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上書中央 江使損招兒報復(多圖)
 
喬劁
 
2008-7-23
 

張萬年死保江啥好處沒得著!
【人民報消息】十六大前,高層五次會議決定江澤民全退,江也同意了,並以此把親信都塞進政治局和常委會。十六大一中全會,萬里請假未去,他認為已經開會決定的事,不可能改變,但萬里絕對想不到,江利用張萬年挾槍桿子逼胡錦濤同意他再任一屆軍委主席。十六大主席團常委會通過了張萬年等人的「特別動議」決議後,將決議內容通知了萬里等五名請假者。萬里當時氣的渾身發抖,拍案怒斥江耍流氓。

萬里說:主席團常委會其他同志為什麼不堅持原則,為什麼容忍張萬年、劉華清等人這樣搞?他們的動機有問題。為此,萬里立即宣布:即時起退出主席團常委會,以示抗議。

江對劉曉慶示愛遭拒都狠狠報復,更不用說對萬里更耿耿於懷了,可是江抓不到萬里的任何把柄,也抓不到萬里兒子的把柄,就用萬里孫女來煽動網民仇恨貪官污吏的情緒。

網上隔一段時間就要拿萬里孫女的圖片和簡歷說煽,本來小女孩子的閑事我是不愛參與議論的,不過現在網上談的特別起勁,又有人到處轉載,說「萬里」的孫女如何如何,可說的又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不能不出來說兩句。

說萬里容易,說他孫女可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的清的。那麼,就從萬寶寶媽媽蔣定粵60年代的男朋友張郎郎說起吧。如果不是文革,蔣定粵會嫁給張郎郎。但社會制度捉弄人,使大才子張郎郎和遇羅克成為死囚牢房裡的難兄難弟。至今張郎郎說起遇羅克,依然欽佩不已。

著名畫家張仃之子張郎郎

張郎郎是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院長、著名畫家張仃之子,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出生於延安,一九六八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美術理論系。曾任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教員,院刊編輯。之後曾任華潤集團中國廣告公司駐京辦事處主任、《九十年代》雜誌專欄作家等職。九十年代後曾為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所訪問學者;現為普林斯頓中國學社研究員同時在華盛頓美國國務院外交學院教授漢語及中國文化。

張郎郎是個相貌英俊的才子,在育才中學時已經開始寫詩,並組織文藝沙龍,聚會的場所就在張郎郎家中,艾青、海默和吳祖光等文藝名家也常到沙龍聚會。

60年代初新生代的城市文藝沙龍活動非常活躍,這批沙龍,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文化界知名人士的子弟,背景是延安知識分子和左翼文化人,以張郎郎為核心的“太陽縱隊”就是當時最引人注目的兩個團體之一。

「太陽縱隊」是一個單純的「詩歌沙龍」,這一名稱出自張郎郎於1962年在他和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學生合辦的百人大型詩歌朗誦會上朗誦的一首長詩《燃燒的心》,詩結尾一句正是「我們──太陽縱隊!」朗誦現場十分熱烈,參加者當場提出了創立「太陽縱隊」的設想。


十七屆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
書記俞正聲
1965年,在北京公安局一處工作的俞強聲(十七屆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的胞兄)叛逃美國之前,對一位朋友說,「張郎郎已經掛號了」,如毛澤東所說:「入了另冊」。1966年,張郎郎因「太陽縱隊」及「秘密聚會」等莫須有罪名被關押,原因是他有凝聚力。中共就怕別人「凝聚」,哪怕因為喜歡詩歌或養貓養狗養花而凝聚也不行。

1970年3月5日,張郎郎被宣判死刑。據他回憶,曾與他關在同一個死囚牢房的,除了兩個人至今不清楚下落外,其餘的幾個人統統「立即槍決」,其中就包括遇羅克。張郎郎是唯一的一個從死囚牢房轉到普通牢房的,這也是他想不到的事。

還有一個讓他想不到的是,廣東籍女朋友蔣定粵的哥哥蔣建國先生,因他而被打穿耳膜。蔣定粵的妹妹蔣定穗因他而被刑訊,臉上至今留下刑訊時煙頭燒下的疤痕,等等,等等,等等。被牽連的名單數以百計。張郎郎說:「使我至今對他們和他們的家屬深深負疚。雖然,這不是我故意造成的,也不是我能改變的。但確實是因我而起,希望他們能夠諒解」。

