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主席是中共在海外代理人(圖)
 
青晴
 
2007-6-25
 
【人民報消息】一想就知道,讓中共控制的海外大學學生會主席、華人商會會長自己承認自己扮演中共海外代理人的角色,甚至承認自己幹的是特務勾當,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我們從不同角度、不同採訪對象的談話和文章中可以確定,海外大學學生會主席、華人商會會長都是中共的海外代理人,說準確點兒就是從事特務活動。

也許,他們自己從來沒有想到過「特務」這個字眼,可是每個人都談到中領館把錢打到學生會主席的私人帳戶上, 讓他們幹什麼他們自然就會幹什麼,就得幹什麼。

原學生會主席的披露

從一位原學生會主席的披露文章中,可以清楚知道,中共在海外滲透的很深。


美國密西西比大學商學院的中國學生學者
聯誼會主席魏毅。
美國密西西比大學商學院的留學生魏毅是1998年8月份當上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的,直到1999年底畢業,找到工作離開密西西比大學為止。

據了解,大陸留學生多的大學裏都有中共長期臥底的特務,表面是從大陸來的教書的學者,實質上還受命監視學生動態,按期寫報告,從中共那裏拿到另一份收入。

這一點可以從魏毅的文章中得到證實,魏毅寫道:當時有一個中國學生會顧問張雲先生,好像他是在水利系王教授那裏做博士後。他給了我休斯頓中國領事館教育處的一個領事官員的電話,讓我和這個官員聯繫,匯報我們選舉的結果和同時申請一些經費。我根據他們的要求,寫了一張申請書,傳真到領事館。幾天後,一張支票就寄到了我在學校郵局開的信箱。我把這張寫給我名字支票存入我私人銀行帳號,……

還有,魏毅問張雲,慶祝活動時我們能申請多少錢?張雲說了個具體錢數,「最後寄來的支票真就是他說的這個數目」。

魏毅談到,學生會主席權力非常大,這一點真是讓人驚駭。這還是1998年秋至1999年底的事,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後,情況就更加嚴重。

魏毅寫道:所有的中國學生都很清楚:要聯繫中領館首先可以找學生會主席。比如,某個學生要回國結婚,他就需要中領館出一份未婚證明,於是他就要找到學生會主席寫一份證明,然後去領事館換一份正式的文件。

也就是說,所有從中國大陸出來的留學生都知道,學生會主席和中領館的緊密關係,學生會主席權力大到可以插手留學生的「未婚」證明。

魏毅接著寫道:因為學生會主席的名字和簽名是已經通報領事館備過案的,是領事館可以相信的人。……有一點很明確的就是,所有名稱為「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都是直接和領事館聯繫的。

這幾句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學生會主席就是中共在外國大學裡的代理人(agent)。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的學生會主席


原美國天主教大學中國學生
學者聯誼會主席李敬寧。
原美國天主教大學留學生李敬寧,是江澤民鎮壓以後的2000到2002年任美國天主教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的。這個時候的聯誼會主席基本是中共領事館指定的人,照魏毅的說法「是領事館可以相信的人」,並有固定經費打到私人賬號上。

李敬寧透露,各使領館分片負責,只要有中國留學生的學校都會覆蓋到,當地沒有使領館,使領館會定期派人去,如在華盛頓DC的大使館就需要負責遠在猶他州的學校。

根據陳用林所披露的,這一歷史時期的聯誼會主席的主要任務就是監視法輪功,匯報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也就是表面職業是學生,同時又是拿著經費的中共特務。這在使館中都有備案。這些人中也有混進法輪功修煉者隊伍中的, 也有修煉後被收買的。這些人常常喜歡打聽事,例如「XX項目是哪位法輪功學員負責的?」等等,以便向中領館匯報,獲得經濟報酬,其破壞性更大。有些人畢業以後依然按照中領館的指示,繼續助惡為虐,協助迫害法輪功。

李敬寧也承認道:其實海外華僑學生一舉一動,只要有使領館積極參與的,一定都有政治宣傳的用心在裏面。這就是這張大網的真實作用。使領館出於身份的限制,很多事情不方便直接出面,都是通過華僑團體和學生會出面做。

這和魏毅所提供的是一致的: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是中共在外國大學裡的代理人(agent)。

在中國大陸,在那樣的環境裏,還有人受蒙蔽很深,可是在海外,信息流通是自由的,任何時候打開網頁,都可以流覽真實的信息。在這種情況下有人說自己拿著中領館給的最骯髒的錢「有一種逃不掉的,躲不開的無奈,在這種半推半就中,被當成工具」的說辭是不能被接受的。因為你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你也了解中共是什麼東西。

那些目前還在做中共代理人(agent)的,你必須在「中共」和「生命」之間做出選擇。而美國FBI也正在過濾各個部門、各個大學隱藏的中共代理人,並準備採取相應的防範措施,讓中共代理人、中共特務無立錐之地。

(人民報首發)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