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正法
 
鳴匯
 
2008-5-14
 
【人民報消息】到今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創立的法輪大法傳出已經整整十六個年頭了。

眾所周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江氏集團發動對大法的全面鎮壓之後,法輪大法的書籍在中國大陸被大量銷毀,法輪功學員被徹底剝奪了申辯的權利,中國老百姓無從通過正常渠道得知法輪大法是什麼,他們所能接觸到的,都是官方媒體上蓄意編造的抹黑之詞。在這些文革式的政治宣傳中,法輪大法被顛倒黑白的扣上了各種等罪名,而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功學員則被描繪成了精神不正常。從那時起到現在,經過全球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有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明白了中共宣傳的謊言性質,但遺憾的是,迄今為止仍有一些人還對這些謊言信以為真,或半信半疑。


為了進一步還事實以本來面目,不妨讓我們借法輪大法傳出將滿十六周年的機緣,一同來回顧一下這十六年裡的風風雨雨,從中再來看看法輪大法到底是什麼。




古往今來,人類對純真美好的道德境界的嚮往與追求可謂源遠流長,綿延不絕,她超越了民族、地域和文化的界限,是植根於人類心底最古老的夢想之一,而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所洪揚的道德正是這種境界的集中體現。但到了近代,特別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隨著人類道德水平的不斷下滑,這種嚮往和追求卻漸漸被越來越多的人淡忘了,越來越多的人把對金錢、權力、享樂的追求當作了生存的唯一目的,不擇手段地謀取私利。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正路”這個古往今來一直被社會肯定的人生坐標,如今顯的越來越落伍,在追逐功利的時人眼中差不多已成了“迂腐”、“不開竅”的象徵;“好人”這個過去一向受人尊重的稱呼,如今也變的越來越貶值,在當今許多人的心目中更是成了“笨人”、“蠢人”的同義詞。

與當今盛行的功利主義和享樂主義截然不同,李洪志先生創立的法輪大法乃是一種全新的精神信仰,他教人一心向善,返本歸真,走正路,做好人。李先生反覆強調,大法修煉不求名、不求利,他傳功的目地就是要使煉功者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有益於別人、有益於社會的好人,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只要是真心修煉法輪功的,無論在哪裏都應該做到這一點。

在道德敗壞、世風日下的今天,李洪志先生傳出的法輪大法,宛如濁世裡的清音,喚醒了沉睡在人類心底對真善忍美好境界的嚮往與追求,讓“正路”這個已經落伍的字眼再度成為修煉者的人生坐標,讓“好人”這個已經貶值的稱呼重新成為修煉者做人的標準。

正因為如此,法輪大法決非官方媒體所誣陷的“邪說”,而是名符其實的“正法”。

也正因為法輪大法是名符其實的“正法”,給人類帶來的美好,他贏得了各國政府、海內外社會各界難以計數、越來越多的讚譽和褒獎。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率弟子參加北京九二東方健康博覽會,成為該屆博覽會中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在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榮譽證書。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日,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敦市授予李先生休斯敦榮譽市民和親善大使稱號。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休斯敦市市長宣布該日為休斯敦市李洪志大師日。

一九九六年以來,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因為對人類身心健康作出的傑出貢獻,已陸續獲得世界各國的一千多項褒獎。這是世界人民對“真、善、忍”的認同。

正如美國休斯敦市市長在宣布 “休斯敦李洪志大師日”時所說,“法輪大法超越了文化和種族的界限,讓宇宙真理響徹地球的每一個角落,並在東西方差異間架起橋樑。李洪志不知疲倦地將法輪大法從中國洪傳至世界各地。沿著這條道路,他影響了許多國家難以計數的人的生活,贏得了崇高的國際聲譽。”




法輪大法的“正”,不僅體現在法的內涵上,也體現在創立者李洪志先生一點一滴的日常言行中。

作為法輪大法的創立者,李洪志先生不僅教導他的弟子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走一條通向“真善忍” 境界的正路,他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這個標準和這個境界的體現。