蔣定粵嫁給萬老二


萬里的第二個兒子萬季飛。
張郎郎進了死囚房,蔣定粵家兄妹幾人都受到牽連,相貌出眾的蔣定粵不得不另外擇偶,嫁的就是萬里的第二個兒子萬季飛,朋友們都稱他為「萬老二」。這個婚姻造出一個女兒。

改革開放初期,蔣定粵要去美國闖一闖,一個沒有身份帶著女兒的女人想過穩定生活確實不易,那時候蔣定粵心情不好,常常與室友激烈爭吵,嚇哭正在睡覺的小女兒。但即使在生活最困難的情況下,蔣定粵也在孩子放暑假時給她買飛機票回國與祖父、父親團聚。後來,蔣定粵找到經濟擔保人,想借留學名義給丈夫申請來美。

這時,萬老二去和父親商量,萬里發話了:要兒媳婦回國,不回國就離婚。萬家人不許出國。

經歷過文革的驚濤駭浪和家人的慘遭不幸,蔣定粵既去了美國,就不願意再回頭,他們辦理了離婚手續,友好分手,但依然是朋友。八十年代初期,那時候彩電、冰箱、音響等在國內都是稀罕物,蔣定粵就都給前夫買齊了。

不久,蔣定粵嫁給了一位瑞士醫學研究人員(如果沒有記錯國籍和工作的話),拿到了美國合法身份,這樣母女二人生活徹底穩定下來。

萬里的這個孫女今年應該有30多歲了。20多年前見過她,那時還是個小姑娘。

臭萬寶寶用心在整萬里

2008年6月24日傍晚,69歲的邵華女士在北京一家醫院因病去世,葬禮搞的非常轟動,甚至還人手一份單張兒的邵華遺照。 她的葬禮之所以搞的如此轟動,是因為「邵華是毛澤東主席的兒媳,毛岸青的妻子,毛新宇的母親」。這是摘自新華網報導。也就是說不頂著這些頭銜也就沒有這種待遇。


江系臭萬寶寶是在整萬里!
江系人馬攻擊萬寶寶也是同理,攻擊「萬里的孫女」意在攻擊萬里,實則是要讓他保持沉默,不要繼續向中央提出對江的任何不利建議。

江系筆桿子根本不知道高層是怎樣生活的,他們的警衛秘書的配置和政治待遇。萬里的最高職位曾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兩任這個職位,你問問他有沒有「私人飛機」。中共建政以來,唯一想學布什也有總統專機的是江澤民,飛機買來了,可是直到江澤民坐上輪椅也沒坐上「總統專機」,因為曾慶紅在裏面動了手腳,安裝了眾多竊聽器。曾倒不是想和江離心離德,而是防備江與他離德離心。

此消息中更可笑的是,說萬寶寶「五歲時已與各國元首共膳」。這可不是科幻小說,想怎麼捏估就怎麼捏估。接待各國元首的是國家主席,什麼時候你看見美國總統布什來訪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挑頭兒接待的?國宴有國宴的規格,安排誰就座,坐在哪個位置上是有國際標準的,外交部搞錯一點,就是大事故。至於說「家裏常常宴請外國高級官員」就更可笑了,這可不是在村兒裏,熱情一來,拉著生客請到家裏撮一頓。

這種拿不到檯面子上來的下三流玩意兒,主要目地不是給吳邦國看,也不是給元老們看,因為他們在同一地位、同一待遇上,一看這消息就知道是胡謅八扯。其根本目地是為了給不明真相的網民們看,再發動網特偽裝網民進行輿論導向,想搞臭萬里。

江說:「十五屆我還沒坐完,他就多次提出十六屆該讓了,十六屆軍委主席才做了兩年,他就堅持要我四中全會下去。這些讓我想起來就恨不打一處來。」最近網上又掀起一波對江賣國的指控,江認為這與萬里最近上書中央有關。

江指示說:記住,對萬里,沒有尺度,一句話,就是狠狠的打。△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