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没有软弱过(图)
 
朱婉琪
 
2007-7-25
 


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6月27日第二度被拒入境,并遭香港警察以镇暴毯捆绑上飞机,强制遣送回台湾。(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那年,俄国圣·彼得堡的寒冬,我和一群俄国当地及台湾一起来的法轮功学员,在一个不起眼的市集里,向往来的人发送着俄文的迫害真相传单,上面写的是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而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故事,和海外学员在世界各地要求协助停止迫害的努力。

我们台湾人在如此一个陌生、语言不通的国度,以简单的俄文“谢谢”,向来往接过传单的俄国人道谢,虽然我们无法以语言跟这些陌生的过客沟通,心里却呼唤着他们:请来了解真相吧,来协助停止上亿人在中国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到的残酷迫害吧。我们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一起来和平制止这场人权迫害!

在市集里,我碰到了一个清瘦的俄国小女孩,大约6、7岁,有点倦容,也拿着一叠迫害真相传单,她一边跳着、一边发着,我想她为什么不好好走路,要边跳边发呢?仔细一瞧,才发现她穿得很单薄,零下一、二十度的寒冬,她竟然没穿袜子,苍白干瘦的脚踝拖着一双破球鞋,原来她一跳又一跳的是为了暖和身体,我心里由不得怪这孩子的母亲,为什么不好好照护女儿呢?

我拦下了小女孩,立刻找来一个当地学员去问这孩子的家人在哪里?原来这孩子来自单亲家庭,母女都是法轮功学员,母亲打工维生,没什么收入,赚来的钱除了维持温饱就是拿来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材料,有回母亲问这个相依为命的小女儿,如果把赚来的钱拿来买新鞋和新袜子,就没钱印更多的真相资料了,这两件事只能选其一来做,孩子要选哪一样呢?小女孩选择要妈妈印真相传单,要让俄国人知道法轮功的好,和中共迫害的残忍。

听完后,我请人翻译,问这个小女孩,真是这样吗?她点点头,笑笑的表示这没什么,就跳开了,当时的我不能自己的掉下泪来,从此,我再也没有软弱过。

在6月24日深夜,我把俄国小女孩的故事告诉了当时不让我入境、把我羁留在香港机场入境处办公室的官员和警察。因为我要在胡锦涛来香港访问的“敏感时期”,呼吁胡锦涛法办迫害元凶的江泽民、李岚清、罗干等人,因为我要站出来声援香港法轮功团体在香港土地上控告江、李、罗,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而遭到香港入境处拦下,不让我进去。

在被扣留期间,我跟值班的官员一直讲着我为什么为法轮功团体奔走人权的心路历程,我如何从九一一恐怖攻击中死里逃生,和我在台湾人都搞不懂什么是〈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时候,义务的做全球反对第23条立法联盟的台湾代表,站出来为香港的人权说话。

今天港府因为中共国副主席曾庆红强力防堵法轮功入境的命令,如此执意的要剥夺我信仰和集会自由,不让一个也支持香港人人权的女律师入境,我为这些无法自主、无法勇敢坚持港人自治的港府高级官员感到悲哀,我由不得又想起那个仁慈而大度的小女孩。我也温和的对他们讲着许多人默默为法轮功人权努力的感人故事,在两次用防暴毯裹我的、强行遣返我的女警中,有的是红着眼、带着泪的。香港警官的泪,那是她的良知啊。我珍惜那一点微弱的善念。

我还告诉身边那些执行命令的官员:你们知道中共为什么不让我们法轮功学员入境吗?因为“邪不胜正”,它怕善的、它怕正的,它怕法轮功揭穿它的底,连一个手无寸铁、温和的中年女律师中共都怕,不正是因为中共已经彻底的信心崩盘了吗?请你们回去告诉你们香港的长官,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多么不值啊!

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和我都不会放弃的。我们会持续的、堂堂正正的站在香港土地上,让更多的中国人和香港人知道迫害的真相,一起来反迫害!一切的暴力及迫害对于有坚定信仰的修炼人都是徒劳,历史将见证这一切。

(作者为 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 亚洲执行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