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大二奶工程完工 民眾熱議(多圖)
 
2007-7-17
 



國家大劇院坐落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西側,被指與周圍建築極不和諧。(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被大陸民眾嘲諷為“毒蛋、墳包、二奶工程、墳墓……”的北京國家大劇院,據報導已經於2007年7月13日正式全面完工外圍場地對遊客開放,而內部場館也將最後完工。

據新紀元記者浦慧恩綜合報導,不過,對這個被中共高調報導耗資近30億的龐然大物──國家大劇院,從一開始討論相關議題,直至兩年前曾經因資金而一度被擱置工程,再到近日完工,中國上下的批評、譴責、嘲罵聲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官方指造價27億元人民幣的國家大劇院於2000年上馬,期間來自國務院、人大及專家等多方的反對聲音不斷,但是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執意堅持下強行上馬,並最終“脫穎而出”。建築師斥責建築設計荒謬可笑,破壞傳統文化,民眾則指建設勞民傷財,浪費人民血汗錢。

期間也有坊間流傳,江澤民之所以力排眾異,乃“沖冠一蛋為紅顏”,是其送給其情人宋祖英的禮物,故也被網友戲稱為史上最大的二奶工程。

易經專家預言:要死人

早在大劇院設計論證階段,大劇院評委會副主席、加拿大建築大師艾瑞克遜在談到這個方案時用了”shroud”(屍衣)這個詞,意指它太像墳墓。評委之一的香港建築師潘祖堯說,“大笨蛋”對中國民族傳統和地方特色大唱反調,對天安門地區只有破壞性,沒有建設性。

身為中國易經學會會長,也是一位佛學大師的李燕對國家大劇院的觀察是:此地是風水中的“爻卦”位置,將來必有不斷的是是非非。他更預言:這個象墳頭的建築物,一旦施工,有相關的人會莫名其妙死去。

也有相關資料顯示,劇院建在古代永定河的河道上,施工時就有大量的水噴出來,雖被強行封住,但後患難料。有人戲稱,“驚動了土地爺,所以安得魯設計的巴黎機場才會坍塌”。




國家大劇院還被稱作墳墓。(Getty Images)

建築專家:外太空掉下來的雜種

李燕還特別指出,國家大劇院不僅嚴重破壞北京人文環境和諧,四周的5萬噸儲水和水下3層樓深的劇場,更如計時炸彈,一旦出問題後果不堪設想。他說,科學家測算過,1公升水滲漏到電源密布的水下劇場,電解後分解出的氫可產生200公升汽油能量,大劇院將恍如“汽油桶”。

在國內有建築大師之稱的歸僑彭培根教授連同114名建築專家聯名上書提出反對,他從專業角度指出,建築的形式是隨著機能而產生的,而劇院整個都是倒過來。先造一個造型,然後再去配它的結構,因此他認為,“安德魯的設計方案嚴重不合理,存在安全隱患。”。

彭培根教授等指出,由於這不是局部的技術性問題,而是設計方案本身不合理,修修補補不能解決問題,因此建議撤消這個不合格的設計方案,“現在撤消是損失最小的!”他們的聯名上書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隨著2004年5月23日安德魯在法國設計的戴高樂機場候機廳突然發生坍塌後,安德魯設計的國家大劇院的安全性再一次被各方密切關注。彭培根作為最強烈反對安德魯設計方案的建築學專家之一,2005年4月又一次公開主張,炸掉該建築物 “現在我主張把它炸掉,那一塊地方最好建成綠地或公園”。

彭培根稱這個國家大劇院為“外太空掉下來的雜種”。因為這個大頂,觀眾廳等必須安排在地面下的7至10米處,彭培根說有情況時儘管也有逃生之路,但要比從地面直接逃生要慢好幾倍的時間。緊急情況分秒必爭,有時就差一分鐘就得要人的命。國家大劇院四周的水面也存在安全隱患,“萬一來個三四級的地震,水下的玻璃通道震裂,地下的六七千觀眾都要從水裏鑽出來才能逃生,萬一有失誤、沒有任何人能負得起責任。”

彭培根認為,大型的公共建築不能把一個新試驗品直接拿來就用,這關係到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一定要從小到大,多次論證多次改進,的確非常安全了,才能拿來用。像2008北京奧運主體育館“鳥巢”以及國家大劇院都有這些問題,後患無窮。

世界建築史上最荒謬的大笑話

加拿大建築大師、教授、哈佛大學雙碩士麥-克倫批評道,“它的地理位置合適嗎?它是不是完全屬於西方世界的物品?但一點不科學,這應該是一個功能性非常強的建築物,但設計人把它當作一個藝術品來做,大錯特錯。上面加了蓋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傘。結果需要高大空間的舞臺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層樓,這是全世界建築界有史以來最荒謬的大笑話。”

