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咽氣兒前望眼欲穿的願望
 
林立
 
2007-6-21
 
【人民報消息】老江最近時常造出些假消息,證明自己可以不聽胡的命令,想回上海就回上海。看來回不成上海是老江的一塊心病。

今年一月份,明明老江在北京,卻放消息說自己一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西郊賓館五號樓,舉辦「懷舊歌曲」晚會。 還虛張聲勢的說,朱熔基、李嵐清、劉華清等四十多名原黨政軍高層參加,表明這些人還給他面子,他還指揮的動。並說江本人彈奏了《四季歌》、《夜半歌聲》、《含苞玫瑰》等,跟真事兒一樣。

鄧小平生前不發這種消息,毛澤東每星期辦舞會,從來不貼告示。因為他們不但不需要,而且還怕造成不良影響。江是缺什麼,讓文字槍手補什麼。

老江當政時收獲最豐的是春節,這兩年最難熬、最蕭條的也是春節。

老江體重一直莫名其妙的往下掉,請來哪個高明營養師調理也無濟於事。張愛萍去世的追悼會上,江澤民和家屬握手時,那倆胳膊跟柴火棍兒似的細。怎麼解釋呢?於是,老江發出一個消息,說請了兩個營養師調劑如何減體重。呵。

今年,又一波掉體重高潮上來了,於是江澤民放消息說,四月十五日晚十時患急性腸胃炎,進上海華東醫院高幹樓留醫。並說,「院方指:江澤民體重達九十二公斤,血脂高,保健醫生要江減體重配合治療。江澤民在滬,住在西郊別墅三號樓」。

患急性腸胃炎本來就在拉稀跑肚,「保健醫生要江配合減體重」,這邏輯不通啊,江要兩個人架著才能站起來,這松包樣兒也不適宜頻頻往廁所跑啊,再說江管的了李長春在新華網上刊登什麼,但自己那蛤肚蛙腸裡的稀屎可不聽指揮,它要指揮你啊。

另外,江住在什麼地方曾廣而告之過?沒有。另外,沒住上海為何非要逞能說在上海?為了讓腦瓜子不靈活的上當,還給個具體地址,呵。這不就是打不過胡溫,筆頭子上找安慰嘛。其硬度力度還不如阿Q!

江氏小特務出文章說,現在北京市的宣傳部長換誰都要江澤民定,並且說定誰定誰了,新華網一公布,江說定了誰,誰沒在那個位置上。呵。

還有一個小例子,原來,江蘇省政府出資六千萬元準備興建「江澤民故居」,但在動工前,今年3月份,突接上面緊急通知──暫停,等候上面「有關部門」通知是否興建。直到今日,「有關部門」一直患健忘症。既然老江在高層的指揮能力到了太上皇的程度,怎麼連興建自己的故居都做不了主,還要等那遙遙無期的「通知」?

江嫡親幹將黃菊從死到燒、到定論的過程和結果都讓老江尷尬萬分。

為了表示自己心情很好,江近日又放出一個假消息,地點還是在上海。說五月四日、五日,江澤民在上海西郊賓館舉行了兩場「朋友知己」聚會式的「江澤民之春」音樂會。

江這身子骨還能鬧「春」嗎?

因為實在太虛弱了,所以說音樂會進行了兩場,說四日是懷舊音樂,五日是古典音樂。江說他即席演唱了《十字街頭》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彈奏了《圓舞曲》。

別說沒這事,就是有這事,八十多歲、兜著「尿不濕」、一身臊味兒、連生活都無法自理的人,發出的那動靜兒,誰有膽兒去「享受」?

一月份的假消息還把朱熔基、李嵐清、劉華清給連連上,朱熔基委婉的表示,「下次別這麼幹」。所以,這次雖然把兩場賓客增加到一百二十人之多,但都無名無姓。

回上海,是江澤民咽氣兒前望眼欲穿的願望。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