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阻高智晟赴美领奖 警方再次将他带走
 
胡佳
 
2007-7-1
 
【人民报消息】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ABOTA)授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勇敢提倡者奖”,并邀请高律师6月30日前往美国加州参加颁奖仪式。

从颁奖通知书5月份送达高律师手中以来,高智晟律师就非常珍惜这次与海外司法界同仁交流的机会,希望能与美国的律师和司法官员探讨民族国家的宪政与法治,以期推动中国大陆的类似目标。

为此,他本人和海外的相关组织也都在尽力争取打破中共政法部门的非法限制。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还曾直接致信胡锦涛先生,诚恳希望胡先生能在维权律师高智晟赴美问题上发挥他在高耀洁医生赴美时所发挥的建设性作用。

然而,高智晟律师从大约从6月24日之后就音讯皆无。从海外打给他手机的电话听到的语音回覆都是“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直到北京时间6月30日晚上19:54,才打通一个国保监控下的电话,了解到6月24日之后高律师就被警方带离北京。

我们判断,中共政法部门的目的是阻挠高律师在赴美访问问题上的所有进程,同时跨越敏感的七一香港回归十周年。按警方的意图,高律师7月3日才能返京与家人团聚。

2006年12月22日高律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之后虽然回到家中,但一家四口人都处于家庭监狱般的封闭之中。警方以他的妻子儿女作为人质,控制高律师的言论和行动。直到2007年4月6日高律师在忍无可忍不惜再次入狱的决心下,向外界坦言他被绑架、羁押过程中所受到的残酷迫害,以及他妻子儿女所过的非人生活。当晚他再次被警方带走扣押了6天。

2007年6月2日,高智晟律师因为质问曾经殴打过他妻子的魁梧国保警察,被对方再次野蛮殴打,对方连续打击高律师头部,致使高律师在被打现场和回到家中两次呕吐。高律师的妻子耿和与女儿耿格为此受到惊吓。第二天高律师全家被警方带到北京朝阳区酒仙桥的丽都饭店,名为休息实际是非法拘禁,隔绝外界对他的探望,同时也是跨越六四敏感期。直到6月4日结束他们才得以返家。

事后有精通法律的朋友建议高智晟律师就自己和妻子被打起诉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秘密警察,高律师在感谢朋友之余,深谙法律的他表示很无奈。由于国保属于秘密警察,高律师根本无从知晓施暴者的名字,而北京市国保总队也根本不会承认有此恶行。当时现场有目击者存在,但在中国警方的国家恐怖主义下,没有人敢出来公开为高律师被打作证。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简称国保)是中国大陆最“正规化”的黑社会组织。它维护着党的利益,却在侵害着国家利益和公众的安全。其性质类似于20世纪30-40年代德国纳粹党统治之下的“党卫军”和“盖世太保”秘密警察。国保握有公安部门中最大的特权,掌控最雄厚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在某些案例中,国保系统实质上可以向检察院和法院发号施令。

国保堪称中国国家黑社会势力的核心力量。他们的职能是非法剥夺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比如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等等。国保所采取的手段无外乎“谎言欺骗”、“恐怖威胁”、“暴力镇压”。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也在其麾下。大到国际法中的“反人类罪”,普通的如中国刑法中的“绑架”、“非法拘禁”、“诬陷”等等,国保秘密警察每天都在触犯法律,实施其罪行。

2005 年之后,从个人案例上,维权律师高智晟成为庞大国保体系的头号眼中钉、肉中刺。原因是他在从事维权律师工作中,了解到中国大陆法轮功练习者所受到的迫害,中共政法系统残忍、残暴、残酷的程度令人发指,如此广泛镇压合法公民的暴行,发生在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为世所罕见。高智晟律师在调查取证之后,冒统治王朝之大不韪三度上书,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中国公民。由此他和他的家庭也堕入了中国国保黑社会势力的炼狱中。尤其2006年8月15日到 2007年4月12日,是高律师全家生命中最黑暗的8个月。

这次高智晟律师不仅获得了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奖项,还获得了在欧洲维也纳颁发的一个人权奖项。高智晟律师作为中国大陆民间法律维权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他获此殊荣乃当之无愧,而这些荣誉也是给整个中国大陆维权群体的。维权现在成为推动中国大陆法治、自由、民主的主要力量,而且维权属于每个公民。

中国的维权从个人维权的启蒙阶段,已经进入专业化法律维权阶段,产生了一些优秀的维权律师或有法律知识的公民维权代表,其中张思之律师、莫少平律师、高智晟律师、郑恩宠律师、陈光诚等等都具备了法律的专业性和作为人的良知、勇气。专制体制下贪官酷吏横行,数以千万计的受害者群体,还催生了公民维权的群体化、街头化。在人权侵害不断加剧的过程中,维权群体在发展壮大。专制者最大的能力除了贪婪得掠夺老百姓创造的财富,其实也是在给自己培养越来越多的对手,制造越来越强大的敌人。

这次中共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阻挠高智晟律师前往海外领奖。所制造的影响反而超过了他们允许高律师出境。因为这恰恰证明了中国的人权现状,证明了维权律师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受到的压制。中共在如此的证据面前还有何可辩驳。国保胁迫高律师的目的,无非是害怕他把受到迫害的真相以及许多他掌握的人权案例展现在国际社会面前,同时也是阻隔高律师在接触国际主流社会之后,他的信心更高、行动更快、影响力更强。但就像奥运会重在参与,追求更快、更高、更强一样,中国的维权者们也越来越多参与到摆脱专制者侵权的进程中,在推动法治、自由和民主的较量中锻练得更快、更高、更强!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监控的第43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404天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