麥-克倫表示,因為大量的池水而有絕對的危機,如果這個建築能建成,那全世界的建築教科書都可以燒掉了。他說,“一個愚蠢的構思、一意孤行地思考的方案。它是一個在西方絕對不會被允許的,反而在中國鑽了空子,成為有機會能實現的方案。”他堅信這這方案會給中國帶來羞辱。

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土木系前主任劉西拉也表示,美國“911”事件後,全世界在設計公共場所時都以反恐為主要考慮,國家大劇院水下逃生路線長達250米,與國際設計思路背道而馳。

世上最大的二奶工程

這個被專家認定存在高度安全隱患的大劇院工程之所以能上馬,乃是1999年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力排眾議的決策。民間一直流傳,這個耗資近30億的工程,是江澤民送大禮給其情人宋祖英的。

至於其中原委,中國學者呂加平在《向中央領導反映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中說:“現在社會上廣泛傳說,在人民大會堂西側花費三十多億人民幣修建的像墳包一樣的國家大劇院,是江澤民為宋祖英演出修建的。”

呂加平在給中共中央的上書中,要求對這些傳聞加以澄清,不過中共方面從未就他上書提到的傳聞加以“澄清”,而是默認。

網友稱大劇院為世上最大的二奶工程。有網民表示,那是某人專為“國母”建的演出場地,要不大家放眼看著第一個到裏面演出的人會是誰就知道了。

也有網民跟貼表示,J(江)主席給國母SZY(宋祖英)建的,國家大劇院你乾脆叫國家大妓院算了;有的說:泡妞真捨得下本錢啊,一動就30億。




世上最大的二奶工程。(Getty Images與網絡圖片合成)

吞食人民血汗的無底洞

國家大劇院造價昂貴,而每年的維護管理費也相當驚人。據介紹說劇場能容納5000多人,據說平均每個座位的費用高達70萬。而不管官方公布投資27億,或是坊間流傳投資38億,49億,100億不等的投資費用,但投入使用後每年維護管理費起碼要7000萬人民幣。

國家大劇院建成後,光電費每年就5000萬,還因為建築師的一個設計漏洞,一個劇場要演出,四個劇場的空調都要全開,因此一天的空調費要10萬元。同時,為灌滿環繞大劇院周邊逾三萬五千平方米的人工湖的水池,水費也是一個天文數字,據最保守的估計,每年運營費不下一個億,這將會成為吞食人民血汗的無底洞。

中國青年報早在2004年就報導,國家大劇院當時面臨比硬體更棘手的問題。有消息傳出,國家大劇院其時尚未建立起運營班底和體制,為此國家大劇院藝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國家大劇院演出經營部部長周志強,心急如焚地表示:解決不好,誰敢拍胸脯擔保,國家大劇院不會唱“空城計”?

全國政協委員喻權域表示,由於國家大劇院預計經營收入無法填補正常支出。雖然國家同意巨額補貼,但北京市對承接這個“資金黑洞”大劇院仍極不樂意,“個別領導人不聽民意一意孤行,後果他們要負責”。

2007年4月6日在一個小型的建築會議中,來自國內的幾位建築設計大師在提到“國家大劇院”的時候感慨萬千,有人建議在2008年奧運會之前把她炸掉。

一個座位價值兩所希望小學

大劇院工程在當初預算為26.88億元人民幣。這項建設投入比“希望工程”15年的募資還多。如果將這筆費用投入農村教育可以相當於“希望工程”15年的成就。

有資料顯示,大劇院工程內部三大劇院座位數已經確定為5473個,平均每個座位造價超過50萬。以每個希望小學平均造價25萬(參照浙江標準)計算,國家大劇院總投資可以建5473x2=10946所希望小學。有人根據上海大劇院的運營經驗預計,國家大劇院建成後的運營費和維護費用也將十分驚人,僅每月的電費就需要400萬元人民幣,可以建16所希望小學。

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自1989年創立以來,15年累計接受海內外捐款22億多元,資助250多萬名貧困學生上學讀書,援建希望小學9508所。在每100所農村小學中,就有2所是希望小學。

原計劃2004年底完成建築安裝的全部工程,後來推遲到2005年底。國家大劇院工程業委會覆負責人王爭鳴承認,工程資金缺口大約在兩億元左右。他解釋說,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主要工程材料費和運輸費上漲。另外一個原因是,國際匯率浮動的影響很大。原來大劇院的很多建築材料,包括管風琴、舞臺機械、燈光音響等重點材料都是通過國際招標,從歐洲國家採購的,而國家的外匯指標則按美元分配。

圓了誰的夢?

