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資深記者的退黨聲明(圖)
 
——──《九評共產黨》四周年民心覺醒大潮系列回顧
 
2008-12-9
 



【人民報消息】經過了大約9個多月的心靈折磨,我決定從今天起通過你們宣布退出邪惡的共產黨。不過我非常遺憾的是,我暫時還不能像你們這些生活在自由世界裡的人一樣公開宣布這個決定,我還得每月繳黨費,過“組織生活”,應付那些無能的大官,做兩面人。但是我心裏真的已經離開了這個黨,我想讓你們作為我退黨行動的見證人。等到哪一天中國實行了民主制度,我請你們證明,我,章畔洛,請記住我的名字,當然暫時只能用化名,早已經不是這個組織的黨員了。我還感謝你們想得很周到,讓我們這些還在中國國內的人也有一個用化名錶達自己退黨願望的機會。名字只不過是一個符號,在這個符號後面的人完全是真實的。

我是一個無神論者,我不太相信天滅中共的說法,但是根據歷史潮流,民主制度在中國總是要實現的。我這樣做,一方面是良心的驅使,另外一方面也是看到了歷史的趨勢,我不想讓這個黨的邪惡毀掉未來自己輝煌的人生。雖然人到中年,我還珍惜自己的前途,要為未來著想。也許在一、二年以後我有機會來到自由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氣,那個時候我也需要你們為我證明,我早就已經離開這個共產黨制度,站到民主隊伍這一邊了。儘管我有多年的黨齡,擔任過一定的職務。

回想1989年,我在首都大報工作,出於對正義和良知的追求,對人民的關懷,對自由的嚮往,我像我的許多同事一樣,作了一個人民記者應該做的事情,真誠地報導了北京學生、市民的愛國民主運動。事後受到追究,還要跟著批判“動亂”,好在終於度過難關。這幾年在國內,從升官發財的角度來說,我還活得不錯,可是一到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又常常會感到一種良心的譴責,1989年的那個血氣方剛的記者死了!

我的親友多在國外,他們經常給我提供海外重要事件的信息,我的職位也讓我可以得到一般老百姓看不到的消息,在與一些高級幹部的打交道中看到他們的種種醜態和腐敗。在我所在的地方,一個實際上沒有什麼文化的礦工可以做省委書記,與省長勾心鬥角。而我們這些科班出身,才高學深,出版了多部著作的知識份子,卻只能跑腿,在他們蒞臨視察的時候陪笑臉。作為記者,我從心底裏贊成我們的同行焦國標教授討伐中宣部的網絡文章,但是,當我們的頂頭上司中宣部長、副部長來到我們這裏考察的時候,我們還要拍馬屁召開會議,傳達落實、貫徹這個可惡可恥的部長的“重要講話精神”。

我們這個地方煤礦處處,可是它沒有給百姓帶來財富,卻礦難頻頻,斷送了多少無辜的生命!有一年竟然在一個星期之內發生3次大礦難,奪走了近百條人命。我們這些記者卻奉命不能如實報導。記者們寫得最多的總是關於各種會議的報導,從總書記、省委書記到地方書記的官話。

說實話,我從來沒有煉過法輪功,也不一定贊成法輪功的一些理念。但是,當我和同事們跑遍了這裏的山山水水,了解到對法輪功成員的殘酷迫害程度之後,我們的心真的被震動了。海外的親友給我郵來了你們報導的,發生在我們這塊中原大地上公安當局對工廠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誣陷、開除、扣發工資、刑訊逼供的材料,事實上這只是冰山一角。被強姦的法輪功姐妹,被整殘甚至整死的法輪功兄弟,在我們這個省裏何止百千!作為一個有良心的記者,有一天我會用我的筆將這些事實全部披露出來。尊敬的高智晟律師是我的榜樣。

最後我想說的是,共產黨是一個法西斯組織,但是其中的黨員很多是好人,我採訪過很多這一類好人。我希望身在海外的法輪功朋友和民主組織能相信這一點。

再說一遍,我從今天起正式退出中國共產黨!請原諒我沒有透露我的真實姓名和工作單位,出於安全的考慮,我也只能委託國外的親友替我發表這個退黨聲明。

身在中國國內的有良心的記者: 章畔洛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