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訴江案與聲援中國律師(中)
 
2005-3-4
 
【人民報消息】(接上)

大紀元記者辛菲3月4日採訪報導,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鎮壓和迫害已有五年多了,法輪功學員和一些正義之士一直努力在國際上尋求法律公正,取得了卓越的成效。而在中國大陸,以名律師高智晟、郭國汀為代表的維權律師,也在為法輪功學員爭取公民權,並得到海內外正義人士和國際輿論的支持和響應。

大紀元記者辛菲日前採訪了朱婉琪律師。朱婉琪律師是“全球公審江澤民律師團”的35位律師成員之一、臺灣地區的律師代表發言人,也是全球反對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的臺灣區代表。

記者:您對最後這些案子能夠勝訴有信心嗎?

朱婉琪律師:我們應該這樣講。全球訴江案涉及對於中國前國家元首的控告。對這十四個國家而言算是史無前例的,對當地國而言是個空前的大案。我必須謹慎的說,儘管每一個案子我們都努力的提出了相當的證據,但在法律上不見得每一個案子都會勝訴。我們希望在法律上獲得勝訴,但是我們更在意國際社會能夠清楚地了解這場迫害,勇於站出來,要求中共停止這場迫害。國際人士都能夠挺身站出來,正義地支援制止這場迫害,是律師團最迫切的期待。

即使目前全球訴江案還在程序審理階段,還沒有走到實質審理的階段獲得勝訴。但是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已經達到我們部份的目的了,因為已經有那麼多,上千的律師,和許許多多國際社會中大大小小的團體了解真相,出來聲援。儘管律師團最終的目的是把江澤民及其黨羽在國際司法的這個層面上,將他們繩之以法。可是在此之前,我們認為全球訴江案,非常重要的目的還是在於趕快地停止在中國的這場迫害,我們不忍見無辜的人命在中共利用國家機器迫害下一天天死亡,那麼多主流社會的群眾遭到酷刑,失去自由。

對於律師團而言,法律手段的真正目的是為了保護法輪功學員最可貴的生命和自由。我們最希望的還是這些訴訟的本身能夠喚醒人們,尤其是中國人對於這場迫害的真相的認識,趕快協助停止迫害,請社會各界伸出正義的援手,不要再讓善良的中國人民慘遭中共毒手,失去寶貴的生命和自由。多少家庭、婦女、兒童都在等待著這場迫害的結束,重建家園啊。請國際社會幫忙制止吧,我們到底對這場迫害還要姑息多久呢?

記者: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是非常敏感的字眼,儘管很多人不斷地知道法輪功的真相,但還是不敢公開表示支援。最近高智晟公開為法輪功上書,為法輪功學員辯護、郭國汀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今日也給人大、政協上書,要求查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件。這都是非常勇敢的行為。您覺得是否將來有可能在中國大陸也進行這樣的訴訟案?

朱婉琪律師:在目前,除了像高智晟律師、郭國汀律師,他們十分勇敢的,很公開的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提出訴訟,事實上,臺灣的臺商,還有法輪功學員也有很多機會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其中也碰到了不少律師界人士,不只是高智晟、郭國汀律師,從我們接觸的人士當中了解到,很多律師,包括法官在內,他們也都清楚了解法輪功遭到迫害的情況,也知道這場迫害在中國的法律制度下是非法的。但是擔心自己的身家安全,所以還有所顧忌。

如果能夠把高智晟、郭國汀律師這樣的義行、維權的具體行動更大面積地讓中國的法律界能夠知道,讓更多的維權律師了解他們並不孤單,在海外,有那麼多法律界對他們的努力已經開始有高度的關注了,讓這樣正義的聲音經由傳媒等不同的管道讓更多的中國法律界的人士理解的話,我們相信就像在海外一樣,很多法律人也可以在中國成立一個起訴迫害法輪功江澤民集團的律師團,我們對於這樣的一個發展是非常有信心的。自古邪不勝正。正義永不孤獨,古今中外迫害修煉人只是一時的,天理昭彰,善良和正義終究會勝利的。

我們也相信,借由傳媒的力量,中共對正義的聲音是封鎖不住的,全球公審江澤民律師團在海外的訴訟勢必會讓更多的中國法律界的人士知道,當他們知道海外已經在那麼多的國家向江澤民集團進行法律上的控訴時,我相信會有更多的維權的人士為了保護人民的人權挺身而出,這是指日可待的。

記者:像高智晟律師、郭國汀律師等正義之士目前受到很大的壓力,非常艱難,您認為海外的律師界或者你們的律師團如何能夠給予他們一些幫助,幫助減輕他們的壓力?如何將國外和國內的正義的聲音接軌,更好地、更緊密地匯集在一起,搭起橋樑呢?