在剛剛開始傳法的時候,李先生帶著幾個弟子,條件非常艱苦。在他第一次到達北京時,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擁擠的北京火車站度過了抵京後最初的幾個夜晚,在那裏吃東西,並夜宿在長凳上。

李先生傳功不求名不求利。據參加過他舉辦的氣功功學習班的人說,先生辦班的收費標準當時在全國是最低的,一個十天的氣功學習班,僅收費四十元,老學員還給減半,只相當其他氣功師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因為收費太低,與其他氣功師辦班的收費標準反差很大,很多氣功師對此都有意見。為此,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曾多次要求李老師提高學費,但李老師為照顧學員的經濟能力始終沒有答應。

儘管李先生自己非常節儉,但他對弘揚正義卻非常慷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李先生在北京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做了一場氣功科學報告,收入四千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一九九四年五月十四日、十五日,李先生應邀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舉行捐贈報告會,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做了兩場氣功學術報告,收入近六萬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同時,他還將他的專著《中國法輪功》一千本,捐贈給基金會代贈各圖書館,價值為六千六百元。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李先生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辦班,收入七千元,全部捐贈給該州紅十字會。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李先生的信中寫道:“師父您知道嗎?在您講課結束後,我們曾悄悄地跟在您的身後,想看您進哪家飯店,吃什麼山珍海味,結果我們看到您進了一家速食店,草草地吃了一碗面;還記得您的女兒拉著您的手要買鞋,這次我們又偷偷地跟在後邊,等著看您進哪個大商場,買什麼高檔鞋,可您拉著女兒根本沒進商場,只是在地攤上買了一雙五元錢的鞋;還記得那天您冒著雨來給我們講法,在會場外邊,您看到弟子們的自行車倒了,您匆匆看了一下表(當時還有十分鐘左右到點),然後您彎身把倒了的自行車一個個地扶了起來……”

當年北京有位名叫張琪的法輪功學員,曾在中國連續跟隨李先生參加了二十多次法輪功學習班,行程過萬里。她回憶當時的情形說:“老師講得越來越高,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全新的領域。那麼信與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暫的,經歷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麼都親身去體驗。那麼信與不信就看老師本人,老師可信那麼老師講的就可信。我仔細地觀察老師,只要老師在場,我的眼睛就不離開,每一個音容笑貌,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看在眼裏,放在心上。所以下課了我總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後面。有一天從十二期班上下課回家,在五棵松地鐵站等車,看到老師從後面走來,旁邊有他的家人,還有一位學員,他們提著飯盒,車來了人們擁著進車門,我盡量向老師所在的這邊擠,想和老師他們進一個車廂。人們本能地擠著,進了車門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竄過去。等我進來發現老師他們進了隔壁的一節車廂,我趕緊走到兩節車廂連接處的車門,隔著玻璃向那邊望,見到老師一點不著急,讓別人先進,幾乎是最後進來。我注意到他進來時還有一兩個位子,如果動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裏著急,心想快點,可他靜靜的,似乎根本就沒感覺。人們瞬間就擠著坐定了,幾乎剩他一人站在那裏。我的心在翻動,就感到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周圍的世界呢?漸漸的我心裏升起了一個字,就是‘正’。”




一身正氣的老師也教出了千千萬萬一身正氣的學生,他們的所作所為,從另一個側面印證了法輪大法的“正”。

法輪大法傳出以來,凡真心修煉者,不論男女老幼,也不論來自哪個國家、民族,在身體素質和思想境界上都發生了巨大的可喜變化。他們在社會上恪守公德,熱心助人;在工作單位,認真負責,勤勤懇懇;在家裏,尊老愛幼,和睦相處。他們健康的身體、純潔的心靈和善良的言行,生動形象的展現了法輪大法重新帶給人類的美好,有效的淨化了社會風氣,帶動了整個社會人心的回升。

