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阻高智晟赴美領獎 警方再次將他帶走
 
胡佳
 
2007-7-1
 
【人民報消息】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ABOTA)授予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勇敢提倡者獎”,並邀請高律師6月30日前往美國加州參加頒獎儀式。

從頒獎通知書5月份送達高律師手中以來,高智晟律師就非常珍惜這次與海外司法界同仁交流的機會,希望能與美國的律師和司法官員探討民族國家的憲政與法治,以期推動中國大陸的類似目標。

為此,他本人和海外的相關組織也都在盡力爭取打破中共政法部門的非法限制。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還曾直接致信胡錦濤先生,誠懇希望胡先生能在維權律師高智晟赴美問題上發揮他在高耀潔醫生赴美時所發揮的建設性作用。

然而,高智晟律師從大約從6月24日之後就音訊皆無。從海外打給他手機的電話聽到的語音回覆都是“您呼叫的用戶已關機。”直到北京時間6月30日晚上19:54,才打通一個國保監控下的電話,了解到6月24日之後高律師就被警方帶離北京。

我們判斷,中共政法部門的目的是阻撓高律師在赴美訪問問題上的所有進程,同時跨越敏感的七一香港回歸十周年。按警方的意圖,高律師7月3日才能返京與家人團聚。

2006年12月22日高律師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之後雖然回到家中,但一家四口人都處於家庭監獄般的封閉之中。警方以他的妻子兒女作為人質,控制高律師的言論和行動。直到2007年4月6日高律師在忍無可忍不惜再次入獄的決心下,向外界坦言他被綁架、羈押過程中所受到的殘酷迫害,以及他妻子兒女所過的非人生活。當晚他再次被警方帶走扣押了6天。

2007年6月2日,高智晟律師因為質問曾經毆打過他妻子的魁梧國保警察,被對方再次野蠻毆打,對方連續打擊高律師頭部,致使高律師在被打現場和回到家中兩次嘔吐。高律師的妻子耿和與女兒耿格為此受到驚嚇。第二天高律師全家被警方帶到北京朝陽區酒仙橋的麗都飯店,名為休息實際是非法拘禁,隔絕外界對他的探望,同時也是跨越六四敏感期。直到6月4日結束他們才得以返家。

事後有精通法律的朋友建議高智晟律師就自己和妻子被打起訴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的秘密警察,高律師在感謝朋友之余,深諳法律的他表示很無奈。由於國保屬於秘密警察,高律師根本無從知曉施暴者的名字,而北京市國保總隊也根本不會承認有此惡行。當時現場有目擊者存在,但在中國警方的國家恐怖主義下,沒有人敢出來公開為高律師被打作證。

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簡稱國保)是中國大陸最“正規化”的黑社會組織。它維護著黨的利益,卻在侵害著國家利益和公眾的安全。其性質類似於20世紀30-40年代德國納粹黨統治之下的“黨衛軍”和“蓋世太保”秘密警察。國保握有公安部門中最大的特權,掌控最雄厚的人力和物力資源,在某些案例中,國保系統實質上可以向檢察院和法院發號施令。

國保堪稱中國國家黑社會勢力的核心力量。他們的職能是非法剝奪憲法保障的公民權利,比如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信仰自由等等。國保所採取的手段無外乎“謊言欺騙”、“恐怖威脅”、“暴力鎮壓”。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也在其麾下。大到國際法中的“反人類罪”,普通的如中國刑法中的“綁架”、“非法拘禁”、“誣陷”等等,國保秘密警察每天都在觸犯法律,實施其罪行。

2005 年之後,從個人案例上,維權律師高智晟成為龐大國保體系的頭號眼中釘、肉中刺。原因是他在從事維權律師工作中,了解到中國大陸法輪功練習者所受到的迫害,中共政法系統殘忍、殘暴、殘酷的程度令人髮指,如此廣泛鎮壓合法公民的暴行,發生在20世紀末到21世紀初為世所罕見。高智晟律師在調查取證之後,冒統治王朝之大不韙三度上書,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修煉法輪功的中國公民。由此他和他的家庭也墮入了中國國保黑社會勢力的煉獄中。尤其2006年8月15日到 2007年4月12日,是高律師全家生命中最黑暗的8個月。

這次高智晟律師不僅獲得了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獎項,還獲得了在歐洲維也納頒發的一個人權獎項。高智晟律師作為中國大陸民間法律維權領域的領軍人物之一,他獲此殊榮乃當之無愧,而這些榮譽也是給整個中國大陸維權群體的。維權現在成為推動中國大陸法治、自由、民主的主要力量,而且維權屬於每個公民。

中國的維權從個人維權的啟蒙階段,已經進入專業化法律維權階段,產生了一些優秀的維權律師或有法律知識的公民維權代表,其中張思之律師、莫少平律師、高智晟律師、鄭恩寵律師、陳光誠等等都具備了法律的專業性和作為人的良知、勇氣。專制體制下貪官酷吏橫行,數以千萬計的受害者群體,還催生了公民維權的群體化、街頭化。在人權侵害不斷加劇的過程中,維權群體在發展壯大。專制者最大的能力除了貪婪得掠奪老百姓創造的財富,其實也是在給自己培養越來越多的對手,製造越來越強大的敵人。

這次中共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阻撓高智晟律師前往海外領獎。所製造的影響反而超過了他們允許高律師出境。因為這恰恰證明了中國的人權現狀,證明了維權律師在2008年奧運會之前受到的壓制。中共在如此的證據面前還有何可辯駁。國保脅迫高律師的目的,無非是害怕他把受到迫害的真相以及許多他掌握的人權案例展現在國際社會面前,同時也是阻隔高律師在接觸國際主流社會之後,他的信心更高、行動更快、影響力更強。但就像奧運會重在參與,追求更快、更高、更強一樣,中國的維權者們也越來越多參與到擺脫專制者侵權的進程中,在推動法治、自由和民主的較量中鍛練得更快、更高、更強!

被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監控的第43天 於BOBO自由城家中
離2008年奧運會開幕還有404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