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宋祖英撑台 江脸又突然塌陷(多图)
 
姜青
 
2008-5-11
 
【人民报消息】胡锦涛的祖籍是江苏泰州,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届时在泰州当地官声甚差的市委书记陈宝田和市长夏鸣,就因为一直按照江的指示办,跟胡锦涛过不去,而官运亨通。

当地人有个说法,说胡锦涛有取江泽民而代之的迹象,跟胡家的风水好有绝对的关系,于是江泽民命令陈宝田和夏鸣把这块地给平了。


江妒忌胡宅风水好!
于是,江决定在胡家故居旁边盖中国工商银行大楼,把胡家故居划入拆迁范围之内。这些官员也想给自己留后路,于是请江向胡锦涛徵询是否要拆除,胡表示:故居「可以拆除,不过要将住在里边的刘秉霞老人家安顿好」。江泽民听后兴高采烈。

没想到的是,就在「拆迁队」将该大院的西边厢房拆掉的时候,时年80多岁刘秉霞老人家躺坐在自家的门前表示谁要再拆,就「从她尸体上跨过去」。于是泰州官员赶快请示,江听看风水的先生说,西厢房已经拆掉,风水已经就毁了。就同意不继续拆下去。

不过姓江的也够损的,说不让这个风水宝地见到阳光,于是那个高30多层的银行大楼和它的围墙就把这个大院包围起来,除了日头当午之外,房间里都是黑漆漆的。

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间,江泽民曾经3次到泰州视察。其中有两次就是在陈宝田、夏鸣二人的任内。江泽民到泰州在视察之余还到姜堰两次看望了自己的胞姐江泽芳。

江泽民一直大力挺泰州,因为这是胡锦涛的出生地,江要把泰州官员的心抓在自己手里。在江泽民主政时代,泰州地位连跳两级:原泰县1994年改为江出生地扬州的一个县级市,易名泰州,1995年泰州又由县级市变为地区而和扬州分离,摇身一变,成了现在的姜堰市。为此该市也享受了3年的财政收入不要上缴而大搞城市建设的优惠政策。

但是按照1994年国务院和中央的有关规定,人口没有达到100万,GDP没有达到50个亿的县一律不能改为县级市。泰州未达标准,结果江一句话让泰州官员级别连升两级,县长变成了市长。 这个地方的官员被指「全是江泽民的心腹」。


江走卒走投无路,集体大逃亡!
扬子晚报报导,前天,5月9日,江苏泰州市市区的东风大桥上突然出现了黑压压的数万只小蟾蜍排队逃难。

当地人说,没有极特殊情况,为了安全起见,蟾蜍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规模集体迁移。据专家介绍,这种奇异现象的出现,是大量小蟾蜍的生存空间没有了。按照中共官场权力走势来说,就是那些坚持当江泽民走卒的人已经走投无路了。

江确实是越来越弱了,因为脸部塌陷,连每年必杀记者胶片的两会今年都不出席了。两会的第二天,3月6日新华网出了一个新闻《宋祖英接受采访时的四个美丽瞬间[组图]》,这个新闻出的实在不明智,宋的「美丽瞬间」能弥补江的脸部塌陷吗?严格的说,那四个镜头也不是艺术照,没有大幅修版,也并不美啊,毕竟是孩子他妈了,和江往手里塞小纸条时确实判若两人。


宋接受采访时的“四个美丽瞬间”之一!
江当政十几年来把宋祖英推到第一线,春晚她演唱时,不许殃视把镜头转到台下老干部身上,那是江有权这么霸道。但现在江自己出不了镜头了,再把宋祖英推出去就等于证明自己是苟延残喘。

后来,江的脸部塌陷又突然一夜之间,平复了不少,再加上西藏镇压问题中央发生严重分歧,中共认为胡的狠劲儿不够,军中江嫡系也认为,如果由江亲自指挥加大镇压力度,那西藏问题不等舆论起来,早就结束了。于是江氏笔杆子开始放风,为江参加政治局的常规例会和掌控军队预热。

这时,江泽民的心情甚好,并要求在洛阳国家牡丹园为宋祖英拍摄MV,新歌《盛开的牡丹》。自江在十六大四中全会卸下最后一个军委主席的职位以来,没有人这么重视宋祖英,这么认真给她拍艺术照。要知道从2004年10月以来,她就没有拍过一张像样的、与本人差距极大的图片。

就在江要出来时,不知为何,脸又塌陷下去了,不是老地方,是另一侧。江吩咐:赶快把小英子的MV拍好,推出去,替我顶一顶!△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