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激動了!中國大陸第一代舞蹈家驚讚神韻(圖)
 
2007-7-9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精彩鏡頭──舞蹈《梅》片段。

【人民報消息】7月8日全世界中國舞大賽決賽紐約落幕當晚,參賽選手和大賽觀眾在紐約大學表演藝術中心觀賞了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神韻藝術團此前在四大洲三十三個城市演出了八十一場晚會,觀眾人數超過二十萬。一位來到海外的權威中國舞舞蹈教育家和評審專家專程前來觀看了演出。

據大紀元記者孟圓紐約報導,這位49年後中國舞蹈學院培養出的第一代中國舞演員只看了半場就說:“太激動了!這才是藝術,藝術就該屬於人民!藝術不應該被當作某個政權的工具,用它們樹立的所謂政治‘權威’‘正宗’剝奪別人按自己想法創作的權力。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創作,每個人都可以用藝術的形式表達他們自己。”

演出結束後,他對大紀元記者說:“我非常高興!這場演出非常好,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的思想一下開闊了許多。在大陸,搞藝術的人全都被套著緊箍咒,一個作品出來了,先要交給院裏審,再交到局裏審,再交到文化部裏審,現在這還不夠,李長春的宣傳部又搞出一套來,還得交給他們審。都是外行審內行,藝術都被扼殺了,加進的都是他們的思想。藝術應該是用來抒發人的真情實感的,應該是美好的。不只是編導,也包括演員,都要這樣表現,比如小舞劇的故事情節裏有矛盾:壓迫和反迫害,最後有美好的結果,很感人。”

老專家還說真沒有想到他的這些國外同行能把舞蹈編的這麼好,神韻的每個節目都有內涵,表演形式“非常大膽”。《花木蘭》雖然只有三個場景:家園、戰場、家園,非常簡潔,可是就是一個小舞劇,把故事交代的非常清楚。其實《木蘭辭》中就是這麼簡單,但是現在國內沒有人敢這樣做,因為全都要考慮經濟效益,怕太簡單沒人看,但神韻演出中這種手法運用的就很好。《創世》第一個場景是天上,第二個場景是人間,切換的很巧妙,每次都能打動人。像《精忠報國》這樣的故事,國內根本沒有人願意編,可是神韻的演出岳母刺字的場面非常震撼人心。

對於神韻藝術團舞蹈編排,老專家認為每個節目都非常優美。整齊的陣型很有氣勢,有些隊形錯落有致,層次豐富。如果今天紐約大學的場地再大些,就更好了。

老專家回憶起中共在文革中對藝術的壓制,說:“有一個小芭蕾舞劇,按芭蕾舞的編排方式要有男主角托舉女主角的動作。這種托舉表達的是愛情,可是江青不允許在藝術創作中反映愛情,編者只好編成屋子著火了,男女主人翁沖出屋外,可是姑娘突然想起屋裏有‘毛主席像’,又反身回去把‘毛主席像’抱出來。男主人翁看到姑娘冒生命危險搶救的是‘毛主席像’,感到姑娘‘思想’非常好,於是迸發出愛情的火花,終於把姑娘舉起來了……!這是什麼藝術?!一個正常人的思想會是這樣嗎?一個好端端的姑娘為什麼要犧牲自己的生命去搶救一張死人像?!”

他很為中國大陸古典舞的前途擔憂,說現在國內古典舞沒有市場,古典舞演員為了生活只能去給那些港臺歌星伴舞,跳一些空洞無物的東西,一晚上掙200元。有些港臺歌星抱著麥克風撕心裂肺的樣子很難看,可還是“歌唱家”,真正的藝術反而沒有市場。

欣賞完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和神韻藝術團的晚會,老專家非常欣慰:“中共總想破除傳統文化和經典文化,文革燒書,結果文革後名著不是又出來了嗎?我今天看了大賽和晚會覺得安心了很多,以前我看不到這些,但今天我相信傳統文化是人民的文化,是長在人們心中的,永遠也斷不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