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佳刀下幸存者--新警察王淩雲的回憶
 
草蝦
 
2008-7-26
 
【人民報消息】閘北七一血案,上海官府講真相,說楊佳向政法大樓的攻擊戰果是:

北門外,第1個保安,被扔了一個酒瓶;
北門口,第2個保安,被以刀柄敲擊頭部;
1樓 倪景榮 47歲 後保處服務中心主任 死亡
1樓 方福新 50歲 治安支隊 死亡
1樓 張義階 56歲 治安支隊 死亡
1樓 張建平 47歲 北站派出所 死亡
9樓 徐維亞 48歲 交警支隊 死亡
10樓 王淩雲 27歲 交警支隊 右肩右胸部傷
11樓 李珂 49歲 科技科 死亡
21樓 吳鈺驊 30歲 督察支隊 右胸刀刺傷
21樓 李偉 31歲 督察支隊 腮腺刀刺傷
21樓 孔中衛 49歲 紀委監察室主任 軍官轉役 腹部刺傷

如果真是楊佳殺的,那麼我們不難發現他的四項基本原則:

1. 殺人不殺己;
2. 殺男不殺女;
3. 殺官不殺民;
4. 殺老不殺新;

殺人不殺己,就是決不自殺,最明確的就是他最後在政法大樓的21樓,先被捉住了,奮力掙脫了,沒有自殺,繼續殺人。殺男不殺女,很明確的,想法大概是女人較少作惡,而且要養孩子的。殺官不殺民,例如底層大廳等等"便民窗口",有很多民正在"享受警方服務",楊佳沒有濫殺無辜,哪怕是擋路的兩個保安,畢竟都是混飯吃的老百姓。

殺老不殺新呢,就是對老警察要殺死,對新警察只是給個教訓。我們先看最後的那位[孔中衛],雖然49歲,但是軍官轉役的,只能算是新警察。再看9樓徐維亞和11樓李珂都是老警察都死了,夾在中間的10樓的王淩雲,27歲的新警察,卻沒死,所以不可能是楊佳殺完9樓累了、殺到10樓沒力氣了、殺到11樓又有力氣了?唯一的解釋就是楊佳刀下超生,這位新警察不該死。

據上海官府的描述,楊佳沖上21樓遇到的第一個吳鈺驊,殺倒他別擋路就行了,也不是狠心要殺死他。李偉也是。如果楊佳真心要殺死新警察吳鈺驊,那麼不可能讓吳鈺驊還有機會驚動李偉,那麼李偉和別的幾個新警察也都要被殺死。楊佳在21樓首次被捉住之後,還能掙脫,再殺傷2名新警察,最後被7名警察合力圍捕住了。可見,楊佳不是因為爬到21樓沒有力氣了才沒有殺死21樓的新警察吳鈺驊。

據此,我們可以確認楊佳的第4個堅持--殺老不殺新,殺死老警察,但不殺死新警察。楊佳一進大樓底層就大聲喝問"督察辦公室在哪",得到回答"在樓上",可見他是存心要殺入21樓的督察室,陷入絕路。所以那些被殺傷的新警察們,其實應該感謝楊佳少將的刀下超生了,否則他們每人每天多吃5個饅頭,都抓不住楊佳。

10樓的王淩雲,在醫院醒來之後,得知死的都是老警察,傷的都是新警察,為什麼應該這樣呢?難道那6位老前輩,真的是惡貫滿盈了麼?

小王不禁回憶起那年他上班剛一週,剛穿上警服的小王決定犒勞犒勞自己,到大世界看電影。買票子的隊伍排得老長的,小王舒口氣,排到最後頭。

"新警察伐?"旁邊一個人問。
小王納悶:"儂哪能曉得?"
"咳,老警察哪能排隊買票子,憨弗拉?"
"哦。"小王明白了,徑直走到售票口前,遞上錢說:"我買張票子。"
"新警察伐?"窗口裡的人笑了。
"你哪能曉得?"
"老警察哪能掏鈔票買票子,你直接進吧,沒人敢攔。"
"哦。"小王又長了見識,一試,果然沒人攔。

