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每逢这天江泽民就犯病(多图)
 
门礼瞰
 
2008-4-26
 

1999年4月25日的法轮功学员中南海上访,已成为当代中国人抵制邪恶,
维护人权的典范。

【人民报消息】怪了,每逢4月25日,江泽民就犯病。

这并不等于说江泽民平时身体健康,啥病没有,而是快到这一天,保健医一定要准备好比平时量大的镇静剂。也说不出为什么,反正这一天江泽民浑身不舒服,把身边的人也折腾的快吐了血。

这一天,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一定会组织各种纪念活动,向人们讲述1999年4月25日,为何万人到中南海和平上访。史学家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和平理性、最公正无私的民间维权运动,它为暴政下的民众如何和平理性地维护自身权益,如何抵制邪恶、呵护正义,为后世树立了榜样和道德标杆。

现在,中共高层三件骑虎难下的事就是镇压法轮功、办奥运与修建三峡大坝。而最后悔的就是镇压法轮功这件事,而镇压法轮功一事当时是江泽民出访法国时擅自决定的,其后江竟然利用自己是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命令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军队备战用的大山洞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

「4·25」中南海万人和平上访被江利用手中权力给妖魔化了,只听过中共官方媒体宣传的人一直以为,425是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是法轮功想给政府施加压力,是在搞政治,结果导致中共对法轮功进行了持续九年的打压,至今未止。


朱熔基的内疚!
1999年2月,届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届时的总理朱熔基对此非常高兴,说国家可以更好的使用这笔钱。

两个月之后,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万人和平上访在中共高层有活的见证人,他就是朱熔基,现在提起「4·25」,朱说:我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那段时间总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压力压着我,让我感到恐惧和无助,最后我选择了沉默,现在退休了,更……,唉,我那「一百口棺材」论,现在想起来还是五味俱全。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段历史。

罗干想升官

提到「4·25」不能不提到中科院的红色斗士何柞庥,提到何柞庥就更不能不提到他的一担挑儿、连襟罗干。

在没有镇压法轮功之前,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不是政治局常委,年龄大,不继续往上升官儿就坐到头了,要想进入最高决策层,就必须做出惊人大动作,来取悦拥有党政军大权的江泽民。

罗干发现当时在全国最热门的就是法轮功,从1992年开始,各大部委就有人开始炼功,人数越来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长也炼。从部长、副总理到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政协主席、副主席,几乎人人都看过《转法轮》。中共届时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夫人也都练过法轮功。当时法轮功因其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到1999年,大陆真正看过《转法轮》的超过一亿人。


罗干利用江的妒忌心达到
个人目地。
罗干对江泽民极强的妒忌心早有所闻,他认为踩着法轮功往上爬是唯一可行之路。于是在1997、1998年两次想把法轮功定为「邪教」进行镇压,未遂。

罗干当时发的文件明显带有构陷的性质,要求先「先定罪,后调查」,先声称法轮功是「邪教」,然后让各地公安去卧底搜集证据。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而且来去自由,谁愿意来炼都行,不愿意了就走,既没有人员登记,也没有会费,所以无底可卧。

让罗干气恨的是,当时陆续有很多公安、统战部和特工被派到法轮功炼功点上去卧底。结果很多卧底人员倒因此而对法轮功有了深刻的了解,成为坚定的学员。

罗干搜集不到资料也很着急。他发现公安部那些负责气功的人都很懂气功,很多人也炼。罗的镇压命令下去之后,相关的负责人别说不抓紧落实,甚至连个过场都不走,让罗干大为光火。为此。罗干在1996年开始特意改组公安部,不但把编制改了,还把原来管气功和懂气功的人一律调走。

朱熔基知道这件事情后把罗干叫去训了一顿,说他「放着大案要案不抓,却用最高级的特务手段对付老百姓」。搞得罗干灰头土脸,但他为了政治目地,把朱熔基对法轮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里,没有下发。

政治局常委夫人都炼过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在1992年5月开始传法,当时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相当大的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的资历比江泽民、朱熔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是属于真正的被中共称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有的人甚至是参加过长征的。十五大的这些常委原来都是他们的下属,属于小字辈。

