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婉無詞的《天空之城》(多圖)
 
孟圓
 
2008-5-9
 
【人民報消息】2008年4月3日清明節前夕,“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的主唱小娟在自己的博客裏發表了一首淒婉的無歌詞的歌曲《天空之城》。歌曲的伴奏除了小強的吉他外,再也聽不到於宙的鼓聲與口琴,而是新加入樂隊的小光的長笛。於此同時,小娟博客裡的樂隊照片——小娟、黎強和於宙的合影消失了。明眼人不難看出,那首《天空之城》是“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樂隊在無言地傳達他們對死難好友的哀思。

“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是活躍在大陸樂壇上多年的民謠組合。尤其在2007年特別成功,在大陸刮起了一股清新的民謠風,連續舉辦了多場專場演唱會,受到媒體的廣泛關注。




2007年11月16日,“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演唱會入場券(左一為於宙)。

2007年12月28日《北京青年報》曾經對這個樂隊進行過大篇幅的報導,其中提到“山谷裡的居民”樂隊的由來:是1998年於宙加入之後才開始的。



2007年12月28日《北京青年報》提到於宙加入樂隊。

但是在2008年1月26日,於宙在演出後與太太許那一起回家,路過北京通州區楊莊路段時,遭遇警察攔車,要進行奧運安全檢查。



於宙和許那被攔車地點。

警察發現於宙和許那夫婦是法輪功學員後,把他們非法劫持到通州北苑派出所。



北京通州區北苑派出所。

2月6日大年三十,於宙的家屬接到通知,趕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於宙。

家屬趕到時,病房內外到處都是警察和便衣,他們為了對於宙的家屬進行恐嚇,拿攝像機對著他們猛拍,還惡狠狠地提問,以製造恐怖氣氛。這些警察和便衣簇擁著家屬來到於宙遺體床前,於宙的身體被白單覆蓋,戴著呼吸罩,看不到整個臉。於宙的眼睛半睜著,黑色的瞳仁似乎還在看著家人,要告訴他們什麼。

家屬摸了一下於宙的腿,已冰涼。看到親人不明不白的慘死,於宙的家屬向警察提出質疑!警察們即時把他們推到病房外,威脅說敢鬧事就把他們全家圍起來!……從家屬進入病房到被擁出門外,前後不到兩分鐘!那個搶救現場只是為了糊弄於宙的家屬偽造出來的,而家屬趕到前,於宙早已去世了……

通州檢查院稱,家屬如果對於宙的死亡有異議,可以做屍檢。於宙的姐姐想自己找一名值得信任的大夫,通州檢察院不允許,由檢察院安排了一名姓劉的醫生做屍檢,可那個劉醫生本人就是清河急救中心的醫生。

5月6日,於宙的姐姐到通州檢察院問於宙的遺體後事情況,通州檢察院出示了“正常死亡通知書”。於宙的姐姐提出:“正常死亡那是你們說的,我們家屬是不承認的,也不認同的!”

目前於宙遺體還被冰凍在清河急救中心。檢察院不管,還說要等於宙的太太許那回來再說!……




清河急救中心。

此後警察不斷地騷擾於宙和許那的親屬。許那的父母和妹妹在於宙和許那被抓後馬上也被抄家。當於宙殉難後,北京香山地區的警察不斷地來騷擾許那父母的生活,威脅他們不許對外透露消息。老人們只得閉門不出。



許那父母家。

中國大陸的媒體上對這支著名民謠樂隊的報導含糊其辭,回避於宙已經去世的事實。3月13日《青年週末》發表了題為“城市裡的私密發聲”的報導中提到“近期 ‘去月亮河聽小娟唱歌’成為人們的口口相傳的最熱門的文藝活動”。其中報導的題頭照中,樂隊三人變成了小娟、小強和新人小光。對於宙連名字都沒有提,只說:“前不久,樂隊走了一個人,這是小娟不願多談的事情。”



2008年3月13日《青年週末》報導樂隊換人。

位於通州區的月亮河渡假村是於宙生前經常演出的地方。4月,“去月亮河聽小娟唱歌”的歌迷們從照片上驚訝地發現,這個渡假村的周圍密布著繽紛飛轉的……



歌迷們從照片上驚訝地發現,通州月亮河渡假村周圍密布著繽紛飛轉的……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