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擊破西方心照不宣的潛規則
 
李天笑
 
2008-5-9
 
【人民報消息】西藏屠殺後,奧火傳遞一路頻頻熄火,中共則用一波波“愛國”運動來救火。但憤青們的紅海洋和“愛國”暴力使世界感到更加不安。結果是,京奧背後的人權迫害越發引人注目,形成新一輪抵制北京奧運的呼聲。

最新加入抵制北京奧運行列的是猶太人。5月1日納粹大屠殺紀念日前夕,185名美國猶太人領袖,由美國大屠殺紀念館委員會前主席格林伯格教士(Rabbi Irving Greenberg)、紐約著名的猶太教教士盧克斯坦(Rabbi Haskel Lookstein)以及設在華盛頓的大衛懷曼大屠殺研究所(David S. Wyman Institute for Holocaust Studies)共同發起,簽署宣言:因中共迫害中國人權和中共幫助伊朗、蘇丹、敘利亞和哈馬斯,呼籲全球猶太人抵制北京奧運會。

這是一個足以令世界矚目和駐足傾聽的民族,發出的無疑是強音。目前世界對京奧有三種聲音:不抵制、抵制開幕式和抵制京奧。猶太人採取的是最強硬的一種:抵制京奧本身。

猶太民族受敬重,不僅是他們曾遭到納粹的血腥屠殺,更因為他們是美國社會中舉足輕重的力量。有句話說,決定世界的是美國,而決定美國的是猶太人。美國的財富、科技和選票在猶太人口袋裏。猶太人中不乏金融界、律師界和娛樂業的巨頭。華爾街的萊曼兄弟投資公司掌櫃、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與金融大亨索羅斯都是猶太人。華盛頓與紐約最著名的律師事務所中有40%的合夥人是猶太人。娛樂與媒體業的迪斯尼、華納兄弟、米高梅、派拉蒙、《紐約時報》等也都是猶太人當家。諾貝爾獎得主中有17.8%是猶太人。在政治圈裏,全美有80多個猶太人“政治行動委員會”協調政治捐款。猶太人在兩黨政府都曾經入閣。克林頓內閣中曾有 6人是猶太人。

猶太人和中國有著特殊的感情,又非常講情誼。上海、開封、哈爾濱等城市至今還有猶太人混血後裔。二戰時間,上海人民曾保護了5萬猶太人。中國駐奧地利外交官何鳳山曾發簽證救了幾千個猶太人。雖然這些都發生在中共執政之前,但以色列建國後仍在經濟、軍事、治理沙漠等多方面幫助中國作為回報。

但這次為什麼美國猶太人領袖要號召全世界猶太人抵制京奧呢?

首先,這與猶太人銘記大屠殺以及同情和幫助今天受迫害民族的方式有直接關聯。猶太人在戰後用多種方法永遠不忘那場600萬人的大屠殺,比如設立“大屠殺紀念日”,建立“大屠殺紀念館”,堅持向有關國家和企業索賠,追捕戰犯伸張正義,尋找恩人知恩圖報等。

但最能表達猶太人不忘卻那場苦難的是對今天仍在遭受苦難的民族的同情和幫助他們制止迫害。抵制宣言中有一句格言:“中國奧運不是潔食”(China Olympics Are Not Kosher)。潔食(Kosher)是指猶太人特殊清潔加工處理的食品及過程。宣言認為,中國雖在奧運村開設了“潔食廚房”,但鑒於中共政權幫助蘇丹的種族屠殺和迫害藏人等惡行,猶太人不能用出席類似1936年希特勒奧運的北京奧運來“漂白”中共政權。

其次,猶太人深知在納粹大屠殺期間被置之不理和期待營救的無奈和痛苦。他們想用實際行動來告誡今天仍在重覆綏靖政策的西方國家及其政要。自1933年起納粹德國就開始反猶。1941年後發生在奧斯威辛和其他集中營裡的大屠殺真相,陸續通過各種渠道傳到了盟國。但盟軍由於種種藉口,如戰爭全局考慮、罪行令人難以置信、怕引起對盟軍戰俘報復等,未採取解救行動。只到1943年10月6日,400名猶太教教士到白宮請願抗議,美國政府才開始拯救處在死亡威脅下的猶太人。

與當初很相似的是,有些西方首要仍在以各種藉口對奧運背後的中國人權迫害閃爍其詞或三緘其口。猶太人要提醒他們,在面對邪惡時,沒有“光榮的中立”可言。

最後,猶太人展示了,在財富和良心的天平之間,他們更重良心。猶太人自古以來就有精明的生意頭腦。他們何嘗不懂奧運蘊藏著巨大的商機。他們何嘗不知道潔食( Kosher)在中國有廣闊的市場。但生意管生意,猶太人不能容忍用希特勒辦奧運的方法來美化中共政權。

猶太人對中國感恩戴德之心猶存。但“不與邪惡為伍”是他們更高的報恩的方式。這點古狗(Google)雖寫在公司章程上,但沒做到,猶太領袖們做到了。

猶太人擊破了西方在利益中彼此沉默心照不宣的潛規則,這就是猶太人抵制北京奧運的真實意義。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