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激动了!中国大陆第一代舞蹈家惊赞神韵(图)
 
2007-7-9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精彩镜头──舞蹈《梅》片段。

【人民报消息】7月8日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决赛纽约落幕当晚,参赛选手和大赛观众在纽约大学表演艺术中心观赏了神韵艺术团的演出。神韵艺术团此前在四大洲三十三个城市演出了八十一场晚会,观众人数超过二十万。一位来到海外的权威中国舞舞蹈教育家和评审专家专程前来观看了演出。

据大纪元记者孟圆纽约报导,这位49年后中国舞蹈学院培养出的第一代中国舞演员只看了半场就说:“太激动了!这才是艺术,艺术就该属于人民!艺术不应该被当作某个政权的工具,用它们树立的所谓政治‘权威’‘正宗’剥夺别人按自己想法创作的权力。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创作,每个人都可以用艺术的形式表达他们自己。”

演出结束后,他对大纪元记者说:“我非常高兴!这场演出非常好,远远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的思想一下开阔了许多。在大陆,搞艺术的人全都被套着紧箍咒,一个作品出来了,先要交给院里审,再交到局里审,再交到文化部里审,现在这还不够,李长春的宣传部又搞出一套来,还得交给他们审。都是外行审内行,艺术都被扼杀了,加进的都是他们的思想。艺术应该是用来抒发人的真情实感的,应该是美好的。不只是编导,也包括演员,都要这样表现,比如小舞剧的故事情节里有矛盾:压迫和反迫害,最后有美好的结果,很感人。”

老专家还说真没有想到他的这些国外同行能把舞蹈编的这么好,神韵的每个节目都有内涵,表演形式“非常大胆”。《花木兰》虽然只有三个场景:家园、战场、家园,非常简洁,可是就是一个小舞剧,把故事交代的非常清楚。其实《木兰辞》中就是这么简单,但是现在国内没有人敢这样做,因为全都要考虑经济效益,怕太简单没人看,但神韵演出中这种手法运用的就很好。《创世》第一个场景是天上,第二个场景是人间,切换的很巧妙,每次都能打动人。像《精忠报国》这样的故事,国内根本没有人愿意编,可是神韵的演出岳母刺字的场面非常震撼人心。

对于神韵艺术团舞蹈编排,老专家认为每个节目都非常优美。整齐的阵型很有气势,有些队形错落有致,层次丰富。如果今天纽约大学的场地再大些,就更好了。

老专家回忆起中共在文革中对艺术的压制,说:“有一个小芭蕾舞剧,按芭蕾舞的编排方式要有男主角托举女主角的动作。这种托举表达的是爱情,可是江青不允许在艺术创作中反映爱情,编者只好编成屋子着火了,男女主人翁冲出屋外,可是姑娘突然想起屋里有‘毛主席像’,又反身回去把‘毛主席像’抱出来。男主人翁看到姑娘冒生命危险抢救的是‘毛主席像’,感到姑娘‘思想’非常好,于是迸发出爱情的火花,终于把姑娘举起来了……!这是什么艺术?!一个正常人的思想会是这样吗?一个好端端的姑娘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抢救一张死人像?!”

他很为中国大陆古典舞的前途担忧,说现在国内古典舞没有市场,古典舞演员为了生活只能去给那些港台歌星伴舞,跳一些空洞无物的东西,一晚上挣200元。有些港台歌星抱着麦克风撕心裂肺的样子很难看,可还是“歌唱家”,真正的艺术反而没有市场。

欣赏完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和神韵艺术团的晚会,老专家非常欣慰:“中共总想破除传统文化和经典文化,文革烧书,结果文革后名著不是又出来了吗?我今天看了大赛和晚会觉得安心了很多,以前我看不到这些,但今天我相信传统文化是人民的文化,是长在人们心中的,永远也断不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