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兩張難得湊在一起的圖片(多圖)
 
鮑光
 
2007-5-14
 
【人民報消息】俗話說,跳的越高,摔的越狠。

新華網上有兩張難得湊在一起的圖片,一張是今年年初,塔利班仨邪頭兒之一的達杜拉揚言要今年裏向外國軍隊和阿富汗政府軍發起更猛烈攻勢的錄像片。另一張是黃菊今年3月7日在北京兩會期間與上海代表團講話的12分鐘留影兒。

二人死前最後的一踹腿,嘿,絕了,只相隔三天,都有記錄。


今年初,達杜拉在錄像裏揚言要在今年裏向外國軍隊和阿富汗政府軍發起更猛烈的攻勢。


3月7日,黃菊使足了藥,在上海代表團挺了12分鐘。

新華網14日報導說,「塔利班“三大將”損其二」。再看看上海幫,江澤民何止“三大將”損其三。

阿富汗情報部門發言人薩伊德-安薩裏13日表示,達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富汗南部的赫爾曼德省被擊斃的。達杜拉是今年以來被擊斃的最高級別塔利班領導人,他的死訊標誌著阿富汗政府和美軍及北約部隊取得了一場重要的勝利。


恐怖中共的好朋友達杜拉死了!
達杜拉曾預言阿富汗將出現大規模的“春季攻勢”,並宣稱有2000人將充當“人彈”隨時發動襲擊。結果是達杜拉自己身上被鑽了三個眼兒,其中腦袋上分配一個彈孔,肚子上分配兩個。

黃菊比達杜拉早三天咽氣,不是嘎崩一下了結的,是經歷了近兩年的異常痛苦的煎熬。現在看來,這種懲罰對於黃菊不重,這麼教訓他,臨死他還不改邪歸正,還號召手下繼續堅持惡行。

被打死的達杜拉是塔利班邪頭兒奧馬爾最信任的助手,小火兒慢煎的黃菊是死心塌地跟江澤民走到底的。

作為塔利班的決策層成員,達杜拉多次堅稱,經常與被外界認為早已經死了的本-拉登「保持聯繫」。現在終於聯絡成功。而看看整天造謠言的江氏嫡親《鳳凰衛視》嚇的罵自己播報黃菊死了是「造謠」並表示道歉,就明白黃菊5月9日是否被閻王殿的小鬼捉了去。


達杜拉12日被擊斃!
坎大哈省省長阿薩杜拉-哈立德表示,只有一條腿的達杜拉,是在北約和阿富汗部隊聯合發起的軍事行動中被打死的。1994年塔利班成立之初,達杜拉加入後不久因踩到地雷失去左腿。毛拉-達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南部赫爾曼德省被擊斃的。

哈立德說:“達杜拉是塔利班的骨幹分子。他是一名非常凶殘的指揮官,他殺死了很多阿富汗人。”

據外電報導,塔利班發言人尤素夫-艾哈邁迪14日被迫確認了塔利班高級領導人毛拉-達杜拉的死訊。

而就在此前的一天,5月13日,塔利班曾發表聲明信誓旦旦的否認毛拉-達杜拉12號在阿南部的赫爾曼德省被北約聯軍擊斃。不僅如此,塔利班組織甚至還表示,將公布新的錄音帶以此「證實」毛拉-達杜拉還活著。

一天之差,為什麼變化如此大呢?

因為這個大謊說不下去了。毛拉達杜拉是5月12日在阿南部赫爾曼德省被擊斃的,他的屍體已從赫爾曼德省運到坎大哈省省會坎大哈市。5月13日,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省會坎大哈市的新聞發布會上,哈立德宣布了達杜拉的死訊,並向記者展示了屍體。讓各國記者們踏踏實實的隨便拍攝這塔利班組織恐怖領導人的屍體。

這不禁讓人想起,有目擊者看到黃菊死後的恐怖死相。

一位美聯社記者表示,這具屍體被放在一張床上,死者身穿傳統的阿富汗長袍,他沒有左腿,身上有三個彈孔,其中腦袋上一個,肚子上兩個。這名美聯社記者表示,從達杜拉以前出現在電視上的畫面和塔利班的宣傳錄像看來,這具屍體應該就是達杜拉。新華社的記者也在場拍攝。


記者們拍攝達杜拉的屍體。
此次,中共知道無法幫助塔利班恐怖組織繼續欺騙世界了,因為阿富汗現政府為了戳穿塔利班及其幫兇的一貫謠言,連達杜拉的屍體都上了陣。

在這種情況下,5月14日,塔利班發言人尤素夫-艾哈邁迪才不得不在電話中向美聯社的記者表示,塔利班最高領導人奧馬爾和其他領導人已經向毛拉-達杜拉的家人表示了安慰。這也是塔利班組織在此事之後首度正式承認毛拉-達杜拉被北約聯軍擊斃。

屍體在對手的手裏,不承認也得承認。而黃菊的問題就難辦一些,不是胡溫難辦,是江曾給自己出了難題。人死了,不能總插著管兒,不放入冰櫃,5月的天氣,螞蟻就來了,還會生蛆。黃菊死後必須放入冰櫃,或者把整間病房恒溫成冰櫃的溫度,雖然胡溫不會請各國記者去照相,但301醫院本身就人多口雜,這些張嘴想都堵死是辦不到的。而且人是有思維能力的,人死了不許說死,這本身就是一種抽風的表現。

塔利班發言人承認40歲的達杜拉死的同時,還公布了據稱是塔利班恐怖頭子奧馬爾做出的一份聲明。聲明中,奧馬爾表示,毛拉-達杜拉的死不會給塔利班組織的恐怖行動帶來太大的問題。奧馬爾還號召,塔利班武裝分子應該繼續將恐怖活動進行到底。

最有意思的是,塔利班發言人還表示,奧馬爾和其他的高級領導人決定,暫時不會任命新的人來代替達杜拉。奧馬爾說:“達杜拉是塔利班組織的最高軍事領導人,現在所有的戰士都應該像他一樣戰鬥。”


黃菊為江賣命到死!
奧馬爾為何不任命新的人來代替達杜拉呢?死心塌地搞恐怖的都死絕了,怎麼扒拉也找不出另外一個達杜拉了。江澤民在中共高層還有像黃菊這樣能為他賣命的人嗎?

其實,江澤民比奧馬爾更悲哀,黃菊還沒咽氣,胡溫就把吳儀安置在黃菊的位子上,對於江來說,除了能在香港的雜誌上吹吹牛皮,在人事安排上還有什麼實質的權力呢?說一千道一萬,再沒有比賈慶林「下臺前離婚」這個動作更能說明江到底有權還是沒權!

奧馬爾不願意承認達杜拉的死,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江曾不願意承認黃菊的死,是為了堅持把黃菊悼詞抬的高高的,為自己將來不至被清算討張「保證書」。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