国务院有个退休干部姓周,原来是朱熔基的上级,见到朱的时候都叫「小朱」。这些退休干部闲着无事,练气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间也走动很频繁。他们开始炼功后,也向后来这些身居高位的下属介绍过法轮功。

至少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亲自到江泽民的家里教王冶坪炼功。

李岚清原来在外经贸部当部长,他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顶头上司,两人原来关系不错。早在1995年,这位学员也向老部长李岚清介绍过法轮功,主要是介绍法轮功对国家和民族的益处,还给了李岚清一本《转法轮》。

李鹏也看过《转法轮》,是他的电力工业部的一个副部长给他的。由于中南海里江住李鹏隔壁,所以李鹏也送了一本《转法轮》给江泽民。

江泽民原来在武汉热工所的上级也炼功,江泽民和武汉热工所的人聚会时,老同事也给他当面介绍过法轮功。1996年,江泽民去视察中央电视台,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还对这位工作人员说「《转法轮》,这本书挺不错」。江泽民后来说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公然撒谎。

罗干也是在1995年就知道法轮功的,是他原来在机械科学院的老上级和老同事介绍的。


胡的老同学张孟业
胡锦涛至少在1998年就了解了法轮功。他原来在清华的同学张孟业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肿,被医院判了死刑,后来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清华校友聚会时,张孟业在1998、 1999年两度到北京当面向胡锦涛介绍他的亲身经历,并给胡锦涛的夫人寄过法轮功的书籍,希望他们也能炼功改善身体,胡锦涛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谢意。

1999年的那次聚会正好是「4·25」当天(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胡锦涛夫妇在参加清华同学聚会后回中南海时看到了这一奇观,随即通过在北京的同班同学转告了正在南下火车上的张孟业,提醒他注意。

张孟业、罗慕栾夫妇1994年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大。1999年7月,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后,张孟业因不放弃信仰,被强行关押在劳教所两年多,遭受酷刑折磨。2002年2月10日获释时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张皮包一把骨,体重不到35公斤。

由于张孟业一直公开在网路上向胡锦涛呼吁,让江恨的咬牙。广东省迫害法轮功的「610」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胡锦涛老同学的特殊身份,早就把他们夫妇弄死了。实际上江泽民一直想把他弄死。他们才冒着那么大的风险,逃到泰国成为联合国难民。

在胡锦涛出访美国之前,美国决定收留胡的老同学张孟业。就在张孟业夫妇起程赴美前一个星期之际,张孟业被中共海外特务制造车祸撞伤,送进泰国医院后,在2006年9月3日被中共指使人阴谋害死。其夫人罗慕栾于2007年2月10日安全抵达美国。

何柞庥与罗干导致「4·25」的北京上访

因为罗干想借打法轮功向江泽民邀功进爵,罗的连襟何祚庥也就一次次不遗余力打着科学的外衣诋毁法轮功。也可以说,没有何柞庥和罗干的配合,就没有「4·25」的法轮功学员的万人和平上访。

1998年5月,罗干连襟何祚庥挑起了北京电视台事件。事情的起因是何祚庥对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节目的一个记者造谣,说中科院一个孙姓的研究生,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病。实际上孙当时表现的不正常状态和法轮功毫无关系。孙的室友和孙的同学都多次以详细具体事实向何讲清了。可何祚庥在十分清楚事实的情况下,在电台竟仍用同一假证栽赃法轮功,纯属故意。许多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人自发去北京电视台澄清事实真相。北京电视台的一个副台长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祥和,在了解真相后立即决定制作节目挽回错误宣传的影响。事情得以圆满解决。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因为何祚庥的名声实在太差,北京市的一位副市长亲自指示,今后北京市的媒体不得刊登何祚庥的欺骗言论,对气功仍旧执行胡耀邦制定的「不干涉、不宣传、不打棍子」的著名「三不」政策。


