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人的一次血的教訓(圖)
 
龔平
 
2008-10-16
 



10月13日,楊佳二審在上海開庭,上千民眾聚集在上海市
高等法院門前聲援楊佳。“刀客不朽 ”的條幅在空中揮舞。

【人民報消息】今年7月,28歲的北京青年楊佳持刀殺死6名上海閘北公安分局警察。楊佳殺警後,在民間引起強烈反響,網路更是一片讚譽之聲,人們稱之為好漢、英雄、武松、現代的荊軻等,頌揚詩詞、歌曲、畫作廣為流傳。

楊佳案引起的社會反響,遠遠超出當局的料想,甚至也超出觀察家的預想。當六個警察倒在血泊時,場面不可謂不慘烈,卻沒有人為他們喊冤,而只有為執刀者喝采,這不能不讓人感到意外。但如果把時空拓展,這種異常又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釋。因為,如果把整個事件展開,人們可以看到,被殺者是侵害人,而施殺者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在決定殺警之前,楊佳曾經遭受了閘北公安分局警察的毒打。他一級級投訴,都沒有結果,最後只有訴諸暴力來討個說法。真實意義上,楊佳反抗的不是具體的警察個人,而是中共的整個壓迫制度。那六名警察中,有的也許跟他素不相識,更談不上恩怨與仇恨。不幸的是,他們是中共壓迫機器的一員,他們為這部迫害機器效忠。當中共對百姓犯罪的時候,百姓也就自然把仇恨對準了這部專政機器的每一個個體,那些沒有具體行惡的人也因此成為了被仇恨的對象。當受害人怒火爆發的時候,他們無可避免的成為報復目標之一。正是這個原因,楊佳拒絕認為他們是無辜的。這對替中共為虎作倀的人乃至所有中國共產黨人來說,都是一次血的教訓。而這場悲劇中所有涉及的人,從最根本意義上說,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是中共的暴政導致了他們的死亡。

時下的中國,社會不公、司法黑暗已經到了外界難以想像的地步。官商勾結,警匪一家,只要有點權力,便可以胡作非為,魚肉百姓。1999年之後,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為自己辯護的合法權利。如今,在地震中死於豆腐渣校舍的孩子的父母被剝奪了討回公道的權利,那些死於毒奶粉的嬰兒的父母在聘請律師時同樣遭到無情的打壓。2004年大學生孫志剛被打死,前幾天,哈爾濱也發生體育學院畢業生林松嶺被六名警察活活毆打致死的案例。在這種民怨遍地的情勢下,楊佳那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 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共鳴。

在法庭上,楊佳一語道破:“這些警察之所以敢這樣,都是因為他們的背後有你們”;“被這樣的警察管理著的國家,一個遵紀守法二十幾年的公民最後都會被判刑坐牢”。正是這種體制性的濫權,把楊佳們逼上了以暴抗暴的道路。對自己所為,楊佳平靜說出了“ 不後悔”三個字。他的平靜,產生的卻是驚天動地的震撼。這種視死如歸的悲壯的平靜,反映了內心尋求公道的強大決心與意志,強烈控訴著這個把人逼上絕路的社會不公,以及造成此不公的制度,而這種控訴,得到了民間普遍的同情與支持。

10月13日上午,各界關注的楊佳襲警案二審開庭。當天,上海市民、外地訪民、記者等約一千多人聚集在上海市高等法院門前。由於一些聲援楊佳的民眾遭到便衣惡警暴打,數百民眾高呼“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中共當年打倒“反動派”的口號,終於諷刺性的應在了中共自身。

某種意義上,楊佳案已經成為一種標誌性事件,它標誌著中國民間冤怨已經積攢到了隨時可以噴泄而出的程度。楊佳案作為一個個體抗爭的高峰,點燃了民間尋求正義、討回公道的火花。在官方完全失去了維護正義的意願與能力的時候,這一火花隨時可能變為熊熊大火,燃遍整個中國。

與其玉石俱焚、坐等一個雖言正當而卻慘烈的結局,不如採取代價更小的方式早日解體中共。如果更多的人用楊佳的勇氣,廣傳“九評”,力促“三退”,那麼,中共暴政將迅速消解於無形,中國社會將走向和平轉型,如此,則民之幸,國之幸也。

(文章有更動)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