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沒有軟弱過(圖)
 
朱婉琪
 
2007-7-25
 


臺灣人權律師朱婉琪,6月27日第二度被拒入境,並遭香港警察以鎮暴毯捆綁上飛機,強制遣送回臺灣。(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那年,俄國聖·彼得堡的寒冬,我和一群俄國當地及臺灣一起來的法輪功學員,在一個不起眼的市集裏,嚮往來的人發送著俄文的迫害真相傳單,上面寫的是許多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而遭到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的故事,和海外學員在世界各地要求協助停止迫害的努力。

我們臺灣人在如此一個陌生、語言不通的國度,以簡單的俄文“謝謝”,向來往接過傳單的俄國人道謝,雖然我們無法以語言跟這些陌生的過客溝通,心裏卻呼喚著他們:請來了解真相吧,來協助停止上億人在中國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到的殘酷迫害吧。我們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一起來和平制止這場人權迫害!

在市集裏,我碰到了一個清瘦的俄國小女孩,大約6、7歲,有點倦容,也拿著一疊迫害真相傳單,她一邊跳著、一邊發著,我想她為什麼不好好走路,要邊跳邊發呢?仔細一瞧,才發現她穿得很單薄,零下一、二十度的寒冬,她竟然沒穿襪子,蒼白幹瘦的腳踝拖著一雙破球鞋,原來她一跳又一跳的是為了暖和身體,我心裏由不得怪這孩子的母親,為什麼不好好照護女兒呢?

我攔下了小女孩,立刻找來一個當地學員去問這孩子的家人在哪裏?原來這孩子來自單親家庭,母女都是法輪功學員,母親打工維生,沒什麼收入,賺來的錢除了維持溫飽就是拿來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材料,有回母親問這個相依為命的小女兒,如果把賺來的錢拿來買新鞋和新襪子,就沒錢印更多的真相資料了,這兩件事只能選其一來做,孩子要選哪一樣呢?小女孩選擇要媽媽印真相傳單,要讓俄國人知道法輪功的好,和中共迫害的殘忍。

聽完後,我請人翻譯,問這個小女孩,真是這樣嗎?她點點頭,笑笑的表示這沒什麼,就跳開了,當時的我不能自己的掉下淚來,從此,我再也沒有軟弱過。

在6月24日深夜,我把俄國小女孩的故事告訴了當時不讓我入境、把我羈留在香港機場入境處辦公室的官員和警察。因為我要在胡錦濤來香港訪問的“敏感時期”,呼籲胡錦濤法辦迫害元兇的江澤民、李嵐清、羅幹等人,因為我要站出來聲援香港法輪功團體在香港土地上控告江、李、羅,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而遭到香港入境處攔下,不讓我進去。

在被扣留期間,我跟值班的官員一直講著我為什麼為法輪功團體奔走人權的心路歷程,我如何從九一一恐怖攻擊中死裏逃生,和我在臺灣人都搞不懂什麼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時候,義務的做全球反對第23條立法聯盟的臺灣代表,站出來為香港的人權說話。

今天港府因為中共國副主席曾慶紅強力防堵法輪功入境的命令,如此執意的要剝奪我信仰和集會自由,不讓一個也支持香港人人權的女律師入境,我為這些無法自主、無法勇敢堅持港人自治的港府高級官員感到悲哀,我由不得又想起那個仁慈而大度的小女孩。我也溫和的對他們講著許多人默默為法輪功人權努力的感人故事,在兩次用防暴毯裹我的、強行遣返我的女警中,有的是紅著眼、帶著淚的。香港警官的淚,那是她的良知啊。我珍惜那一點微弱的善念。

我還告訴身邊那些執行命令的官員:你們知道中共為什麼不讓我們法輪功學員入境嗎?因為“邪不勝正”,它怕善的、它怕正的,它怕法輪功揭穿它的底,連一個手無寸鐵、溫和的中年女律師中共都怕,不正是因為中共已經徹底的信心崩盤了嗎?請你們回去告訴你們香港的長官,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多麼不值啊!

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就沒有成功過,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和我都不會放棄的。我們會持續的、堂堂正正的站在香港土地上,讓更多的中國人和香港人知道迫害的真相,一起來反迫害!一切的暴力及迫害對於有堅定信仰的修煉人都是徒勞,歷史將見證這一切。

(作者為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亞洲執行長)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