一位長春市的法輪功學員向別人這樣描述她修煉後的思想變化,“原來吧都在找別人對自己不好的地方。但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發現,我現在心裏想的,和所有的功友一樣,都在找自己有什麼對別人不好的地方…”另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說,“ 在知識份子中,最容易的就是那種對名和利的執著。所以在提職的時候,爭啊,鬥啊,搶啊,都是這樣的。自從學了這個書以後,把這些都放淡了。”

在湖南省山區,流傳著一個“讓水”的故事。南邊村和水莊村共用一條水渠。因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乾旱季節,處在上游的南邊村仗著優勢,壟斷稻田用水二十多年。一九九五年七月,法輪功傳到了南邊村。全村一百七十六人學功,他們的道德觀念、精神面貌很快發生了變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爭水、霸水,變成了讓水,兩個村子從此消除怨恨,和睦相處。

1998 年初夏,中國發生大洪水。在那段日子裏,武漢電視臺每天都在不斷播放全國各地集體和個人捐款的消息。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輪大法修煉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個抗洪工地上,有十幾個人,從早幹到晚,好象不知道累一樣。去視察的領導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說都是自願來的,細問之下才發現,原來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

法輪功給修煉者帶來的這種精神巨變同樣體現在外國學員身上。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澤農說,“我知道法輪功好是因為我自己已經修煉法輪功三年半了。因為煉法輪功,得以使我去掉了酗酒,抽煙,吸毒以及許多其他使我的身心受污染的惡習。就在我即將找到法輪功之前,我已準備離開我的家人,朋友,離開這個社會,因為我覺得很絕望。我決定到深山裏去居住。然而在那之後不久,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我去掉了自己以前所有的癮好,我過去骯髒,敗壞的心靈也開始充滿了‘真、善、忍’。”

法輪功學員卡洛斯說,“現在是我一生中最健康的時候,而且我的人生觀也改變了,放棄了爭強好勝的心態,學會了遇事向內去修向內去找。”

類似上面這樣的事例,在海內外廣大法輪功學員中可以說是比比皆是。如果你有緣親自接觸到他們,近距離的感受一下他們的精神風貌,你就不難體會,法輪大法究竟是什麼,你也就不難發現,真實的法輪大法和大陸官方媒體的抹黑宣傳完全是兩回事。

正因為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親身體驗了刻骨銘心的精神巨變和心靈昇華,九年來,面對江氏集團與中共惡黨的血腥迫害與漫天謊言,他們才會頂著各種壓力,冒著各種風險,甚至不惜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在不同國家和地區,在不同的場合與場所,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不約而同的喊出了一個共同的心聲——“法輪大法是正法!”




法輪大法的“正”,不僅體現在在和平環境與正常社會中她教導修煉者要做一個好人,走一條正路,以及如何做一個好人,走一條正路,而且還體現在面對無理的迫害時,他同樣教導修煉者要做一個好人,走一條正路,以及如何做一個好人,走一條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為了解決眼前的危機,法輪功學員首先想到了上訪,用國家法律賦予公民的這一合法手段,向各級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在法輪功被迫害後的十天之內,數以百萬計的學員不顧重重阻撓,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當時,因為所有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鎖了,他們中許多人是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的方式,穿山越嶺,走了上千里甚至上萬里路趕赴北京的。

一名吉林白山的婦女,在坐車去北京上訪的途中被警察截在了遼寧,並被沒收了所有的財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從漫天風雪的塞外,沿路要飯,走到了北京。

一位年邁的農民在北京被捕時,他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我們無法確切了解當時有多少人來到北京,只知道七月二十一日一天之內,北京最大的豐臺和石景山體育場的草地上擠滿了被抓捕的修煉人。當晚,北京下起瓢潑大雨,學員們紛紛拿出雨具為看守他們的警察擋雨。他們的善良和堅忍甚至感動了最鐵石心腸的警察。

但是,正如歷史反覆證實的那樣,民眾的善良和誠意,從來都改變不了獨裁者的意志。此時的江氏集團,早已鐵了心要把對法輪功的鎮壓進行到底,不達目地他們是絕不會罷休的。在他們的操控下,當時的各級信訪部門完全關閉了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大門,昔日百姓伸冤的莊嚴場所,如今卻成了迫害民眾的變相集中營!

