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投降了!官儿淫乱越来越滋滋有味(多图)
 
林凌
 
2008-5-15
 

三呆婊指引方向,不黄才怪!

【人民报消息】公开自己的个人及家属收入,开办公开或者半地下的红灯区,中共对这两个问题的态度始终反复无常。准确的说,这是中共对自己执政是否可以保持稳定和永久没有把握所造成的。

中共当然知道,这两大问题泛滥起来的后果,但是不让泛滥就得教育党官做个好人,可党员要都去做好人,又是违背中共的建党宗旨的,正像江泽民所说的:我这个总书记可怎么当?

今天先放下贪官的不正常收入,单来谈谈黄色问题。

这个问题发展到今天,已经让中共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因有三,一个是包二奶引起的官场泄密问题;二是性开放导致性病在中共官场上蔓延;三是禁而不止的红灯区使贪官污吏们更加与色俱进。结果导致几位官场高官死在任上。

除北京、上海两个直辖市,以及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五个省市外,其余二十六个省市,都曾向国务院提出开办红灯区、博彩业,认为对国家、对社会、对经济、对管治等都有利。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公安部等部门展开调查,发觉不仅党政部门赞同开放红灯区,社会上的赞同意见也占上风。
这说明「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风气在中国已经盛行。

李长春最先提出开办红灯区

最早向中共提出开办红灯区、博彩业的是李长春。李在任期间根本不拆开申诉信,使省委为此买了7个大保险柜来储存这种信件,一个人就那么点精力,干这干不了那,干那干不了这,李长春的精力都用在搞别人老婆上,走到哪省搞到哪省,被人家丈夫告到哪省。

他当广东省委书记时,正是江泽民主政期间,李长春向中央要求,在经济特区深圳设红灯区,在涉外四星、五星级宾馆、休假胜地设红灯区、博彩业,作为试点。一九九八年,五月政治局讨论后,最后没有推行,其原因是中共元老竭力反对,甚至表示如推行,就组织到中南海抗议。最后江泽民没敢落笔挺爱将。

以李长春为代表的那些人的理由是:既然严打、扫黄解决不了,不如仿学一些国家,使红灯区合法化。这个理由如果不是无知,就是装傻。谁都知道不光是社会制度不同,那些国家相当大比例的人是有信仰的,即使红灯区在那里是合法的,但大部份人根本不会去,而在中国是无神论,人什么都敢干,所以当然是完全不同的。

罗干当政期间


“领导请!”“知我者……”
(动向)
罗干当政期间,光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15万名按摩小姐,正规的只有100家左右。其余的1900家都是变相的妓院。每天顾客60万至80万。每间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送上三至十万元慰劳金。一般按有多少按摩小姐计算,一名小姐妓院老板每月得向派出所进贡1000元。

2004年年初,河南省纪委曾下令:党员干部包养情妇、搞婚外情者,一律撤销党内外职务;嫖妓者开除出党、开除公职!但,八月中旬,省纪委又下达通知:「暂缓执行上述有关决定」。据悉,自年初下达有关决定后,省纪委已接获数千宗包养情妇、搞婚外情的举报。

监狱里嫖娼卖淫更红火,被揭露出来的有,沈阳监狱的有夫之妇女警官陪关押的黑社会头子睡觉,河北一座监狱以建文明监狱为名,2003年增设了红灯区供服刑人员享用,河北省关押的服刑者,纷纷要求转到此监狱服刑。官方乘机开列价目,按刑期计算,一年刑期收一万至五万的转移费,创收迅速增加。

罗干其它“政绩”先不算,光色情业消费就高达八千亿元,全国城市性病发病率,年增百分之一百。2005年8月11日来自国办《简报》的消息,据中国社科院一份报告称:越禁越黑(社会)、越黄。现在起码色情业可以使二千万人就业,年营业额约六千亿至八千亿,所以色情娱乐业不能禁,也禁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如何立法规管,防止黑社会与公安勾结操控。

2005年,曾庆红和胡锦涛唱对台戏,曾庆红主管的中央党校提倡搞舞会唱情歌,辽宁省党校、黑龙江省党校的党委近期公开提倡:党员干部要带头搞活精神文明、文化文明,在学习、休息、渡假期间搞舞会唱情歌,理由是「丰富业余生活,抵制腐败、腐朽的侵蚀」。

胡锦涛在中央学习班上,要求高级干部、高干子女要自尊自爱,不要搞婚外情。胡锦涛说:在生活作风上跌斤头、堕落,是不会受到社会尊重的。谁听他说的这个。

党投降了


党有政策,我有对策!
二OO四年九月,中纪委、中组部曾下达文件,明确规定:凡属个人行为不,患上性病、淋病, 患上爱滋病毒感染, 经查核,一律撤销党内外职务, 开除出党。

