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这回不能怨曾庆红度量小
 
姜平
 
2008-6-1
 
【人民报消息】十七大如果不是江坚持要让周永康上,曾庆红兴许还有机会再任一届。不管曾庆红跟了江泽民多少年,江认为关键时刻曾庆红还是会打自己的算盘,而周永康却不会,毕竟是江家人。

十七大曾庆红闪电般下台,居然没有像江那样时不时的还出来露露脸。江不希望曾庆红依然出来招摇,抢了周永康的风头。曾庆红忙乎了那么多年,说回家就真去扮演抱孩子的角色,还真不习惯。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曾庆红看江真把自己甩在一边,有些心灰意冷,于是向组织申请,说这么多年都没有真正休息过,现在退下来了,要和老婆一起去澳洲散散心。但上面不批准,说他这个级别是不能因私出国的,这个门一开,以后都要出,组织也不好办,还是在国内走走吧。

曾庆红哪里有心思走走,他关注的还是权力,每天依然用大量时间阅读内参,并和心腹探讨目前形势。

曾的幕僚很为主子抱不平,说,「国安这一块儿自从周永康接手,很多人不服啊,说他仗着江泽民撑腰,尽瞎指挥」,「……要还是您领导,哪里会出现总领事向法轮功露底的事情啊」,「这简直是神经病嘛」,「这么大丑闻江泽民说什么啦?……连个屁都没放」,「国安有人不止一次向我递话,希望您再出山……」

「哪儿那么容易,」曾庆红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儿,经这么一鼓动,脸色通红,血压又往上窜,「原来我就说周永康不行、不行,他当公安部长时连工作报告都几次通不过,可我越这么说,江泽民越认为我是妒忌,那猪脑子有什么可妒忌的!」

「确实没什么可妒忌的,其它的不说,就说周永康布置国安特工装成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说『四川地震是中国人的报应』、『这些地震中死去的中国人是这些人的业力造成的』,这种说法岂不等于替周永康脱罪,把责任统统都推给那些死人身上吗?」

「法轮功几年前就打出横幅标语,要『严惩江罗刘周』(江泽民、罗干、刘京和周永康),现在他们怎么可能天天站在纽约大街上,风雨无阻的为周永康脱罪呢?」

「呵,还准备作为先进经验推广到全世界呢。」

「胡闹,简直是猪脑子外加神经错乱!」掏心窝子说,曾庆红这个评语已经很客气了。△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