是表示某個時間以後,並不是說現代奧運終結在「西班牙王國」手裡,它有雙重意思:第一,1992年在西班牙的巴塞羅那舉辦了25屆夏季奧運會以後,中共開始了申辦奧運會的工作,並在第二年即1993年正式提出了北京申辦奧運會的申請,當時申辦的是2000年的奧運會,雖然北京當時沒有申辦成功,但是中共的確實是在西班牙奧運會後開始申辦奧運會;第二,國際奧委會的第七任主席是西班牙商人薩馬蘭奇,此人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達 20年之久,中共就是在這個西班牙人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的最後一屆時間裡,從其手中取得了所謂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

中共邪惡用欺騙的手段「俘獲」了奧運會,最終將導致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悲慘的「死亡」,因為北京奧運會可能將給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打上中共邪惡的獸印,一個被打上獸印的東西,如果不能及時把獸印抹去,就有可能在神的天遣中滅亡。

國際奧林匹克運動被中共邪惡俘獲而死,對於人類社會將是一個深刻的教訓;如果奧運會都被中共邪惡打上了獸印,每一個在國際上或商業上跟中共打交道的人,是不是都應該想一想自己也有可能被中共邪惡打上了獸印?如果這樣,趕快用行動及時把獸印抹去,在這個正邪大戰的最後時刻站在正義一邊,才能保住自己的未來。

中共在申辦奧運會時假惺惺的承諾改善中國的人權,就好像中共在奪取政權以前大力宣傳民主一樣,都是中共邪惡的欺騙手段,一旦權力到手就原形畢露,甚至於把奧運會做為加大對中國人民迫害的藉口,中國人民的人權因奧運會而更加惡化,奧運會成了中共的邪惡幫兇;如果國際奧委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和面子,不及時終止中共邪惡對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就也許有可能成為中共邪惡的陪葬品。

奧運史上最大的醜聞

第6 紀第9首

英文:
In the sacred temples scandals will be perpetrated,
They will be reckoned as honors and commendations:
Of one of whom they engrave medals of silver and of gold,
The end will be in very strange torments.

中文:

在聖殿裡醜聞將出現,
他們被認為是榮譽和讚美;
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
結局將是非常奇怪的痛苦。

這首詩預言了在曾經的「奧林匹克聖殿裡」,將出現一個巨大的醜聞,這就是國際奧委會竟然把2008年的奧運會舉辦權交到了中共邪惡的手裡,而此舉有可能就葬送了國際奧林匹克運動,也可能葬送了那些在這個事件中沒有及時抹去中共邪惡獸印的有關人們的未來。

「奧林匹克」曾經如此神聖,那些從事這項和平事業的人們,「他們被認為是榮譽和讚美」,無論是國際奧委會和各國奧委會的成員,以及舉辦各種奧運活動的國家城市和團體,還是參加奧委會的運動員,都自己認為,也被別人認為是在從事一項光榮的事業;然而,曾幾何時,奧運也沾染了政治的陋習和商業的銅臭,最後竟然墮落到了被世界歷史上最邪惡的一個團體利用,為人類最邪惡的團體背書,竟然成了戴在邪惡之獸頭頂上的一個「桂冠」,這不但是「奧林匹克」的醜聞,也是「奧林匹克」的恥辱。

本詩後兩句「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結局將是非常奇怪的痛苦。」,是預言了那些把2008年的奧運會舉辦權交給中共邪惡,以及所謂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組織者甚至一些參加者,如果不能清醒地認識中共邪惡,其結局可能會是他們想不到的痛苦;「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表面上是指設計製造及頒發奧運金牌和銀牌的人們,實際上是指那些在各層次上參與組織北京奧運會各種活動的人,如果他們最後不能清醒地認識中共邪惡,他們以為自己在做一件好事,實際上他們只是在為中共邪惡的一個慶典而忙碌著,他們不知不覺中成了中共邪惡的某種形式的幫兇,那麼他們的結局可能就是要為幫助邪惡而付出慘痛的代價,因為他們自己往往意識不到這一點,所以預言中用了「非常奇怪的痛苦」來形容其結局。要避免這種痛苦結局,就必須認清中共邪惡,抹掉獸印,退黨自救。

北京奧運必然失敗,這是歷史的安排,北京奧運會將會是中共的一個墳墓,奉勸大家千萬離「北京奧運會」和「國家大劇院」這兩個墳墓遠點。△

(節選、有刪改)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