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震驚!一位新華社記者的悲憤(多圖)
 
2008-5-21
 

一名死難學生手裏至死還緊緊攥著一支筆!這是5月16日晚拍攝的四川省綿竹市漢旺鎮東汽中學發掘現場的一幕。任何一個國家都認為孩子們是國家最寶貴的財富,唯獨中共和世界不接軌!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龔誠報導)5月21日,一位新華社記者以筆名大鳥王向海外發出報導《解放軍和當地政府在地震前一星期知道要地震》。目前,該報導已被海外多家媒體轉載。

報導說,在這次災區採訪中,記者接觸到的最尖銳的兩個問題是:為什麼公共設施裏倒塌最多、最徹底的是學校?網絡上流傳的當局早就預測到這次地震,為什麼沒有採取措施?

這些天我們第一線的記者本著上面的指示,也本著放下爭論和反思,救人第一的精神,把這兩個問題壓了下去。我們相信對於第一個問題,有關部門會查處的,而對於第二個問題,當局也會有一個交待。然而,這些天過去,從新華社總部傳來的消息卻讓我們越來越悲傷和氣憤。

有種種跡象顯示,對於第一個問題,中共當局準備以收買加掩蓋的方式遮掩過去。他們已經出臺要用金錢收買孩子家長,讓他們不得到處告狀,要他們閉嘴,不排除一個孩子給到5萬以上,但最好能夠控制在兩萬以下,如果可能不用當局出錢,使用捐款人的錢幫當局收買人命。

可惡的是,日前北京已經下令,對於倒塌的學校現場進行封鎖,不許外媒實地採訪報導,不許別有用心的人進入現場採取磚樣和鋼筋等樣品。要盡快把學校的瓦礫和屍體一起清掃。稍後會責成建設部門和教育部門聯手調查所謂學校豆腐渣工程。


學生伸出一隻求援的手不停呼喚:救救我!
我們這些記者都很清楚,這無異於破壞現場,毀滅證據。特別可笑的是,造成學校倒塌的罪魁禍首正是教育局和建設局,可是他們竟然被中共當局指定成為聯合調查的經辦人。可以想象,到時的結果很簡單:地震太強太暴力,這是天災。最後不了了之。全中國人民的子女照樣會在簡陋容易倒塌的校舍學習中共的和諧理論。而共產黨各級政權自然在超級豪華和防震的辦公樓裏向全國的人民和孩子繼續宣傳:沒有共產黨,誰幫你們救災?

嗚呼哀哉!對學校壓死學生的調查就算不像西方那樣成立聯合調查組,也應該有公檢法來執行,現在竟然交給建設和教育部門。大家都知道,所有學校校舍都是教育部門批准並負責建的,完成之後都要由建設部門的安檢小組負責驗收。這兩個部門都是貪污腐敗的集中地,特別是建設部門的安檢小組,只要給錢,他們就會通過任何驗收。現在中共當局竟然被指定這些罪犯為調查負責人,那些孩子能夠死得瞑目嗎?中共政權那些獨裁者你們活得能夠平安嗎?

關於第二個消息就更讓人震驚了。作為前線的記者,我們也曾經通過內參裏多次報導目前流傳的一些“謠言”,就是國家已經成功預測這次地震,卻以奧運火炬傳遞為由不肯發出警報。我們這些記者一開始都認為這是災後大家心情沉重造成的誤傳。所以,寫了很多內參,其實是指望當局有關部門能夠出來闢謠,穩定人心。

可是大家也注意到,至今為止沒有任何部門出來闢謠。我們感到不可理喻。直到兩天前一位陪同胡錦濤前來的現場的新華社的高層才透露實情說,沒有人願意闢謠是不想擔當這個風險,因為中國地震部門確實成功預測了這一次地震!雖然他們預測的震級在6級左右,但預測的範圍和時間之準確(範圍基本是四川,但多預測了一個西藏,時間準確到三星期內),都非常值得稱道。

開始我們想,如果這次預測被北京壓下來的話,並不是不可理解的。因為這種地震預測過去三年,地震局就有過五次,實際上卻只出現了這一次。當局如果願意,完全可以出來闢謠的同時,也表達失誤的原因,相信人民會理解的。然而問題嚴重的是,這位新華社領導在接觸一位北京來的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時,竟然聽到當地駐軍首長對北京領導說,他們一個星期前接到絕密地震預告後已經就當地的核設施和武器彈藥作了妥善處理,請領導放心。

就在新華社高層得到這一消息後,我們記者竟然也同時發現重要情況。原來當地地方當局也接到相應通知,要求他們對容易遭受地震(當時用的詞語還有地質和自然災害)影響的單位做好準備,這一通知的結果是,在地震災區附近很多地方的中小煤礦在地震災害前三天開始停工(煤礦是最容易受到地震影響的),其中有些煤礦停工的理由是“地質情況不穩定”。


這種慘狀圖片新華網不會出。(Getty Images)
可是最讓人氣憤的是,當局通知了用來保衛政權的軍隊,通知了給他們賺錢的煤礦,當然也通知了認為對他們很重要的單位和設施,卻獨獨沒有通知那些最應該得到照顧的孩子們!而他們不可能不知道,當地小縣城和鄉鎮裏最容易倒塌的公共建築就是破敗的學校。

大地震已經發生過去了,全國人民又一次被中共成功地“調動”起“愛國”的激情。可是,當我們被中共當局用那些死去的孩子來成功地把我們的悲情轉化成熱愛它們的激情的時候,我們是否更應該自問一下:我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那些死去的孩子嗎?

文章最後說,我“無法完成此稿,悲憤從心中而來! ”




絕望!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