當所有向政府申訴的渠道都被江氏集團蓄意堵死之後,為了打破官方的新聞封鎖,讓被蒙蔽的大陸民眾了解真相,廣大法輪功學員被迫走向了社會,以各種方式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世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鎮壓開始的三個月之後,約三十位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抓捕的危險,繞過嚴密監視,在北京舉行了一次緊急新聞發布會。他們向在場的外國記者講述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情況和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殘酷迫害的事實,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聽到了重重封鎖後面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心聲。而參加新聞發布會的學員當中,絕大多數已經被判刑或勞教,丁延和蔡銘陶已經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月,幾百名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舉起了寫有“法輪大法”和“真善忍”的橫幅,告訴世人他們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在那之後的幾年中,幾乎每天都有學員用這種最平和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心聲,有時幾個人,有時幾百人甚至上千人……

在中國的大江南北,許多城市鄉村,人們都不時會看到法輪功的標語或橫幅,在自己的信箱或門前收到過真相傳單和光碟,甚至在公共場合看到過散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插播了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很多長春市民因此明白了自焚的真相,並開始冷靜地思考關於這場鎮壓的一切。

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同時,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紛紛投身到這一正義的洪流中,採用各種方式(如辦網站、辦報紙、走訪政府官員、深入社團民間組織、開新聞發布會、發傳單等等),向海外華人、外國政府和人民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聲援大陸學員的和平抗爭,呼籲各國政府和全世界正義的人士起來共同制止這場迫害。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停止過呼籲停止鎮壓的和平努力。在鎮壓剛剛開始的頭兩個星期裏,在盛夏的酷暑中,學員們就跑遍了世界一百七十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各大媒體,和美國國會山莊的幾百個議員辦公室,希望能讓更多的人們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

為了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表達自己的心聲,也有一些西方法輪功學員,不遠萬里來到了中國的政治中心——天安門廣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二時許,來自十二個國家和地區的三十六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毅然打出了寫著“真善忍”的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向周圍的遊人高喊到,“法輪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國知道,歐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這位青年是加拿大人,名叫澤農。他在去北京請願之前,專門給大陸中國人民寫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為什麼要去天安門。信中說,“法輪大法來自於你們中國那塊土地和中華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沒有他,我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人的。帶著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們的國土,為了你們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純淨的心,能夠喚起你們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這些西人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當天發表的聲明中告訴人們,“我們今天到這裏呼籲,是為了全體中國公民的利益,為了讓他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的。我們還向因上級政府的誤導和強制而對無辜的人民犯下罪行的中國政府成員和警察發出呼籲。我們希望他們也能夠認識到法輪功的和平性,改變他們的心,不再幹出暴虐的行徑。”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又有幾十名西人法輪功學員不遠萬里來到天安門廣場請願。他們打開橫幅,大聲告訴圍觀的人們“法輪大法好!”。 一時間,“法輪大法好!”的喊聲在天安門廣場上此起彼伏。

到目前為止,已有十多個國家的至少一百多名西方法輪功學員放下優越安定的生活,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自發走上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鳴冤!他們的和平請願,向全世界傳達了一個清晰的聲音,那就是:真善忍的精神是任何暴力和謊言都無法戰勝的!

在中國歷史上,老百姓沒有機會,也沒有地方,甚至想都不敢想要把對人民犯下血腥罪行的當權者們送上法庭。但是,為了使善良的人獲得自由和尊嚴,也為了制止迫害者無度的行惡,經歷無名苦難的法輪功學員克服重重困難,開始了利用法律手段尋求正義的歷程。

二零零零年八月大陸法輪功學員王傑和朱柯明向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控告江澤民等人迫害法輪功。之後,海外法輪功學員也紛紛將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極其幫兇告上了海外法庭。如今,全球各地要求懲辦江澤民等人的呼聲正日益高漲,勢如風起雲湧。

