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的北京火炬保衛戰(圖)
 
夏飛岩
 
2008-5-2
 
【人民報消息】4月24日,在澳洲警方的全力部署與控制下,北京奧運火炬有驚無險地在一片喧鬧聲中匆匆離去,一場所謂紅旗插滿京城的火炬保衛戰終於劃上句號,但也因此引發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紅潮暴力示威活動。

望著紅潮戰火留下的一片狼藉,那種黑色的煙霧擴散到了澳洲的每一個角落,讓澳洲社會感到恐懼,而那種紅色暴力也隨著火炬一路蔓延,奧火到了中共手中終於成為了鬼火。

我不禁悲切自問,這是愛國行動嗎?它為華人社區帶來莫大的恥辱,也令全世界的華人顏面盡失。

紅潮讓澳洲社會感到不安,文革似的示威更招來澳洲主流媒體的一片責罵,“愚昧野蠻”一時間成了當代中華兒女的代名詞,那些來自祖國的娃兒們竟然如此丟人現眼,能不令人痛心嗎?

中共一直竭力宣稱,“藏獨”等“反華勢力”利用奧運火炬傳遞的機會,肆意破壞中國在世界上的形象,但中共蓄謀已久的坎京紅潮一仗卻真實地告訴了人們一個完全相反的結論。

一幕幕、 一頁頁、所有的一切均暴露在媒體的攝像機前。

我看到澳洲警方為抗議的人群設立一個安全區,把紅旗視為危險。

我聽到廣播裏傳來警告,紅旗必須退出抗議區域,否則奧火傳遞活動將被取消,紅旗象徵著製造混亂。

我看到紅旗下的組織者鼓動學生用紅旗來淹沒抗議請願的團體,紅旗在學生們手裏頓時成為了霸道的手段,撒野的工具,打人的武器。

我看到一位呼籲西藏自由的澳洲婦女被紅旗圍困,遭旗手們辱罵。

我看到幾個手持西藏小旗的西洋小姑娘在紅旗的狂舞下嚇得發抖。

藏民對著紅旗無奈嘆息,市民對著紅旗流露出恐懼。

我看到警察像趕小雞似的驅趕紅旗手,紅旗在警察腳下如垃圾。

請問“火炬保衛戰”的組織者們,到底是誰在破壞國家形象?是誰在自由社會裏製造混亂?

歷史重覆著它的規律,紅潮落去,留下的只有遺憾和災難,雖然無數罪惡掩蓋在紅旗之下,但還是有五位學生被逮捕了。原以為群眾運動可以顛覆司法公正的紅旗小將們突然發現澳洲的法律是鐵面無私的。

或許學生們依然感覺自己的愛國熱情是真實的,所作所為是與國家的敵人抗衡,卻不知道天賦人權,人人平等,事實上學生們的祖國情懷正被中共最原始的暴力本性所煽動顛覆,愚昧地站在文明國家的首都挑戰世界文明的底線。

面對法庭傳票,面對岌岌可危的澳洲夢,那股“大刀向鬼子們頭上砍去”的沖勁一下子變成了無奈的求助。儘管中共對外發言人為學生暴力辯護,也無法改變觸犯法律就要接受懲罰的事實。

當澳洲媒體稱紅潮是“高度組織”,把矛頭直指中領館時,當所有學生期待中領館出手買單時,中共駐澳大使以第三者的名義向華人社區發了一封公開信,公開信除了高度讚賞學生的暴力行為之外,也向澳洲社會暗示,學生過激行為與他們無關,等於給了五位待審學生一個明確答覆,你們自認倒霉去吧!

成熟的民主社會有著健全的司法結構,當無奈地走在司法程序上時,或許也是一個讓全體在澳的中國留學生們了解澳洲法律的機會。在中共的長期洗腦下,中國人似乎喪失了自我反思的習慣,不斷地重覆著同樣的錯誤卻不願意面對現實探究一下錯誤的本源。

我們不妨假設一下,當法庭宣讀最後結果時,當高官厚綠的父母也愛莫能助時,當孩兒們不得不中斷學業像一個罪人般地踏上飛機離開這片自由土地時,回首了望這座美麗的大都市,我相信你們會留下後悔的眼淚,後悔自己的前途斷送在這場荒唐愚昧的紅潮之中。

但願後悔的眼淚能讓那些僥幸逃過懲罰的紅色學生們開始反省自己,在自由的天空下懂得民主自由的價值,要熱愛祖國、熱愛人民,不是熱愛黨、熱愛政權。

2008年5月1日於悉尼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