進了劇場,小王到樓下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屁股還沒坐穩,旁邊就有人問:"新警察伐?"真是奇了怪了,小王心裏疑惑,嘴巴還硬:"啥寧瞎講的!"
"人家老警察都在樓上廂看電影,樓下頭的全是儂格樣子的新警察。"
小王到樓上一看,哦喲,這兒有不少警察呢。
小王挑了個位子坐下來,沒多少辰光,電影就開了。旁邊的一個警察扭頭看伊一冷眼:"港督,新警察伐?"
"阿哥啊,儂哪能看得出我是新警察?"
"老警察哪能港督樣子,規規矩矩坐了嗨看電影的,看我。"
小王學著老警察,把兩隻腳翹起來,架在前排人的脖子上,果然舒服了許多,找到些當警察的感覺。

電影演了一半,小王有些內急,便往衛生間趕。在衛生間門口,被一個工作人員攔住了:"新警察伐?"
小王還是納悶:"我額角上頭又沒寫字,你哪能曉得?"
"哪有警察還到格地來格,人家全是從樓上廂往樓下頭出水,儂一看就是新警察。"
小王老噁心,自己差點給警察坍臺了。他爬到兩樓邊上廂,掏出物事,朝著樓下滋出一股來......
"嗨,樓上出水的是新警察伐!"樓下突然有人大聲喊。
"......"小王探著身子往下看。
"看啥物事看,人家老警察一出就是一度片,哪能像儂這個新警察,就往我一家頭頭上廂出!"

小王心情鬱悶,在馬路上尋了個小姐想溫存一番。一番摸索之後,小姐問道:"新警察伐! "
小王聽的有點頭暈,"哪能啦?"
"老警察哪有這樣有禮貌的,都是霸王硬上弓的。" 硬勁給小姐上完弓之後,小王決定再不給人民警察坍臺了,小姐費也不付,吧臺費也不結,大搖大擺的往出走。 老板扭頭看了看他說:"新警察伐?" 小王徹底快崩潰了,掐住老板的脖子問:"哪能這樣你還看出來?"
老板:"人家老警察不但白白相,走的時候還要收保護費呢!" 小王心想:赤那!!新警察也是警察呀! 於是對著老板說:保護費交把我!!!
老板說:"新警察伐?"
小王:。。。。
老板:"人家老警察全是叫阿拉送費上門,哪有親自來收的?"

小王受到歌廳老板的羞辱,決定拿出警察的威嚴,給老板觸點黴頭。聽著隔壁傳來的淫聲浪語,小王一腳踢開緊閉的門,對裏面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厲聲喝道:"都別動,阿拉是警察!" 女的懶洋洋地坐起,摟著那男人斜著眼對小王說:"新警察伐?" 男人也說:"小猴斯伊是新警察。"
小王又厲聲問這對狗男女:"拿哪能曉得我是新警察?"
女人嘴一撇指著身邊的男人道:"啊裏格老警察不認得伊拉局長格?"

小王一聽是局長扭頭就跑, 出門就撞一個人懷裏, 一看是個衣冠楚楚的先生,連忙道歉, 那人一笑,"新警察伐?"
小王快炸了"儂也曉得?"
"我是格地格的經理,老警察沒一個不認識我的。"

小王匆匆逃出歌廳,出門就看見路燈下一人在撬腳踏車, 他跑過去,捉牢伊要回警局。那人一瞥"新警察伐?"
"不是!!跟我回去!"
"瞎七搭八,老警察哪能管這種事體?"
"新警察哪能啦,新警察新形象!"
"瞎三話四,這句挨餓,拿局長還是新警察的時候,阿拉就聽過來!"

小王開著警車徑往朋友家,一路是風馳電掣,好不愜意,在街道拐彎出,一個人騎著輛腳踏車突然從暗處冒出來,小王踩剎車來不及,"砰"的一聲,腳踏車連人一起飛出去了,小王慌忙下車,走向前一看,那人的腿部不停的有血冒出,地上廂已經有一大灘血跡了,瞎結棍。小王二話沒說,抱起那人就往車子那兒走,那人呻吟著問小王:"同志,新警察伐?"

小王納悶:今天怎麼每個人都問我是不是新警察,我今天是不是撞邪了?
伊呻吟著接著說道:"老警察哪管碰到啥物事,拉著笛就走了,哪能象儂還停車看我,弄害得我現在交關難過 ......",挨餓沒講光特,伊就昏過去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