朱婉琪律師:我們從文明法治的國家角度上看,中國國內最大的問題是他們缺乏真正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他們對於國際資訊的了解及資訊的流通基本上是受到嚴厲的箝制和控管的。在中共政權對於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嚴格監管的情況下,的確造成了中國人民目前還沒有辦法大面積的了解國際社會對於法輪功真相的報導,可是由於21世紀的今天,商業活動的頻繁,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士進入中國,勢必會把海外發生的消息透過人傳人的渠道去傳播。當我們在海外傳媒的聲音越大,海外人士到中國從事商業活動或者旅遊,我們相信也勢必會把這樣的消息帶回中國大陸,讓更多的中國人了解真相。當他們真正重視起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時候,中共政權的獨裁封鎖、造謠欺騙的傳媒機制勢必會崩潰,國際傳媒的消息就會在大陸更自由地流通。

所以我們一再呼籲,希望負有嚴肅的社會責任的自由社會媒體不要畏懼強權和昧於商業利益,應該要將世所矚目法輪功團體受迫害的這麼一件人權大事,突破新聞封鎖,廣傳到中國大陸去,讓更多的中國人民了解在國際文明法治的社會,我們為中國人權所做出的努力,當他們更明白了國際社會是如何譴責這樣一個人權鎮壓的時候,我相信中國人民會反思,知道中國的人權、民主、法制應該和國際社會接軌,不再隨意的相信和聽任中共政府機器的操縱和擺布,真正重視和爭取言論和新聞自由,當中國人有更多的自由去了解海外的訊息的時候,我們相信中共政權反人類的罪行勢必會昭然若揭,無法再繼續欺騙人民、維持鎮壓。我們呼籲國際傳媒務必更大面積的將中共這些罪行曝光,這必將促使中國法律界的正義之士正視鎮壓真相、進而仗義執言。

此外,我們在海外也有很大的責任,經由學術交流的活動、拜訪、參觀等,也要把海外法輪功所提出訴訟的消息,和所搜集到的客觀的證據,帶到中國大陸去,讓更多的人能夠了解。

記者:你們這樣的一個努力,在國際社會是否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你剛才也提到聯合國國際法庭和國際刑事法庭的一些缺陷,你們這樣的義行是否會促使他們改善現在的狀況,是否使國際上更多的人更深入地了解法輪功真相,認識到法輪功的問題不僅是中國的問題,而且是一個全世界的問題。

朱婉琪律師:近一兩百年來,在西方文明法治的發展過程中,西人對於人權的內容及維護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及認識,同樣的,他們對於中國共產黨不尊重人權和自由也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換句話說講,在海外不論是跟一般民眾或是跟知識份子,對他們講清中共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的時候,絕大多數的人都能夠理解,因為中共長期以來在國際人權記錄上的敗壞,已不是一兩年的事情,那麼多年,從中共執政以來,殺戮了多少人,它們的暴政也不是這幾年的事情,所以讓西方社會了解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相並不困難,但還有一個症結,還需要法輪功學員和全世界正義良知之士的努力,就是對於中共政權執政的無奈,對於中共人權敗壞的記錄,只停留在譴責的這樣一個階段上面,現實上還不足以使中共停止這樣的一場迫害。

在目前國際司法缺漏尚未及時的補救情況下,我們相信國際社會輿論的力量,以及個別國家在了解這場迫害的情況下,對中國政府更具體的提出停止鎮壓的要求是非常重要的。國際社會能夠不受中共經濟利益的誘惑,能夠站在正義的一邊,更公義地為法輪功學員主張公道,這一部分還是需要更多的社會各界的人士來督促他們自己的政府正視這個迫害。

在亞洲那麼強大的一個勢力不尊重人權的情況下,法輪功被迫害影響所及絕對不只是中國一地的問題,它所影響的也是其他國家人民進入中國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的問題,所以放大來看,國際社會經由法輪功學員所提出的迫害證據也應該反思到他們將來跟中國進行更進一步或者更密切的交易往來的時候,他們自己國家的人民也會因為這樣一個中共長期敗壞的人權記錄、不尊重法治的事實,而使他們自己的人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不同程度的侵擾,從法輪功例子來看,很多外國籍的法輪功學員進入中國大陸也同樣地遭到了迫害。如果中共不去改善人權狀況的話,不尊重任何信仰、言論、新聞自由的話,那其他國家的人民到中國後,也照樣會被剝奪人身、信仰、言論自由。的確有很多西方法輪功學員在進入中國大陸後被非法關押,受到不同程度的非法拘禁、非法取證,甚至人身傷害。中國人權的敗壞已經不是中國人自家的事,也影響著世界人民的安全。

因此如何促使各國政府要求中共一定要改善人權並且在法輪功問題上提出一個合理的解決,並且對於施暴的獨裁者給予應有的制裁,這個本身的意義應該是很深遠的。

記者:是的。海外也有大量的報導,西方法輪功學員進入中國受到打壓,另外,也聽說身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中共通過駐外使領館、媒體、特務等把這場迫害輸出到各個國家,因為法輪功在60多個國家都有人在煉。最近聽說法輪功學員大規模地受到電話騷擾。海外法輪功學員也都是各個國家的居民、公民,這樣的迫害輸出也影響到別的國家的民主自由、甚至本國民眾的人身安全,這方面您能談談嗎?

