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挑起法拉盛暴力圍攻事件(圖)
 
李天笑
 
2008-5-25
 
【人民報消息】自5月17日起一連數天,中共收買大批無業遊民和吸毒者,並煽動不明真相的人,在紐約法拉盛暴力圍攻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和破壞攤位。

這場由周永康幕後策劃和中共官員層層落實的鬧劇,把法拉盛當成了天安門廣場。在中共官員和國安特工現場調度下,這些人動作之野蠻和凶狠,罵口之下流和惡毒,簡直就是中共惡警虐待訪民、拆遷戶等平民百姓的流氓行徑的境外再現。這與中共最近在韓國用“紅海洋”、石頭、鐵管、“少林飛腳”迎護奧運火矩的暴力“愛國”傳統一脈相承。

華人好不容易躲避中共暴政,移民到美國的自由土地,本想過幾天安穩日子,未料想異地照樣見識了文革式的打砸搶和漫罵場面。那聲嘶力竭的辱罵和失去理性的瘋狂沒有一絲一毫賑災和哀悼的成份,倒是反映了中共專制極端蠻橫的特點。在美國,中共雖不能像國內一樣用國家機器剝奪別人的話語權,但經過長期滲透,已能用親共僑團、學生會和收買政策達到同樣的目的。中共以大聲來掩飾無理;用打人和高分貝來壓蓋不同的聲音。這是在公然挑戰美國的建國原則和法制文明。這也再次驗證了“哪裏有中共,哪裏就不得安寧”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這次與以往不同的是,中共在短時間內頻頻調動幾十到幾百人的隊伍,沖在前頭的肇事者中增加了高度亢奮的吸毒者,撒野中多了吐口水和扔雞蛋。當然,更大的不同是,這次的大規模流氓滋事是打著所謂“賑災籌款時期不能退黨”的理由。這就涉及到中共挑起法拉盛事件的原因。

首先,中共用每人90美元一天組織起來的流氓滋事與賑災根本無關,倒是解決了遊民和吸毒者的臨時就業,並刻意傷害了廣大災民的感情。數天下來,所謂法拉盛 “賑災募捐”的場面蹤影難覓。只見中共打手們時而說笑、時而顛狂,時而揮拳、時而舉旗,幸災樂禍的心態一覽無遺。這分明是在向全國默哀挑戰。這是在為災民賑災,還是在濫用捐款、褻瀆死者和踐踏災民悲情。死去孩子的災區家長要問一句:不替俺向中共要求賠償和撫恤金也罷,為何還要雇打手奪俺的錢呢?廣大死難者家屬也要問一句:不默哀也罷,為何偏要在默哀期間撒野動武在俺傷口上抹鹽呢?可見,中共不但“很兇很暴力”,也“很貪很無情”。

其次,中共挑起法拉盛事件的根本原因其實是被九評和退黨擊中要害,欲借地震賑災尋找出路,垂死掙扎。幾年來,每天4-5萬中國民眾退黨、退團、退隊(三退)的步伐從根本上快速銷毀著中共,成了中共最為恐懼的事。而促成這一歷史大勢的正是海內外許許多多像法拉盛退黨服務中心這樣的點和攤位。中共一直在尋機除去這一心腹大患。周永康等密謀後覺得大地震及全國悲哀的氣氛是個機會。周永康等以為,退黨和為死難同胞賑災和默哀是衝突的,會激起民憤,因此可以借大地震解脫退黨對中共的衝擊。

但周永康等的邏輯前提是錯的:退黨和賑災和默哀並不衝突,而退黨解體中共正是減少災情損失和消除賑災腐敗的根本之道。地震不可抗拒,但震前預報、震後救災可以減少生命和財產的損失。不斷浮出的證據顯示,正是中共扣押和瞞報汶川地震預警、延誤軍隊和直升機進入重災區、阻止國外援助隊及時救援、盤剝和截斷救援資源、建造“豆腐渣”教學樓,才人為地導致和加劇了生命和財產的重大損失。

中共必須為汶川地震的瀆職負責,也必須為其歷史上所有罪行負責。在任何民主國家,任何執政黨只要犯下中共罪行中的很小一部份都應謝罪下臺,根本無資格領導“默哀”。但中共靠暴政賴著不走,因此用退黨解體中共就成了最有效最根本的避災之道和真正還死者公道的辦法。從這個意義上講,退黨活動(包括退黨集會)就具有了對中國人民最大的公益意義(包括避免下次悲劇重演)。而退黨集會“打鼓”是為了激勵退黨,同時鎮邪滅共,而不是被中共偷換了概念的“慶祝震災”。

最後,中共在此次地震前後的表現觸犯了眾怒,加劇了其不合法執政及民怨沸騰的多重危機。中共非常害怕震災催連鎖反應,暴發總危機,極欲轉移民憤,把目標定在受其迫害了9年而不屈不倒的法輪功身上。法拉盛事件成了周永康等國內外統一栽贓法輪功的步驟。此次海外親共媒體配合中共媒體,轉移公眾視線,把禍水引向法輪功,起了十分惡劣的作用。




美國警方逮捕多名中共暴徒。


中共預謀挑起法拉盛事件不得人心,也觸犯法律,美國警方已至少逮捕了其中5名肇事者。中共在美國構造國中之國,以及流氓嘴臉的海外大暴露,正引起美國各界高度警覺。下一步的法律程序即將展開。其結果必然是,中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2008年5月22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