截至目前,法輪功學員已先後在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德國、臺灣、韓國等地,以“群體滅絕罪”、“濫施酷刑罪”、“反人類罪”、“踐踏人權罪”、“剝奪生存權利罪”、“密謀罪”和“剝奪良知及信仰自由”等罪行起訴了江澤民,控告他命令和授權逮捕、關押、用酷刑折磨並肆意殺害拒絕放棄信仰與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並匯同世界各國正義人士敦促國際法庭審判江澤民。除江澤民外,還有一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國高官,如羅幹、曾慶紅、李嵐清、趙志飛、劉淇、夏德仁、周永康、吳官正、孫家正、宋法棠、楊光洪、王東華、唐憲強、徐有芳、聞世震、薄熙來、宋善雲等等,也分別在美國、比利時、法國、冰島、芬蘭、摩爾多瓦、亞美尼亞、西班牙、臺灣、韓國、德國等國家和地區被告上法庭,有的被判定罪名成立,有的已進入司法偵訊及調查程序,並發布了相關的追查通告。

自古以來,面對獨裁者的強權和鎮壓,中國民眾不是逆來順受,就是暴力相抗。今天,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已使得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顛沛流離、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歷史上像這樣大規模的民間團體被迫害,早就要發生暴力和流血了。但法輪功學員既沒有逆來順受,也沒有採用任何“以牙還牙”的暴力形式進行報復和反抗,更沒有拿起刀槍,而是始終如一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堅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進行抗爭,堅定的維護自己的信仰和合法權利,走一條最純最正的路。無論是上訪、去天安門廣場、還是發傳單、辦網站,他們採用的都是擺事實、講道理的方法。

正如一些海外有識之士所評價的那樣,法輪功的和平理性抗爭,將在歷史上樹立一個好的樣板,樹立一個在“真善忍”原則下和平戰勝暴力、善良戰勝強權、正義戰勝邪惡,從而使世界進入美好未來的樣板,永為人類所遵循、為歷史所記載。




九年來,法輪功學員面對鎮壓所進行的和平理性的抗爭,不僅是為了維護法輪大法的清白和修煉者自身的信仰權利,更是為了讓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從江氏集團與中共惡黨的謊言欺騙中盡快覺醒,從而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同樣有力的體現了法輪大法的“正”。

有些人認為,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是在拿雞蛋碰石頭,不值得;或者認為是多此一舉,沒必要。有的好心人還勸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你覺得好,你在家煉就是了,幹嘛冒那麼大的風險到外面去跟別人去說呀?你知道江澤民在造謠,你自己明白就行了,管別人知道不知道呢?他受騙是他自己的事,與你又不相關。”但法輪功學員卻不這樣想。

從表面上看,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輪功學員,其他人好象都不在其中,其實不然。生活在今天這個社會中的人,儘管對許多事情的看法都不相同,但大家卻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當今社會的道德正在一日千里的向下滑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已變得相當可怕。恰恰正是在這樣一個社會和時代裏,許多人都在隨波逐流法輪功學員卻反其道而行之,發自真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一個好人,他們一心向善的言行,帶動了人心的明顯回升,強有力的穩定著社會。如果連這樣的好人都要迫害,如果連 “真善忍”都不准人相信,那麼,誰還願意真心向善,誰還願意做一個好人呢?如果這個社會再沒有人願意真心向善,再沒有人願意做一個好人,那麼這個社會的道德良知還怎麼維持?如果連道德良知都無法維持,人人只顧自己,假話張口就來,昧著良心做人也不覺得有愧,那麼這個社會還有何安全感可言?還有何幸福可言?所以,迫害法輪功,受害的絕不僅僅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全體中國人,最終也將包括迫害者自己;毀掉的是整個民族,傷害的是整個人類,而絕不只是一些人。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一心向善的人,法輪功學員怎能只顧自己個人的安危,明知可能發生這場危害卻置身局外、袖手不管呢?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要冒著危險去向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目地之一正是為了通過自己的努力制止這一切。