朱婉琪律師:江澤民在對於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對於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還是進入中國的西方法輪功學員,以及在海外生活的法輪功學員所進行的人身騷擾,還有誹謗,還有製造仇恨,種種的舉措,很多政界人士把它稱為“新國家恐怖主義”。當一個獨裁的政權利用政治和經濟利益竟然在全球各地對於這樣一個手無寸鐵、沒有任何政治意圖的修煉團體進行這樣的陰謀迫害,很多人都認為它是一種新的國家恐怖主義,新的國家恐怖主義延伸到西方法治國家境內進行,公然違反其他國家的法律,對其他國家土地上的人民進行這樣的一個迫害,事實上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這種實施跟蓋達等恐怖組織,簡直是異曲同工,這些恐怖組織在海外的恐怖行動試圖鏟除異己,操作也是全球性的。當他們有攻擊的目標的時候,是不擇手段的,非常恐怖的威脅目標的人身安全。中共手法竟也同出一轍。

中共不斷地利用中領館在外國土地上威脅法輪功學員,利用傳媒造謠煽動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最近,今年2月份,還利用電話,從中國北京發出來,向大約7、8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電話騷擾。在電話當中,不斷地誹謗法輪功學員,以臺灣為例,幾百人在過年的期間一天就受到20、30通的電話騷擾,騷擾的物件、接電話的不僅是法輪功學員本身,還包括他們接電話的家人,也同樣地會遭到這樣的一個隱私上的侵犯及生活安寧的威脅,中共是怎麼樣知道海外法輪功學員的住家電話和手機的?如何利用通訊系統進行大規模的騷擾?由於科技的發達,這種新國家恐怖主義已經不只是在一個國家的土地實施,已經把這種恐怖延伸到其他國家的土地上。

據我所知,這些在海外被電話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也向當地的警察機關報案,臺灣的法輪大法協會的理事長,就曾經不斷地接到騷擾電話,他已經向警察局報案,臺灣治安單位立刻表示對本案的重視,因為這很可能影響到國家安全。

從小的方面來看,是個人的人身安全;從大的方面來看,他們這樣的對海外實施恐怖威脅確實會影響其他國家的國防安全,除了臺灣以外,包括美國、澳洲在內,這個電話騷擾案也引起了當地情治機關的重視。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確實已經到了一個喪心病狂、無孔不入的地步,值得每個國家的政府、司法機關的重視。如果這場迫害不及時的停止的話,我們還不知道除了電話騷擾,領事館派人跟蹤、造謠、毀損學員財物外,難以逆料中共新國家恐怖主義還會做出什麼樣的瘋狂舉動出來。

人類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是人類基本的權利。中共這種新國家恐怖主義已經使海外法輪功學員失去了這種免於恐懼的自由。如果一個人一天內不斷收到這樣的電話,他的生活起居一定受到莫大的影響。而且這不只是中國籍的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電話錄音內容還包括英文在內,所以中共所想針對的絕對不只是中國人而已,它的恐怖騷擾已經延伸到西方社會。西方社會還能不重視嗎?

我們在29個國家提出訴訟,不僅是想要及早停止法輪功學員繼續在中國遭受迫害,也是要制止中共進一步對海外和平善良的東西方人士免於恐懼自由的威脅。

這個21世紀國際人權最大的事情來講,我們不應該以狹隘的眼光,以某一個修煉團體所受到的迫害來等閑視之,我們應該有更宏觀的理解,就是說,當一個獨裁的政權已經可以利用國家資源,科技的發達,對全世界不同國家的人民進行騷擾的時候,所影響的層面就絕對不是一億人口的事情,不管是對於中國人民13億人口本身資源的浪費,或者對於全球各個國家安全的機制而言,中共目前所實施的國家恐怖主義應該進一步受到正視及制止。

我們律師團也在此提出呼籲,希望各國政府更緊密地了解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全球性操作,對於法輪功學員在當地所提出的訴訟希望能夠依法來判決,不要再受到政治因素的影響而坐視這樣一個國家恐怖主義的猖獗。我們希望經由在這些文明法治國家所提出的訴訟,讓江澤民集團的犯罪事實向世界揭露,相信這也是對於邪惡的中共當頭棒喝。希望各國政府不要因為任何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的影響而枉顧他們自己國家的人民應該受到的保護,不要讓自己國家的人民生活在中共的恐怖威脅之下。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