今年初,國家文化部長孫家正在國務院新聞辦記者招待會上說,建成國家大劇院可以說是圓了中國民眾多年以來的一個夢。但是到底圓了誰的夢,網友卻有不同解讀。

網上有文章質疑,大劇院將來的門票該賣多少錢呢?媒體沒有介紹,我們不妨做一個推理。前幾年投資5億元建成的上海大劇院正式演出票價是100元到800元,國家大劇院投資38億元,以投資金額判斷,平均門票低於1000元肯定賠錢。

文章說,我國劇院演出的一大特點是官員和關係戶免費,據說組建人員從建院那一天起就打算由國家補貼實行公益票價。也就是說,這個項目從出娘胎那一天起就註定了賠錢,而且是填不滿的無底洞。

文章表示,孫家正部長的圓夢說可以成立,誰也不能說13億中國人中沒有一個人做大劇院的夢,但可以肯定建大劇院絕對不是圓了“中國民眾的夢”。馬斯洛說人的需求是按層次遞進的,中國古語說衣食足知榮辱。讓我們用排除法分析一下,當今中國社會中究竟誰想圓國家大劇院的夢:

圓了農民的夢嗎?

農民占社會“民眾”總數的60%,去年農民年均收入2600元,他們當中固然有少數人先富了起來,但是絕大多數還沒看過有線電視,誰也不會將老婆孩子的嘴縫起來,當了褲子跑到國家大劇院過戲癮,說大劇院是圓了農民的夢才是癡人說夢。

圓了工人的夢嗎?

工人占社會“民眾”總數的25%。除了少數壟斷行業能保持較穩定收入外,大多數工人沒有社會福利保障,這部份人的生活水平決定了他們只能呆在家裏看電視,連看電影大片都是奢侈享受,到國家大劇院看演出,也許只是他們今生的夢。

對於壓根就沒想過到大劇院看演出的民眾來說,建成這個大劇院除了讓他們對比人生的反差和失落,更深刻地認識什麼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代版,恐怕難有其它感受。

文章認為,建設大劇院的人恐怕從來沒想讓這85%的人實現夢想。 同樣大劇院也不會使為了圓在中國社會只占10%左右中產階級的夢,更不會是為了圓那些對歌劇、舞劇鮮有興趣的金領群體的夢。

因此,把國家大劇院當成夢想追求的也許只有數量極為有限的“民眾”代表者和文藝界個別人。而這些人恐怕壓根就沒想過自己花錢買票進劇院,而且如果讓寫提案要求建大劇院的人大政協代表買票看戲,簡直是天方夜譚。

國家的恥辱

網文繼續指出,我們看看國家大劇院的1000元門票是個什麼概念?它是城市失業低保者半年的活命錢,是貧困大學生一個學期的生活費,是大半個中國農民將近一年的收入。

再看看建國家大劇院投資的40億元是個什麼概念?有的人大代表說,多建一所學校就是少建一座監獄。20萬元可以建一所希望小學,40億足以建兩萬所希望小學,一個學校如果招收200名學生,足以使400萬貧困學生受到教育。這些人中哪怕只有1%的人犯罪,全國就會新增4萬個罪犯。

無論從國情還是從民意出發,都沒有建設如此豪華大劇院的任何依據。

人們可以用無數華麗的辭藻把國家大劇院本身及其 象徵意義描繪的美輪美奐,但是在我看來,它只是把我國所創造的世界最懸殊城鄉差距做了具體詮釋。對於任何國家的ZF(政府)來說,只要還存在溫飽問題沒有解決的貧困人口,只有還存在因貧窮無法上學的人口,建這樣的大劇院就是恥辱。

網民甚至列舉了10個炸掉大劇院理由:極不協調的建築、極不雅觀的建築、極不合理的建築、極不安全的建築、極不文明的建築、極不合情的建築、極具破壞的建築、極不廉潔的建築、極其浪費的建築、極惹民憤的建築。

中國大劇院成為北京建築史上的一大敗筆,最初由提議建造劇院直到設計方案出爐以至近期的7,8年間,反對聲不斷,有網友認為,現在看來炸掉它的可能性不大,有跟貼的網友認為既然如此,是否意味著某些東西要完蛋,該進入墳墓了。

GCD(共產黨)的墳墓

有網友說,既然是說類似墳墓,應該把毛主席紀念堂搬到裡面的。有跟貼諷刺地說,乾脆再花些錢,在旁邊再蓋一座火葬廠,豈不完美,這才叫一條龍服務。

也有網友說,它就是一個墳墓,只不過現在的功能是個劇院,將來就會用於埋葬的,至於埋葬什麼,只有天知道。

誰造了這麼一個大墓,比秦始皇的墳墓還要大,準備埋誰啊。可以理解為是西方人為中國的政治制度設計的墳墓,它的 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為什麼當權者會中計?誰也不知道。但可以想像的是,將來如果有一天中國實現了真正的民主,那它將有可能成為“集權統治之墓”,一個埋葬罪惡舊世界的墳墓。

另有網友表示,GCD(共產黨)就是喜歡做這種不著調,不靠譜的鳥事,自掘墳墓,早在北京開了十四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