從另一個角度講,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而降,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不管你信也罷,不信也罷,客觀上它都在起著作用。當今世界,不管人們對法輪大法持何種態度,絕大多數人都認同“真善忍”是好的,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人類心中最美好的一面的體現,而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正是“真善忍”,他們的目標也正是要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那麼大家想一想,反對“真善忍”,不就是認可和提倡“假惡鬥”嗎?如果你聽信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跟著他們一起仇恨和迫害對“真善忍”的信仰,一起仇恨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那你是在幹好事還是在幹壞事呢?如果是在做壞事,那麼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又將會給你帶來什麼呢?即便你不認同“真善忍”,也不認同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人,但憲法既然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別人是不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信仰“真善忍”,做一個符合這個標準的好人呢?那麼如果你否定、踐踏別人的這種自由和權利,是不是同樣是在做壞事呢?那麼做了壞事等待你的又將是什麼呢?顯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既然如此,那麼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胞、親人受騙上當,無知的被獨裁者所利用,做著有害自己有害家人的事,卻不去盡一切可能讓他們明白真相,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呢?

歷史上,羅馬帝國的當權者曾多次對善良的基督徒進行迫害,因此招致了接連不斷的大瘟疫,最後整個強大的羅馬帝國也被大瘟疫所毀。

據歷史學家記載,公元五十四年至六十八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尼祿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狂飲、亂倫等等,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祿還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此後,幾任當權者步尼祿的後塵,又繼續迫害基督徒。而每次迫害發生後,都會招來一場可怕的大瘟疫,迫害者和因受謠言蒙蔽跟著他們犯罪的人,無一不紛紛遭到報應,在瘟疫中慘死。最後一次大瘟疫波及了整個歐洲大陸,死的人實在太多了,結果強大的羅馬帝國也因此走到了盡頭。而在每次大瘟疫中,那些沒有迫害基督徒的好人卻幸存了下來。

歷史的規律是相同的。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接連不斷,日盛一日,你不妨想想,這是不是當年羅馬帝國大瘟疫的慘劇在今天中國的重演呢?是不是上蒼在警示人?其實,這九年中,已有不少仇恨、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和協同他們犯罪的人遭到了這樣那樣的報應,這方面的事例在海外媒體上已有大量報導,只是由於官方嚴密的新聞封鎖,而不為大陸民眾所知罷了。正因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遭到這樣的報應,被歷史淘汰,法輪功學員才要挺身而出,不惜冒著極大的風險去喚醒人們心底的良知和正念。

誰沒有自己的夫妻兒女、父母兄弟?誰不懂得自由的可貴?誰又不嚮往幸福安定的生活?法輪功學員當然明白,去向政府和世人講清真相將冒怎樣的風險,這樣的風險又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什麼,如果只考慮自己的安逸,他們完全可以不這樣做。誰也沒有強迫他們,他們之所以甘願去冒這樣的風險,那完全是因為,李洪志創立的法輪大法一直教導他們要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人”,而且明確無誤的告訴他們,救度被中共惡黨謊言欺騙的民眾是他們的歷史使命與神聖責任,所以他們才把別人的未來和幸福看的比自己的安危更重。如果能用自己的受難換來同胞的覺醒,讓他們擁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他們寧願把風險擔在自己身上,這樣的風險冒的再大,他們認為也值!

讓全中國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讓全世界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最大心願。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政府的公開信中寫道:“親愛的祖國,我們多希望在這片土地上,正氣回升,人人善待,帶給國家真正的希望。古往今來,多少忠義之士精忠報國,冒死進諫,丹心照千古。今天,為了國家的長遠未來,請給真善忍應有的位置。我們不想太多說我們受到的不公對待,如果因此能喚起人們更多的正念和良知,我們無怨無悔。”

回顧法輪大法傳出十六年的歷史,無論是大法的內涵,還是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言行與廣大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實踐,無一不以確鑿的事實證明,江氏集團和中共惡黨強加給法輪大法的一切罪名,全都是徹頭徹尾的欺世謊言,法輪大法是名副其實的正法!他將給全中國和全世界人民帶來美好的未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