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大了!原来母爱是这样的(多图)
 
黎梓
 
2008-5-16
 

被砸死压死的戴着红领巾的少儿们!
【人民报消息】过了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后──

中共在外界指责救灾不利的压力下,终于同意个别国家的救援队进入灾区,但仍然未允许欧美等具有丰富救灾经验的救援队赶赴中国。与此同时官媒依旧以大力宣传中共的“英明领导”和救灾的“辉煌战果”作为主轴,对灾区的惨象、民众的疾苦报导则低调处理。

灾区的贪官不要物要钱

一位网友阿蔓达讲述自己去灾区的过程和感想,「我昨天去了趟甚邡和彭州。亲身经历了当地政府是如何应对救灾工作的。看了那才叫悲哀绝望呐!现在从社会各界收到的捐助物资和捐款完全可以应付当前灾区人民。但是当地政府把食品和衣物扣压在仓库里,灾民和前线官兵根本收不到救灾物资。」

「前线的官兵就只能啃面包,而且都还得不到后方有力的保障,经常有官兵饿晕。然后政府和媒体还这样教训志愿者:呆在家里把钱和物捐过去就行了 ,去了只能给当地政府添乱。」

「昨天我是和一个有地产公司的朋友去的。他们打算捐一千万。党官儿一听到消息马上在高速路口迎接我们,而且还摆晚宴迎接我们,从他们脸上哪里看得出一点大灾当前的样子啊!民政局局长居然还摸出瓶五粮液出来,气得我们一口也吃不下啊。 一听到我们一千万全是物资,他们马上就打住了,说让我们换种方式, 他们需要的是钱 ,食品和棉被堆了一大仓库。」

外援不许亲自交给灾民


父母给死去孩子穿衣服时的痛哭!(Getty Images)
按照承诺,运输了110吨赈灾物质抵川后,台湾慈济包机团队现场发放物质受阻。成都政府认为民间力量应该尊重中共政府规定,所有赈灾物质需要由政府统一调配并发放。而台湾慈济志工的工作方式是必须亲手将赈灾物品交到灾民手中,目前该问题仍处于「协调」之中。

六十年代有一首家喻户晓的歌曲《唱支山歌给党听》,曲调优美、脍至人口,是取自藏族民间,而歌词是党强迫发出的声音,其中一句是「我把党来比母亲」。中国北方民间有一首叙事民歌《小白菜》广为流传,说的是一个幼年失去母亲,被后娘虐待的孩童的心酸真实故事。

在四川特大地震中,中共又在使用最大的宣传力量去告诉国人,它是「母亲」,而灾民和目击者利用互联网告诉世界,震区灾民是「小白菜」,中共独裁专制政权是「震中」。

地震中体现出来的母爱和善良是本性、本能,因为谁也不会为作秀下这么大本钱,也没有时间允许人去思考。

母亲的本性

下面转载一个地震中的故事,让人们去思考什么样的人才能叫作母亲、配做母亲。

在平均每五分钟抬出一具学生尸体的灾区,抢救人员发现一位年轻的母亲,她的身体被压的变形了,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了,透过那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像古人行跪拜礼。

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再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就走了。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明白了她那看上去有些费解的动作,就往回跑,边跑边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向前匍匐的身子与地面之间的空位,他摸索了几下,惊叫道:「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在安静的熟睡着。


妈妈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下来的孩子安睡的多么甜蜜!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当身体被压变形时,这位母亲依然用砸断的脊梁骨顶住垮塌下来的房子,只为了一个目地:让「亲爱的宝贝」能活下去!

啊!原来母爱是这样的。

这个有关母爱的新闻以及传出来的那个「亲爱的宝贝」安睡的图片,对于中共来讲,实在是太可怕了,让它这个自诩了半个多世纪的「母亲」如何继续「伟大、光荣、正确」下去啊?!△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