何祚庥在殃视诬蔑法轮功。
何祚庥因为无法继续在北京刊登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就跑到天津的一家小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上发表了《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一文,将明显违背法轮功原则的表现归罪在法轮功头上,暗示读者修炼法轮功会出大问题,甚至导致亡国。许多法轮功学员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实,不但学员们的合法炼功权利会受到威胁,炼功群众还会被误解为有什么政治目地。于是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自发陆续前往编辑部澄清事实。

在双方和平理性的会谈即将结束,出版社方面准备发声明更正之际,天津市突然出动300名防暴警察,驱散请愿人士,殴打并逮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血流满面。更加奇怪的是,天津市政府不但不道歉,而且对去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说,镇压是北京的命令,并宣称必须去北京反映情况才有效。

后来才知道,天津流血事件是罗干一手操纵的,这是他向江邀功的第一步棋。

国家信访局紧邻中南海


当时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一亿人,去北京国家信访局请愿的仅有一万人,
实在不算多。这是1998年5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在炼功的壮观场面。

消息传到北京,当时的北京法轮功研究会的几个联络人商谈后,决定于4月25日去北京上访。因为当时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一亿人,大家相互联络,知道消息赶去国家信访局请愿的人群就达到一万人。

4月25日早上,上万名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前往位于中南海西侧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据一位参与执勤的警察回忆,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他们,后来得到上级通知,由警察带路,把人流导向天安门。警察说为了不影响过路行人,都让靠墙站着。这么多人在紧邻中南海的国家信访局外排开来,自然就排到了中南海的围墙外,法轮功学员静静的站在那里。

「4 -25 」清晨,朱熔基大概已经得知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消息,带着几名工作人员从中南海里走出来。

那时,朱熔基刚刚访美归来不久。受过右派之冤的朱熔基显然把群众上访视为对政府的信任,更何况他于1998年在法轮功问题上曾亲笔作过正面批示,因此他一改中共对于民间请愿不接触、不对话、不妥协的传统,亲自接见上访人群。说:「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你们有什么问题,你们派代表来,我带你们进去谈。」

由于法轮功学员都是自发前往的,彼此大多不认识,并没有什么代表,于是朱熔基就点了最先主动举手的三个人。朱熔基一边转身带着三位代表朝中南海西门走,一边大声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这几个人都愕然回答:“我们没有听说呀!”朱熔基意识到他的批示被罗干压下去了,马上换了话题说:“我找信访局局长跟你们谈,找副秘书长跟你们谈。”说着转向工作人员,吩咐找人,并立即指示天津方面放人。

出来谈的是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刚、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等人, 因为事情本来就是罗干和何柞庥联手搞出来的,对于法轮功学员提出要求「炼功自由、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想把事情搞大的罗干自然不肯答应。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访办和平上访。

在国务院工作人员和法轮功代表会谈之际,上万名学员一直在外静静等候。到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万人自觉收拾好周围的垃圾(包括警察扔在路上的烟头),地上连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

在场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动,她说从没见过表现这么好的上访人,上万人在那呆了十多个小时,走后地上干干净净的。「这就是德!看看人家多讲道德!」

小科长江泽民需要「粉丝」

海外媒体一片赞誉之声,既赞赏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也赞赏政府的开明,并称这是中共建政后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对话,开中共历史之先河。

但是朱熔基创造的这个「先河」不但不被江泽民所承认,而且反而暴跳如雷。


江在长春一汽当过厂长,至今没收到过一张
贺卡,岂能不妒忌!
江泽民妒忌的人太多了,例如,乔石写个题词江也妒忌,朱熔基被誉为「经济沙皇」也被江妒忌,最让江妒忌的睡不着觉、下决心非要除掉的就是当时北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

1999年4月25日,讲道德的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却被江泽民故意说成是「围攻中南海」,这并不奇怪;1999年7月20日公开镇压法轮功以后,江泽民要用五亿美金的贸易逆差把法轮功创始人引渡回国,也不奇怪;因为江泽民的理由是:「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现在,形势咋样了?从每逢4月25日江泽民就犯病,可知一二。△

(人民报首发)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新唐人电视台全球系列大赛即将上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