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震惊!一位新华社记者的悲愤(多图)
 
2008-5-21
 

一名死难学生手里至死还紧紧攥着一支笔!这是5月16日晚拍摄的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发掘现场的一幕。任何一个国家都认为孩子们是国家最宝贵的财富,唯独中共和世界不接轨!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龚诚报导)5月21日,一位新华社记者以笔名大鸟王向海外发出报导《解放军和当地政府在地震前一星期知道要地震》。目前,该报导已被海外多家媒体转载。

报导说,在这次灾区采访中,记者接触到的最尖锐的两个问题是:为什么公共设施里倒塌最多、最彻底的是学校?网络上流传的当局早就预测到这次地震,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

这些天我们第一线的记者本着上面的指示,也本着放下争论和反思,救人第一的精神,把这两个问题压了下去。我们相信对于第一个问题,有关部门会查处的,而对于第二个问题,当局也会有一个交待。然而,这些天过去,从新华社总部传来的消息却让我们越来越悲伤和气愤。

有种种迹象显示,对于第一个问题,中共当局准备以收买加掩盖的方式遮掩过去。他们已经出台要用金钱收买孩子家长,让他们不得到处告状,要他们闭嘴,不排除一个孩子给到5万以上,但最好能够控制在两万以下,如果可能不用当局出钱,使用捐款人的钱帮当局收买人命。

可恶的是,日前北京已经下令,对于倒塌的学校现场进行封锁,不许外媒实地采访报道,不许别有用心的人进入现场采取砖样和钢筋等样品。要尽快把学校的瓦砾和尸体一起清扫。稍后会责成建设部门和教育部门联手调查所谓学校豆腐渣工程。


学生伸出一只求援的手不停呼唤:救救我!
我们这些记者都很清楚,这无异于破坏现场,毁灭证据。特别可笑的是,造成学校倒塌的罪魁祸首正是教育局和建设局,可是他们竟然被中共当局指定成为联合调查的经办人。可以想象,到时的结果很简单:地震太强太暴力,这是天灾。最后不了了之。全中国人民的子女照样会在简陋容易倒塌的校舍学习中共的和谐理论。而共产党各级政权自然在超级豪华和防震的办公楼里向全国的人民和孩子继续宣传:没有共产党,谁帮你们救灾?

呜呼哀哉!对学校压死学生的调查就算不像西方那样成立联合调查组,也应该有公检法来执行,现在竟然交给建设和教育部门。大家都知道,所有学校校舍都是教育部门批准并负责建的,完成之后都要由建设部门的安检小组负责验收。这两个部门都是贪污腐败的集中地,特别是建设部门的安检小组,只要给钱,他们就会通过任何验收。现在中共当局竟然被指定这些罪犯为调查负责人,那些孩子能够死得瞑目吗?中共政权那些独裁者你们活得能够平安吗?

关于第二个消息就更让人震惊了。作为前线的记者,我们也曾经通过内参里多次报道目前流传的一些“谣言”,就是国家已经成功预测这次地震,却以奥运火炬传递为由不肯发出警报。我们这些记者一开始都认为这是灾后大家心情沉重造成的误传。所以,写了很多内参,其实是指望当局有关部门能够出来辟谣,稳定人心。

可是大家也注意到,至今为止没有任何部门出来辟谣。我们感到不可理喻。直到两天前一位陪同胡锦涛前来的现场的新华社的高层才透露实情说,没有人愿意辟谣是不想担当这个风险,因为中国地震部门确实成功预测了这一次地震!虽然他们预测的震级在6级左右,但预测的范围和时间之准确(范围基本是四川,但多预测了一个西藏,时间准确到三星期内),都非常值得称道。

开始我们想,如果这次预测被北京压下来的话,并不是不可理解的。因为这种地震预测过去三年,地震局就有过五次,实际上却只出现了这一次。当局如果愿意,完全可以出来辟谣的同时,也表达失误的原因,相信人民会理解的。然而问题严重的是,这位新华社领导在接触一位北京来的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时,竟然听到当地驻军首长对北京领导说,他们一个星期前接到绝密地震预告后已经就当地的核设施和武器弹药作了妥善处理,请领导放心。

就在新华社高层得到这一消息后,我们记者竟然也同时发现重要情况。原来当地地方当局也接到相应通知,要求他们对容易遭受地震(当时用的词语还有地质和自然灾害)影响的单位做好准备,这一通知的结果是,在地震灾区附近很多地方的中小煤矿在地震灾害前三天开始停工(煤矿是最容易受到地震影响的),其中有些煤矿停工的理由是“地质情况不稳定”。


这种惨状图片新华网不会出。(Getty Images)
可是最让人气愤的是,当局通知了用来保卫政权的军队,通知了给他们赚钱的煤矿,当然也通知了认为对他们很重要的单位和设施,却独独没有通知那些最应该得到照顾的孩子们!而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当地小县城和乡镇里最容易倒塌的公共建筑就是破败的学校。

大地震已经发生过去了,全国人民又一次被中共成功地“调动”起“爱国”的激情。可是,当我们被中共当局用那些死去的孩子来成功地把我们的悲情转化成热爱它们的激情的时候,我们是否更应该自问一下:我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孩子吗?

文章最后说,我“无法完成此稿,悲愤从心中而来! ”




绝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