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納悶!深圳市長的一個老婆論
 
辛馨
 
2007-5-24
 
【人民報消息】下面這些內部消息都是動向雜誌這兩月透露的。這些消息是不會出現在新華網、人民日報報刊上的。黨的媒體宣傳的黨官都是侃如何廉政的,出了問題都是政府如何火速去解決的。而咱這裏說的黨官才取下了面紗。

中共監察部在內部公布消息說:去年全國各地對省、市二級行政投訴,有記錄為七十余萬宗,主要是「不作為」、「亂作為」、「胡作非為」。其中以河南、河北、湖南、陜西、山東、安徽等省情況最為惡劣。看來上海法院判案用摸彩抓揪兒的方式還不是最惡劣的。

廣東、上海、北京還沒算在內,不過算不算在內,他們自己內部打的跟熱窯似的。

例如廣東省,省委即將換屆,四套班子內部展開組織生活會。班子間互翻、互揭對方的經濟、生活和家屬的腐敗、腐化的臭史。期中提到最多的是省長黃華華、人大主任黃麗滿、區廣源(省委副書記)、劉玉浦(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李鴻忠(省委常委)。

過去廣東省委誰敢在江的姘頭黃麗滿面前咳嗽一聲啊,現在江不行了,她被當成臭襪子,扔來扔去,並被稱作腐敗特權的典型代表。

深圳市長許宗衡,近日在該市政協四屆三次會議分組討論時,為市委副書記李意珍、副市長陳應春被舉報生活淫亂腐化護短,說:腐化有程度,只要雙方兩廂情願,就不是大問題。男女間「友情」很普遍,我們不要鼓吹清教徒式的生活,……。

按照許宗衡的說法,只有一個老婆就算清教徒了,可人家清教徒是不結婚,也不許近女色的。他如此為那兩位辯解,誰能相信他的兩肋插刀不是「為我所用」?

現在這些黨官,不但自己要多建立男女間「友情」,而且還要自己主管的地盤都充滿了這種「友情」,這樣誰也別說誰!

李長春當廣東省委書記時,曾要求讓在廣東開設賭場,紅燈區和賭馬場,沒有成功。短短幾年,廣東省有各類色情場所二十萬七千多間,每年給中共帶來二百八十億至三百二十億元的稅收。服務於色情業的工作人員有六百萬。

怪了,怎麼越掃黃,黃越多?

共產黨1949年剛進北京城,取締了色情業,當時共3000人,現在僅廣東就幾百萬,這裏真是黃旗飄飄、繁榮娼盛。

向國務院提交「新特區試點」申請報告的17省市包括:廣西、雲南、山東、黑龍江、內蒙古、連雲港、溫州、秦皇島、二連浩特、伊寧、武漢、九江、湛江、舟山、崇明島等十七省、市、區。申請賭場、歡場的就占六個地區。

現任天津市委書記的張高麗,當年為騰地方給黃麗滿才調離深圳的,他威脅說:取締色情業不難,難的是怎樣安排失業率和社會的娛樂。

咦,當年沒有紅燈區時,也沒人說缺乏「娛樂」,也沒人把殃視叫「中央一套」,令人納悶的是:過去沒有妓女的時候,怎麼沒有那麼多失業率?

(人民報首發)

誰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想像不到的大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