党官们说,都什么年代了,也不看看行情再说话。现在是生活作风越花、搞别人老婆搞的越多越有能耐越升官发财,看见江泽民没有?专搞人家老婆当了核心;看见黄菊没有?四季发情进了政治局常委会;看见周永康没有?流氓强奸犯不光当上公安部长,还进了政治局当上常委;看见薄熙来没有?把模特的乳头咬烂了,官位坐的稳稳的!这些谁都看的见的实事,让高官们淫乱起来更肆无忌惮。

二OO六年四月,中纪委、中组部汇集情况发现:党政干部患性病人数大幅上,连海军司令都因为爱滋病而死亡。患者害怕撤销职务,大多数都隐瞒,到私人医生或港澳和新加坡、泰国、澳洲等国的私家医院就诊,有的干脆有症状也不去医院检查,继续淫乱,不但自己病情恶化,而且还令其他人得上性病。


老百姓害怕药价高,当官的不怕!(前哨)
针对这种情况, 中纪委和中组部没招儿,不得不又转而采取姑息政策,对患上性病的干部不但不敢作处分,而且对爱滋病毒感染者作病假处理,工资、福利、奖金一律照发。

可以堂而皇之的看病了,这种处理方法使性病以更大规模蔓延,“风流病”(性病、淋性、爱滋病)和“富贵病”(脂肪肝、糖尿病、肥胖症)患者,每年以百分之二十的比率迅速上升。

到2007年,江苏、安徽、广东、广西、浙江等省区,党政国家机关干部,到专科门诊挂号诊治“风流病”的人数是其他病症人数总和的百分之二十。医治性病的抗菌素供不应求,曾从瑞士、俄罗斯等国紧急进口。

目前国内到底有多少因色情而染爱滋病的,尚不知,据调查至少已有一百五十八万四千人被核实,其中有近五万名是党政干部。在有众多农民年收入300元人民币的情况下,这些干部不但公费嫖娼,而且学会吸毒。

大强奸惯犯周永康禁止全国色情

据争鸣杂志报导,2008年4月10日,中办、国办下达了《关于严禁开办色情、赌博营业场馆的若干意见》。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接着也召开电话会议,重申此项禁令。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全国省政法、公安厅(局)级电话会议上指出:实际情况是经营性色情场所遍地开花,大多数都在当地官方的双重利益支配下活动,在不少地方已成了特色,闻名海内外。


当中共党官多舒服!(争鸣)
周永康在会议上点了广东省、湖南省、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辽宁省、安徽省、重庆市等八省市色情业泛滥,周而复始,从没间断过,都是和当地公安、政府部门息息相关,和黑势力息息相关。

周永康当四川省委书记时,强奸女工作人员,周而复始,从没间断过,导致妻子与他分居。周永康干这些事有个优势,他是省里黑老大,不需要非得与谁勾结才能达到目地。周永康当上罗干这个角色时,更是如鱼得水,所以他在上面「义正词严」,下面人听着笑而摇头。这样的领导确实不但导致红灯区禁而不止,而且越禁越多。

中国社科院、中央政法委办的一项调查报告,披露了若干数字,反映出中国大陆黄业兴旺而且处于上升时期。二OO五年至二OO七年,先后查封、取缔被指控色情活动场所一万七千四百七十间.;而同时间以「桑那休闲」、「娱乐会所」「时钟酒店」、「夜总会」、「网吧」等各种名称获得营业执照的色情场所,有十二万六千七百一十间。全国以此为职业者,有一千二百万至一千五百万人,每年营业额三万亿元左右,仅次于金融业和进出口贸易业。

党的新章程没日子实现


黄菊们倒下,还有多少空位?(前哨)
党坚持不住了,不是公费医疗问题,而是没人上班的问题。

今年,中办、国办、中组部联合发出《关于在职干部身体体检和防治疾病工作的若干意见》,发至省一级党委、纪委、组织部,其内容如下:

(一)省部级或以上干部,必须每月作一次例行身体常规检查,三个月进行一次全面身体检查,检查情况在同一级党委内公开;

(二)地厅级或以上干部,必须每三个月作一次例行身体常规检查,半年进行一次全面身体检查,检查情况要及时上报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听候指示;

(三)科级或以上干部,及有关部门政法、公安、安全、外交等系统部门编制干部,必须每半年作一次全面检查,检查情况要及时上报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备考;

(四)凡缺少体检报告或体检报告不完全的,一律不列入提拔、晋升的考虑之内;

(五)凡经检查,患有严重疾病、疑难病症如爱滋病,要进行治疗,一律停止考虑晋升、嘉奖。


老的一马当先,新手哪个管的了!
今年四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宣布:成立中央健康防治疾病工作领导组,组长李克强、副组长李源潮、令计划、张惠新(中纪委副书记)。该领导组是专责管理中央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党员)、国务委员、政协副主席(党员)、中央军委委员健康体检和患疾病情况。

李克强、李源潮这些刚刚上任的新手管的了那些人淫乱吗?这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江泽民又找人给小姘头宋祖英拍MV,新华网标题就是《人比花美!宋祖英牡丹丛中拍摄新歌MV[组图]》。有三呆婊在前面这么领路,想让爱滋病不泛滥?没日子。△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