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勢已經完全不同!趕快行動!
 
於筱紅
 
2007-5-22
 
【人民報消息】昨晚,哦!不,應該說是今天凌晨了,我在計算機前看到一篇文章,是全球紀念六四的征文,作者談到那一段不願回憶,未敢忘記的傷口,我邊聽著那首歌:bloodisonthesquare[廣場上的熱血]隨著吉他的伴奏聲,眼淚哇拉拉的濕透了桌上的紙。

六四學潮中有我的朋友,他的父親已年邁,70多歲,心髒不好,和他的夫人在攝像頭前對著我說:「已經18年了,我不曾看到我的兒子……太殘了,太殘忍了!」我看著視頻中兩個孤獨無助的老人,那一刻一顆心隱隱的痛,那不是一種形容,是真的為那些還活在中共惡黨恐懼下的中國人而傷痛。我幫他在大紀元退了黨,他說他早就想退出共產黨!

這篇六四的征文很長,其中這麼寫著:

「北大的老師們到廣場上,進到絕食圈中擁抱自己的學生,同學們都哭出聲了,你幾曾看過世界上哪一個地方,有那麼多的熱血青年在為自己的國家同聲哀哭。就算是鐵石的心腸也會被打動吧?……

我爸後來一定要跟著我出去,忽然看著我說:你那背心上印著字,太危險了,咱倆換一下吧……我看著他快六十歲的人,穿起我那件印著「北京大學」的背心……眼淚也刷的一下淌了出來。

後來我得知,六月四日清晨八點多,19歲的北京大學化學系88級4班學生孫輝,騎自行車上街尋找沒有歸校的同學,就是因為身穿印有「北京大學」字樣的背心,而在西長安街復興門一帶被戒嚴部隊無故射殺的……我的鄉土啊,……你還有許多兒女在那裏受苦呢!那一刻我對自己說,共產黨統治下中國,你的土地有多硬,你的心腸就有多硬,硬到連熱血都滲不進去!」

六四廣場上的熱血,被隱瞞……被篡改……卻不能被遺忘!在一個以暴力謊言為基礎,以殘酷打壓為樂趣的中共政權面前,生命是那樣的卑微脆弱……而這些暴力還在不斷的上演……

近日我在網絡上告訴網友去年8月15日高律師被中共政權秘密抓捕和所受的迫害,網友說:

「現在社會黑的很,這些東西我都看的多了」

「你能和我說說他更多的一些事嗎我很想知道」

「我看清了!一清二楚,沒有人性啊真氣人啊」

「中共這麼黑!為什麼不找他們理論去,他受苦了。」

「我x他x的,我恨那些共產黨體制下的警察」

「中共真不是東西啊!」

「好殘酷啊」「我爺爺就是被中共政府出賣的」

「你說的,我在香港、泰國等地看到宣傳的多了」

「靠,這社會就這樣,我們人單勢薄,斗不過……」

「告訴我我能做什麼?我願意為打倒共產黨貢獻微薄力量。」

「共產黨沒有人性!人類的緘默就是犯罪!天滅中共是歷史之必然。」 

「我聽了你說的好多。我的眼淚都流了下來。在我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來。」

「你好!剛才你跟我聊了有關高律師的事情,那麼下面我就跟你說說有關共產黨及其政府的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在陜西省榆林市榆林鎮三下灣村近兩年來中共共派出將近兩萬的警力來打擊農民。事情是這樣的:為了開發新區,當地政府就向農民徵收土地。由於農民的條件政府沒有完全答應,所以土地一直徵收不上來。政府於是就強者之徵收土地,沒了土地,鄉民們沒法生活,於是提出了抗議,結果很明顯,政府鎮壓。

詳細的事情有時間我會跟你說的,那麼我現在就跟你介紹一下現在的情況:三下灣村現在每天24小時值勤以保護村民,現在的村莊已經沒有壯士的男人了,他們都被抓了,守衛擔任只有老人和孩子。」

還有些網友知道了真相,一時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但當他們知道可以聲明退出惡黨時,那退黨潮就像潮水般惡黨已經無法抵擋!紛紛說:「幫我退黨!我要退黨!」希望「希望之聲電臺」能採訪他們以揭露這些罪惡,也有很多人知道惡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後不僅退出它,更動了想學法輪功的念頭。

可貴的中國人!局勢已經完全不同!越來越多的國人知道真相,我在網絡上講真相這幾年來,死傷了很多聊天帳號,惡黨高資請高手封鎖我們的網站,但是封鎖從來就沒有得逞過!知道真相的黑客選擇放棄金錢,不願破壞這些敢說真話的網站。中共惡黨不斷的在封鎖,只有讓更多人更主動的尋找真相,唾罵邪黨!我摯愛的中國朋友們,趕快幫助你的親人朋友!在惡黨垮臺前聲明退出它!見證這重要的歷史時刻吧!

*****************************************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